#5.18峰会#对话陈可辛:体育产业如何娱乐化 《李娜》2018年公映

2016-06-18 懒小熊

活动报道

体育娱乐化是体育跨界里面非常重要,且很快在落地的一个趋势。在懒熊体育主办的体育产业跨界峰会上,主持人张斌与著名导演陈可辛进行了这方面的探讨。陈可辛执导的《李娜》正是体育与娱乐结合的一种尝试。

 

陈2.jpg


以下是对话实录:

 

张斌:今天所谓跨界峰会,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出现,就意味着我们的跨界变得更鲜明和可视。下面请出著名导演陈可辛先生,欢迎您。

    

陈可辛:你好!大家好!我就是在体育上肯定是一个门外汉,在产业上也没有真的话语权,我只能代表电影圈一名导演的角度,一名创作人的角度,希望讲的话到时候大家都别介意。

    

张斌:我们知道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您说要拍一部大电影,这部电影是过往十年中国印象最大的运动巨星之一来选择,这个电影怎么样?您给我们分享分享现在到哪一步了?

    

陈可辛:我也很焦急,其实这个是大概一年多,两年前,我跟团队、跟编剧聊了很久,就觉得李娜的可拍性很强,她是一个体育的巨星,也是老百姓的偶像,拿了两个大满贯。但是当时对我来讲,我觉得她最有趣的是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态度,一种价值观,一种个人主义的东西,那个是以前在中国从来没见到的,这个可能是最吸引我的编剧,也是最吸引我的一个东西。

 

因为我自己也是在一种非常鼓励个人主义的环境里面长大,这个确实跟传统的价值观的集体主义是极其相反的。而且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李娜不只是这样的一个代表,她还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因为我们面对的90后,她是80后,我记得我拍《中国合伙人》的时候,大家都说你的电影其实80后不一定了解,因为我是60后,他们都觉得《中国合伙人》是70后看的,80后都不应该会看,我们做了很多的市场调查,找了很多80后来看,来确认这个电影出来观众的接受度和用户的接受度是怎么样的。但是到最后,当然那个戏的票房是证明了80后是能够理解的,但是过了两年,现在我们在讨论电影市场的时候,连80后都out了,我们都已经不讨论80后了,在讨论90后、00后。

 

所以我觉得在未来中国个人主义会比我们看到的李娜更离开原本的中国传统的集体主义的事项。我觉得这个对于中国整个社会、整个未来来讲是很有趣的,所以就拿着这个点我们去弄剧本,当然是不容易的,因为我们拍《中国合伙人》还是一个借鉴了新东方,但是没有说谁是谁,名字都改了,毕竟电影的创作还是需要很多虚构的东西使得剧情更有魅力。当你认真地去跟那个活人授权,拿了他的版权,其实你要面对他自己怎么看自己,包括我们老百姓怎么看你,包括这部电影,这部赏心悦目的电影里面观众希望怎么看那个主人公,种种的,可能是矛盾,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到现在来讲弄好剧本也要明年才能开机。所以这个电影要是明年能上都是很快的,可能后年才能上。

 

陈1.jpg


张斌:后年是2018年才能公映,那会儿李娜已经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把活人的版权拿到手来拍,其实挺难的,因为这都需要一个活的载体。我采访过李娜,李娜说汤唯演我最好,也有人说赵薇其实也挺好,现在谁演李娜变成这个电影的第一关注度,现在推进到什么程度?

 

陈可辛:其实我们一直都有两手的准备,一手就是找一个大明星,这个当然是最保险的,在电影的话题、票房等等。其实我跟李娜最早交流过谁演,我记得第一次跟她聊天的时候,她问了我一句,我讲我的想法,类似刚刚讲的东西,她真人没有在新闻里面看到她那么强势,她肯定可能在谈电影的领域,还是没有那么强大的感觉,她还轻轻地问了一句,那不用我演吧?

 

我说当然不用你演。所以我们其实前面没聊过是找哪个演员,但是我心里面也觉得汤唯挺像的,不只是样子,还有气质,现在汤唯也要做妈妈了。所以你看到我们两手准备,一手就是名演员里面,明星里面有和她的气质是最像的,另外一面就是不停地找新人,我们还要找小的李娜,还要找中的李娜,还要找成年的李娜,我们甚至找过英国一个特效化妆的大师做过此时此刻的,把整个戏弄得不像她的,我们怎么把不像李娜的人弄得比较像,每天要做四五个小时的特效化妆才能拍戏,所有的可能性都想过。但是确实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决定谁去演李娜这个角色。

 

张斌:但我相信您对故事应该很苛求,对故事当中传递的价值观很苛求,现在的故事当中,有哪些故事真正打动你导演本人和对李娜的欣赏点,你觉得这个起点很好,这个故事很好,我要把它拍好?

    

陈可辛:电影要服务很多的目的,当然他作为一个商品,第一个目的在投资的角度,必须服务市场,服务用户,服务观众。当然观众喜欢什么也是猜的,我们做多少市场调查也是猜的,一大堆营销的人每个人说一句话,或者很多的制作人也好,都说不准谁对谁错,所以不管我们怎么样跟潮流,因为潮流是最不可控的,我们不看潮流。到最后,你还是作为一个创作人,作为导演,作为一个电影的灵魂,你到最后还是要找到自己为什么要拍,那个我觉得是挺重要的。

 

我刚才讲的其实还不是完全我个人的东西,就觉得个人主义对集体主义,那个我觉得是比较有社会格局,格局比较大,在情节、人物、故事、戏剧性有一个满足公众的情绪,包括情感。大家到最后你当然希望他有更高的格局,就是能够代表社会性的东西,或者我们的以前,我们的未来等等。我觉得在那方面李娜好像是两面都有了。

 

我作为一个喜欢足球的人,我每次看都不满足,因为镜头不是大而宽的镜头,因为我的习惯看足球还是在宽的镜头看到出神入化的球技。但是当你把宽镜头下来拍你的主角,拍你的明星,拍她的脚法,你就觉得很假,而且你看不到全局。所以我觉得很多时候这个电影的技巧在体育电影来讲,其实是双刃剑,很难说这个是加分还是减分。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电影其实到最后都是看人物,都是看剧情,都是看情感,都是看共鸣。

 

我觉得体育题材就是活生生地把一堆经历丰富、刻苦立志成功的故事有血有泪,每个运动员成功都离不开这些元素,这些元素恰恰就是电影主角最需要的元素,把这些元素展现在荧幕上,我觉得其实网球拍得多好看,足球拍得多好看,镜头怎么样,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你看又回到我喜欢的足球,我觉得足球最好看的就是人物,因为足球的人物都是,你看南美足球,欧洲足球,有长头发的,有纹身的,都代表了他们的出身,他们从小在最贫穷的状态里面成功,每个人都好像一个男主角一样,我觉得那个是足球好看的地方,而且又不像一些美式足球都看不到样子,永远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觉得其实都是人物是最重要的。

    

张斌:您平时看网球看得少。

    

陈可辛:所以我对网球是不了解的,我看了几场网球,确实你需要到现场去感受一下,去中网感受一下,你真的感觉跟电视看是不一样的。到最后,你真的要去拍网球的技巧吗?其实不是,其实就是拍一个人物。

 

张斌:关于人物我有一个建议,选她不容易,选江山也很重要,有人说可以找一个韩国影星演,其实江山挺像韩国影星的,江山这个角色选择也很重要。

    

陈可辛:现在电影都是女观众说了算,但是《李娜》又是很强大的女性,我觉得男性也非常有共鸣,因为男性的共鸣都放在江山身上。我觉得在婚姻里面,怎么样也得有一个人是这样,而且我觉得江山很好看,他对李娜的好,包容等等,很多时候在都市电影里面,情景喜剧就是一个好男人,江山恰恰是一个非常包容非常爱老婆的大男人,大男人给人的感觉都是负面的词,都是粗暴的,但是其实恰恰最需要的大男人就是能够在这个婚姻关系里面能够那么包容、那么温柔,才是需要一个大男人去做才做得到。所以我对江山这个角色还是挺有感觉的。

 

陈3.jpg


张斌:其实在网球世界之外,到了武汉休假的时候,夜里打麻将都是李娜给自己的老公端茶递水。最近一两年体育的资本和体育的娱乐方式都很多元化,有些资本,有些剧本肯定找到您,说咱拍一个体育电影,拍一个足球电影,这好像马上能挣钱,找到您这种要求多吗?

    

陈可辛:有,说很多还不是很多,今天听了一段,真是大开眼界,体育产业也有听过,但是不知道体育产业的发展有多么的快,我们以为电影已经是最疯狂的了,原来还有比电影更疯狂的。但是这几年也有,最近也还有,但是不算是多到很多,因为现在都是讲IP嘛,前一阵子都是一些大IP、小说什么,有些根本不是IP,就自以为是IP的IP,但是我觉得体育也开始有,但是也不算很多。

 

张斌:观众的选择是电影票房最终的选择,而且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变革也为票房的增长提供可能性,电影更有很多力量被牵引者,这个过程其实不容易,真的很安静地做自己以前应该做的东西,而不被资本,不被其他所牵引,是要经历过这个过程,要稳住,要安心做事。

 

陈可辛:我觉得拿最近朋友圈流传很广的,就是小刚导演发了一个微博,他碰到天坛电影院一大批导演,大家聊到潮流这个事,就说潮流你怎么看,那个意大利导演就很有点欧洲,欧洲都是比较坚持在自己的审美体系和价值观里,他就说其实这个世界就像一个手表一样,要是你不准的话,你24个小时都不会准,因为你永远追不上什么时候才准时。但是要是你的手表停了,你一天总有两个时间是准的,就这个是作为那一套体系的价值观觉得我永远做我自己懂的东西,那这是最安全、最保险的,世界轮流转,总会有一天我的东西就是对的。

 

我非常同意,我非常同意不是为了准的那一刻,我非常同意是因为当你不知道你要干吗,你只是在追,要是我能拍到七、八十岁,怎么样跟年轻人沟通?我怎么跟年轻人有共同的语言,其实《李娜》这个电影也是我希望通过在做这个题材里的准备,我甚至要访问的不是80后,我还加了一个角色比李娜更小的,使李娜觉得原来她都已经跟不上现在90后的感觉,在剧本里面,就是我一路追求的年轻人他们的审美是怎么样,因为我们不要只是去骂,为什么他们喜欢那些,我看不懂那个烂片怎么样,世界一直在改变,你不改变你就落伍了,但是你在追的时候也不能没有判断,因为当你追到完全迷失的时候,你不能说那个戏卖钱就去拍那个戏,因为那个剧本拿到你手上,可能那本网络小说很卖钱,有人拍了,很卖钱,你拿到你手上,你看完之后去拍也拍不出来,确实有一些很卖钱的流行的IP,给我当时看了完全不能理解,轻轻松松的没研究就扔掉,结果很卖钱,不少这种情况。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两个针应该是一边停住,保持坚持你自己喜欢的,你自己会做的事情,但是另外其实电影很多周边的事情,包括营销,包括复线,你尽量去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在你的审美体系、价值观体系里面再加很多年轻人能理解的东西我觉得那种不停的追求还是需要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描二维码微信联系
关 闭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