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创业未半而中道散伙,可不都是为了利益

2016-04-02 观点惠志强

对任何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合伙人之间的关系,是决定公司生死的重要因素。体育创业公司的合伙人闹分手,普遍性的原因是各类分歧:性格、股权分配、发展方向观点不一等等。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那些失败的体育创业公司,除上述问题外,还有一些具有体育特色的分手原因。


体育创业未半而中道散伙,可不都是为了利益


创业大街的咖啡凉了,这似乎成了最近创业圈的主旋律,但如果说哪家咖啡店的桌上还有一杯热的咖啡,那么这杯咖啡的主人八成是一位体育项目的创业者。在“46号文”、“五万亿”、“3亿人上冰”等一连串数字汹涌的裹挟下,体育创业仍然在资本的寒冬中保持着自己的热度。


资本的追逐,人心的蠢动,一批批媒体人、传统体育人从原来的圈子里走出,走向体育创业的风口,期待着自己成为被风吹飞的那只猪。但在能站上风口之前(即是有商业模式,清晰的用户画像之前),很多体育创业者还要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由于这批体育创业者的背景相对传统,对现代创业所需要的相关金融、法律、公司架构的设置问题了解不多,造成创业后一系列问题。而这些问题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围绕着合伙人发生的种种“爱恨情仇”。


钱、股权和理念


从2015年6月份到现在,懒熊体育所了解到的体育创业公司发生合伙人斗争的案例30多起,涉及的创业方向包括体育视频类、场馆O2O、体育媒体、经纪业务等等。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在大满贯网球创始人许国朋看来,很多合伙人分道扬镳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一个“钱”字。“没钱的有没钱的问题,挣钱的有分钱的问题,不挣钱的还有花钱的问题。”许国朋对懒熊体育说。


大满贯网球是一个基于移动端,垂直于网球运动社交的O2O平台,在线预定球场是主打功能。和诸如洗车、打车、各类上门服务O2O平台一样,这也是一个极其烧钱的项目,需要靠大量补贴来争取用户。大满贯网球拉来了两轮共1000万元的投资,还是觉得钱不够花。


“大满贯要说死,也死过三四回了,钱总有烧光的时候,如果原来的投资公司不愿意继续投钱,那就只有我这个大股东自己添钱了。”许国朋介绍说:“我个人前前后后投了800多万,要不然肯定就死掉了。”


体育创业未半而中道散伙,可不都是为了利益


股权设置也是一个问题。险峰华兴投资经理夏宇在谈到股权设置的问题时说:“一般来讲,创始人应该是一个核心的占股地位,要有绝对的控股权,应该在70%以上,但也要看具体的情况。有些公司就是因为初期股权分配不合理,导致CEO逐渐觉得二创不应该拿那么多的股份,而随着后面股份稀释的话,他的占比也会越来越少,这样就出现了矛盾。处理不好就会导致合伙人分手。”


创业公司在早期设置股权时,动态的股权分配机制必不可少。初创团队每天面对快速变化的复杂环境,业务方向或许不断面临调整,而随着规模越来越大,业务越来越深入,原来股权占比少的合伙人可能会贡献更多的资源,原来占比多的合伙人可能暴露能力上的短板,这样就难免会出现合伙人地位上的微妙变化,在这时,重新分配股权就变得势在必行。而面对利益分配时,吃亏的一方总会忿忿不平,于是矛盾就出现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当公司面临融资时,如果团队在拿谁的融资、融多少资、融资后谁稀释股份多、谁稀释股份少等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也会面临吵架分手的境地。许国朋透露,他所知道的一家公司正是因为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迟迟没有取得融资,最终被竞争对手反超。


对公司前景的理念不同,同样会导致合伙人发生分歧。


2015年3月,夏尔体育,这家来自广州的体育活动策划公司的合伙人之一潘纯正式退出。2014年末,出身36氪的潘纯和陈皓宇创办了夏尔足球,后来陆陆续续又吸收了几位合伙人。不到半年,潘纯因为与几位合伙人在公司发展方向上意见不一致,退出游戏。


陈皓宇介绍说:“潘纯想以互联网的方式来运作,主要以线上内容为主,而这种专业性网站的收入是无法满足公司每个人的生活成本的,所以我们要加入线下业务,但他觉得线下业务跟他的初衷偏离了,没必要把线下看得这么重,于是他和我们其他几个合伙人产生了分歧,结果就直接拆伙。这是一个对创业认知的问题。”


体育创业未半而中道散伙,可不都是为了利益


热血、友谊和江湖


如果说以上都是大部分创业公司合伙人团队普遍存在的问题,那具体到体育创业公司,有一些更有特色的问题存在。


体育行业的创业者和其他行业在气质上最明显的不同之处是,他们多数都是狂热的运动爱好者,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很有热情,有朝气,相对而言,也更喜欢结交朋友,这个圈子的人在创业时往往不会考虑更多公司化的运作,更像是哥们儿凑在一起做一件事。


前不久,懒熊体育采访了少年运动家的几位合伙人,其中一位毛烜磊就对此深有感触。


“我们三个合伙人认识十年,更像是好兄弟,给人感觉更像是小团伙。公司规范的运作感觉就差一些。在如何做一个公司上,我们是交学费的,很多事情,别人一提醒,我们才意识到我们没想过,还需要补课。比如,合伙人建立起来后,最起码的竞争机制和退出机制,我们都是没有的。公司化的运作是相对缺乏。跟热血青年一样,江湖气浓一些。”


这种江湖气往往还体现在:合伙人背景基本相同,要么是一群技术大牛,要么都是产品经理,要么是几个做内容的高手。而为了体现哥们义气,股权设置又完全平均分配。这都会成为潜在的问题。


顺为资本的投资经理李雨萌认为,早期的体育创业公司合伙人团队都存在明显的短板。她对懒熊体育说:“体育类的创业公司,很多是因为合伙人有共同的兴趣,然后成立了公司,这种公司总是会缺少技术类或者产品类的合伙人;这在后面发展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些问题,业务很难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如果股权设置的再不合理的话,新的合伙人难以进入,公司将很难发展,也很难会获得投资人的亲睐。”


合伙人背景相似无疑会导致视野和能力的局限,从而导致决策上出现问题。柠檬健身APP的合伙人团队就是一个以媒体人出身为主的团队,虽然能摸得到初始门路,但在把握行业发展趋势上,一再进行尝试,于是投资人会给很多建议,最初柠檬健身是做健身类的体育资讯平台,主要以视频为主。后来投资人看到O2O模式火热,就让柠檬健身转型,到现在,O2O的模式也冷却了下来。当然,这也与健身行业的竞争过于激烈有关。


这种创业团队规划不清晰的情况,陈皓宇把它归结为“合伙人学识不够”,他对懒熊体育说:“我一直认为,当一个人学识越高,读的书越多,对未来规划越清晰,对遭遇挫折的抵抗力也越大。这个大前提放在体育行业,就能看出与其他行业明显的区别来。像TMT行业的每个团队里面,诸如毕业于麻省理工这样非常高端的高材生很多,但在体育行业里面,至少是这一年突然冒出来的各种体育初创公司中,能拥有较高学识比例团队并不多。”


这会造成体育行业内在的问题:对自己未来规划不清晰,短期无法达到目标的话,就会造成创业行为与内心不符合的矛盾。然后就很容易散伙。这波人对体育的理解在不在一个层面上,是另外一回事;但对创业的理解,在不在一个层面,是个根本的因素。


合伙创业如同夫妻开店


体育创业合伙人之间,各种各样问题的出现,归根结底还是团队搭建和规则制定的不科学。那么,应该如何组建一支靠谱的创业团队呢?综合对多家创业公司和投资人的采访,懒熊体育做出了一些总结。


一、性格互补。性格是长期培养出来的,很难有所改变,创业有点像婚姻,找个性格合适的人很重要。在采访过程中,许国朋表示,自己是个比较强势的人,所以懂得让步、不太强势的人更适合跟他一起搭档,这样双方遇到问题,容易互相理解和妥协,而懂得妥协,恰恰是合伙人要具备的一种美德,因为没有哪个人是永远正确的。


二、 能力互补,分工明确。一个靠谱的团队,需要在各个业务线上都能有一个专业大咖,保证公司各部门步调一致,不至于出现瘸腿现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创业公司合伙人的架构都是一成不变的。顺为资本投资经理李雨萌给大家的意见是:没有短板。


三、价值观趋同。三观是基础,价值观是基础中的基础。运动健康类APP乐动力的创始人刘超毕业于北大计算机专业,有4年的Google工作经验,他组建了一支自认为非常高水准的团队,合伙人成员要么是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毕业,要么是在BAT中做到过中层以上的高级经理,在刘超看来,选人要选同一档次的人,这样大家的价值观趋同,即使原来不是同一个公司的,但大公司往往有着相近的规范和流程,工作方式也很相似,沟通成本少,对业务发展有利。


四、规则先行。诸多血淋淋的案例都说明了规则的重要性,大佬们聊起往事时云淡风轻,其实谁苦谁知道。合伙人之间出现法律纠纷,通常都是没能在创业初期对股权结构、公司架构、运营和决策机制等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则设定。尤其是股权,要根据每个人所能做出的贡献,做好详细的划分,并设置动态机制、退出机制等。


99%的创业死亡率提醒着每一个创业者:如果合伙人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当,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这可比资本寒冬来得严峻多了。


许国朋强调,合伙人的关系就像是夫妻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彼此信任,有压力的时候,要共同承担,要学会妥协。”他有这样一句话,值得每个创业者思索:“公司要是没价值,有多少股份都没用;公司要是有价值,哪怕1%的股份都很宝贵。”


·END·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引用。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