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2017-01-05 创业熊吴晨飘


获得乔景资本千万元级的Pre-A轮融资,这是瑜舍瑜伽创始人朱瑾在过去一年最意外的事。对于实体店起家的她来说,融资这个词显得有些陌生而遥远。


从2009年在上海虹桥开设第一家瑜伽店开始,瑜舍在线下发展了7年,拥有75家连锁门店。是否接受融资,朱瑾足足思考了一个月,“瑜舍的基因就是做实体,走线下,我们现金流一直很OK,从没想过资本也会看实体的项目。”


但瑜舍计划重新研发管理系统并扩建培训学院的计划,更要从上海本土品牌升级为全国性的品牌,这都需要资本的助力。


就这样,一直和资本、互联网保持距离的瑜舍,终于在第八年的开端,拥抱了这些新鲜事物。


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 朱瑾(左)获得乔景资本的注资。


从白手起家到62家门店


新年33岁的朱瑾曾在酒店、餐饮业积累了近10年的工作经验。2008年,刚刚生完孩子的她成为一名瑜伽教练,“一拍脑袋,没有任何资本,我就白手起家,开了第一家店。”毫无经验的朱瑾既当店长又当老师,“前半年非常痛苦,还要去其他地方跑课养自己的店。”


在摸爬滚打中,朱瑾摸索出了一套连锁管理模式。“瑜伽说到底是服务行业,”多年的服务行业经历让她具备了强烈的服务意识和执行力。“我们的店里不放假花,每周换一次鲜花,也不买饼干,而是自己煮养生粥,”朱瑾认为,服务就是由这些细节组成。


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 瑜舍为会员开展的社群活动。


过去6年,瑜舍在上海不断扩张,目前已经有62家门店,主要针对金字塔最底端的小白用户,其中以女性白领为主。


在扩张的过程中,朱瑾一直坚持瑜舍小而精的定位。 “我做老师时发现,瑜伽不适合大班制,8个人是上限,”在瑜伽还尚在起步阶段的2009年,朱瑾就推出了8人小班和私教课程。


另一方面,连锁店的便捷性也是朱瑾所看中的。“很多人只会在自己居住的周围一公里活动,”因此,瑜舍门店大多分布在的城市各地的高端社区,“市中心租金高,但是我们可以开在郊区,上海嘉定就有2家。”


这些平均150平方米的门店,前期投入在20-30万元之间。目前有的门店会员数量已经到达800人之多,但朱瑾认为,250-300名会员支撑一家门店是比较合理的状态。


相比同行,瑜舍的收费在中高端水平,每位会员年均消费6000-8000元。从创立伊始,朱瑾就摒弃了盛行的年卡模式,转而坚持次卡。75分钟的私教课每次收费350-400元不等,小班课则为90-100元。现阶段单店平均每天上课10节,年均流水在50-100万之间,而瑜舍去年的总体营收达到了4000万元。


在瑜伽行业最为重要的教学方面,瑜舍也下了大功夫。课程体系标准化是其中的重要一步。目前,瑜舍拥有12套标准课程和4套主题课程,每套有3个难度等级。


瑜舍更重要的举措是在2015年成立培训学院,每期为20名学员培训2个月,收费9800元,已累计培训了近100名教练,占瑜舍所有教练的一半左右。


“我们一开始也用兼职老师,但是消费者会被老师带走。现在我们培训自己的学员,毕业了就到自己的门店工作,”朱瑾在去年完成了瑜舍教练职业化,即所有的教练都是全职,且只能在瑜舍上课。因此每家门店除了3个固定店员外,还有几名瑜伽老师在不同门店之间跑课。


刚成为瑜舍会员不久的上海上班族Emily告诉懒熊体育,瑜舍的门店有小作坊的感觉,都有地暖,但门店里跑课的老师水平较高,固定的员工教学水平较为一般,“教练套路比较明显,也许去两、三个月就没有新鲜感,”她说。


尽管每家门店半年就能实现回本,但朱瑾看到了瑜伽行业利润较低的不足。“85%以上的瑜伽馆是亏损的,这不是暴利行业。“在稳定主业后,她开始针对目标客户群做一些叠加。


多数瑜伽馆视为重要变现渠道的瑜伽类服饰,朱瑾表示不会触碰,她认为更有前景的是大健康范围内的业务。去年,瑜舍入股了一家做线上配送的冷压果汁品牌,并在门店内启动了每课时600元的理疗课。


在不断完善自身模式的同事,瑜舍终于开始扩张的脚步。2015年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瑜舍第一次离开上海,来到了西安。尽管第一年业绩平平,但过去一年,营收实现100%的增长,目前瑜舍已经在西安拥有8家门店。


从彼时起,瑜舍开始走向全国,2016年又在北京连开5家门店。朱瑾在新一年的目标是让瑜舍进入杭州等5个城市,开设200家门店,实现1亿元的流水。


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 瑜舍瑜伽在全国的门店分布图。


瑜伽馆的两个维度


不管是瑜伽馆还是健身房、单车工作室,大型场馆和小型精品连锁店是未来的一大趋势。从去年起,瑜伽行业又涌现出很多互联网品牌,其中以Wake、桔子瑜伽为代表。


懒熊体育曾在此前报道了互联网团队不断走向线下的趋势相关阅读:瑜伽馆之战:Wake瑜伽、桔子瑜伽都想抢的一块蛋糕。从小型、大型,以及线上、线上两个维度看,目前市面上的瑜伽馆可以分为这么四类。


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在线上团队中,桔子瑜伽以低价、高频、大流量取胜,但这种以瑜伽老师加盟的形式在品牌管理以及服务质量上凸显出不足。瑜伽品牌Wake则从App起家切入线下场馆,线下运营能力如何还有待市场进一步检验。


在线下维度中,大型的场馆以多年的行业沉淀和优质的教学赢得市场,但缺陷是不易扩张。而瑜舍模式较轻,以直营模式把控教学和品牌,但是互联网思维不足,这在进入新市场时将是一个挑战。


目前瑜伽行业的一个趋势是,互联网出身的团队更多走向线下,以此实现变现。而实体店起家的又拥抱互联网,从而打响品牌并获取更多流量。


有意思的是,互联网团队主导的桔子瑜伽,采用了线下发传单这种地推模式。而实体店起家的瑜舍,却不做线下推广,前期靠口碑,之后将做更多线上宣传。


在朱瑾看来,瑜舍和这些互联网团队完全是不同的DNA,“我们反向接触互联网,他们从互联网到实体,大家都看到了各自的缺陷,”但她认为互联网团队做瑜伽馆难度很大,“毕竟瑜伽不是靠着一款App就能练。”


但她坦承瑜舍在过去几年忽视了互联网的作用。因此,她在去年引进了一个互联网团队并成立品牌部,“我们花了6年时间做内功,但现在不得不使用互联网的工具,今年要砸钱做品牌。”目前,瑜舍的微信公众号已经上线,在以预约课程和维护社群为主,品牌形象也全面升级。 


谈及整个瑜伽行业,朱瑾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我很尊重传统做瑜伽的人,但是大部分人没有把瑜伽商业化运作,一些不懂行业的人进来又拉低了价格,导致市场收费偏低。”


凭借着稳定增长的现金流,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的朱瑾显得底气实足,“现在游戏越来越好玩了,我在等待着竞争对手。”


在她看来,瑜伽行业要重新洗牌。太注重情怀的瑜伽老师需要回归本色,而懂得商业运作的人要入行发挥作用,“我既是瑜伽人,又是生意人,有时候觉得自己精神分裂。”


作为女性创业者,朱瑾不仅要面对瞬息万变的行业,更要扮演好女性的在不同场景下的角色,“大家都觉得女性一定要做事业和家庭之间作出选择,其实可以平衡,”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朱瑾再忙也会空出周末和孩子玩。


“女性创业很难,带一个女人的团队更不容易,”创业7年的朱瑾感叹。而最让她自豪的就是一项“女主人计划”。从15年5月开始,瑜舍从直营改制为合伙直营,让店长参股门店。这样的模式也让部分店长获得百万元年薪,“我们的教练薪资在行业内都是数一数二的,”朱瑾说,“看到她们就像看到当初的我一样。”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瑜舍瑜伽获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深耕线下7年后首次拥抱互联网 | 创业熊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