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2017-02-28 创业熊懒小熊

经济周期和科技周期下行的叠加效应,导致投资机构出手愈发谨慎,普遍要求项目有自我生存和造血能力。行业内的“马太效应”也早早出现,早期项目拿钱越来越难。来自广州的体育创业公司足球控就因为上述种种因素摔倒在地。


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评价一家创业公司的指标有很多,单纯从用户数量和融资频次来看,来自广州的“足球控”表现得还不错,据称有百万用户,先后拿到两轮融资,但因资金问题,它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多名足球控前员工向懒熊体育透露,2017年1月1日,足球控CEO王馨弘在一封邮件中宣布公司团队解散。


此前在足球控负责运营的张子杰透露,足球控位于广州市富力盈力大厦的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公司剩余财物搬到了天使投资人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


前员工们表示,受限于资金问题,足球控在近半年内始终未能按时发放工资,欠薪员工超过20人,部分员工欠薪达6个月。


1月26日,王馨弘最后一次通过邮件和员工沟通,称自己和另外两名投资者会尝试借贷形式,以此偿还员工工资,此后再无消息。


足球控前员工们向懒熊体育表示,目前无法通过电话、微信和其他形式联系到王馨弘。


通过中间人,懒熊体育联系到了“失踪”的王馨弘。他向懒熊体育解释了暂时失联的缘由,“在解决房屋租金的时候和业主有一些分歧,希望我们做一些赔偿,费用比较大,没办法解决,所以我就把我的联系方式断掉了。”


王馨弘介绍说,目前公司处于暂停状态,但公司并未注销,仍存在融资和被并购的可能性,”我们有计划把公司停掉,但政府的补贴还没有下来,至少要6月份之后,才能考虑公司解散的问题。”


他承认公司存在大面积欠薪现象,“核心员工欠薪6个月左右,普通员工欠薪3个月左右。事实上,从去年6月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我和股东王楠杰分摊的(费用),差不多每个人分摊30多万的样子。”


欠薪80万元


足球控成立于广州,是一个专注于足球领域的体育社交移动应用,主要提供足球实时数据和资讯。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5月,足球控获得岩桥投资、投资人由安然的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2015年9月,足球控完成800万元Pre-A轮融资,领投方德同资本,也是体育项目莱德马业的投资方。


自此之后,足球控再也没能获得下一轮的弹药,上次融资距今已有500多天,资金问题彻底拖垮了这家足球创业公司。


目前足球控欠薪总额在80万元左右。


事实上,自2016年12月12日开始,足球控员工已处于解散状态,足球控的App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16年11月4日,产品已无人运营,当下可以看到的数据属于其之前购买的数据服务,圈子发帖则属于用户自然行为。

 

一些向懒熊体育透露信息的足球控前员工描述说,2016年7月,王馨弘公开承诺会完成工资和奖金的发放;2016年10月,王馨弘再发邮件承诺,除薪资等经济补偿,还会逐步完成期权激励计划。

 

但包括张子杰、陈于图、黎锦昌、黄敏静在内的多名足球控前员工表示,CEO做出的种种承诺都未能兑现,拖延至今。


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 足球控是一款专注于垂直领域的产品。

 

对此,王馨弘向懒熊体育回应说,他正在等待今年6月份才能发放的一笔政府补贴,约为60万元。

 

“我们再出20万,大概可以把员工的欠薪填平。”王馨弘说,“我有一套房,已经抵押出去了,能借到一点钱,但不是很多,还是要等政府的补贴资金下来。”

 

王馨弘介绍说,现金流出现问题后,公司也想过立即解散,但当时上线了一款足球范特西游戏,市场反响较好,所以还想坚持一下。“当时游戏月收入超5万元,如果后期月收入达到15万元,这个游戏可以独立运营下去,因为我们的月成本就是15万元左右。”

 

不过,在足球控最危急的时刻,这款游戏并没有形成稳定的现金流,无法力挽狂澜。谈到这一点,王馨弘自觉可惜,“没什么资金,也没办法做推广,所以收入也一直没有上去。”


未能杀出红海

 

对包括足球控在内的大部分体育创业公司而言,刚刚过去的2016年并不舒坦。

 

经济周期和科技周期下行的叠加效应,导致投资机构出手愈发谨慎,普遍要求项目有自我生存和造血能力。2016年,经纪、营销、培训等偏线下的项目更受重视,这种投资风向对互联网项目颇为不利。

 

显而易见的是,足球控忽略了大环境的变化。

 

在懒熊体育采访的过程中,多名员工表示,足球控早有资金困难的征兆。


“公司财务在2015年底及2016年初已提醒CEO公司的资金问题,但CEO一直认为资金充足。”张子杰说。

 

懒熊体育出品的《2016体育创业白皮书》显示,2015年1月1日-2016年3月31日这一期间,足球项目完成24次融资,但仅有3.4亿元的融资金额,这侧面反映了大多数足球创业公司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在寒流袭来的时候,最容易倒下的就是它们。

 

这其中又以足球控所在的内容社区赛道拼杀最为激烈。当下国内足球创业项目基本可分为内容社区、订场约战、业余联赛、足球装备、培训、大数据等几个类型,壁垒不高的内容社区早早成为一片红海,一旦形势有变,资金链就成为问题。

 

王馨弘介绍说,足球控在2016年4月份就开始准备下一轮融资,“找了一些机构,但没有实质性进展。去年后半年,体育融资环境不是很理想,我们也考虑过和一些主流大公司合并,目前也在谈,但没有什么实质性突破。”


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 足球控的自我定义是“看球伴侣”。


洋葱圈创始人王楠杰是足球控的原始股东之一。他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表示,足球控的问题,首先是财务问题,其次是产品层面的转型问题。

 

“放在去年整个业界投融资环境比较差的背景下,足球控的问题还是在于没有提前预估好资金方面的风险,同时产品和模式没有快速完成转型,在融资跟进不了的情况下,就会处处受制。”王楠杰说。


资本趋冷还导致了“马太效应”的早早出现,资金更加集中于头部项目,早期项目拿钱越来越难。

 

就在足球控宣布解散的20多天前,足球内容社区领域的创业明星懂球帝宣布完成近4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苏宁领投,红杉资本和天星资本跟投。


为顺利融资,足球控降低了估值,但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最后估值大概3000万左右,因为上一轮是2000万。实际上我们的用户数据并不是很差,大概有100万用户,日活在10%左右,但因为前面有懂球帝,市场对我们产品的期望很高。”王馨弘说,“确实达不到他们的预期。”

 

还能重回赛场吗?


足球控可能只是大多数没能熬过2016年的体育创业公司中的一个。参考IT桔子上的数据可发现,大批体育创业公司都停在了天使轮或Pre-A轮上,再也没有任何涟漪。

 

王馨弘坦承:“足球创业项目比较集中,线下做业余联赛和业余青训,线上做社区,大家的思维都比较窄,说白了,创业并没有什么创新,这是最大的问题。”

 

在王楠杰看来,足球控所面临的问题,与广州创业市场、足球创业领域、国内创投环境都有些联系,“不管是什么样的项目,都要回归商业本质,直面营收状况。流量红利已经消失,一个线上的体育产品很难靠用户去等待变现了。现在的创业项目也不能再被动地等待融资了,需要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说白了就是要主动去赚钱。”

 

王馨弘也有类似的反思:“再有创业机会的话,我会优先考虑收支平衡,再去着力发展,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烧钱,风险很大。尤其是体育行业,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确实很浪费时间,虽然大家都对体育很感兴趣,但兴趣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动机,最好还是要找到赚钱的方法。”


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 足球控的前台展示。


足球控停掉了,但它孵化出来的游戏项目“足球经理”还在微投网上寻求融资——以出让10%股权的代价,目标是融资200万元。项目介绍显示,这款与真实球星表现相关联的足球范特西游戏积累20万用户,月收入10万元。但这款寄托着希望的项目目前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游戏是可以赚钱的,但游戏这边要以游戏的形态去评判产品,所以也并没有很好打动投资人。”王馨弘说。


足球控曾用过这样一个口号:随时随地,回到赛场。但在残酷的商业世界里,这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想象。

 

谈到员工最关心的欠薪,王馨弘说:“我没法拿出一个准确的时间,因为要借款,实在不行还得等政府补贴,我能保证最晚在6月份,因为款项已经批下来了,就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时间确实是比较难以把控。”


对体育产业颇有研究的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戎朝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表示,用人单位克扣或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是违反《劳动法》的行为,员工可收集并整理公司拖欠薪金的证据,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投诉,由相关部门责任公司支付工资报酬和经济补偿。如有必要,还可以在申请劳动仲裁的同时提出财产保全,要求法院冻结该公司的所有资金账户。


王馨弘表示,欠薪问题一定会尽快解决。“对我来说也希望尽快解决,因为大家都要走向一个新的里程。”他说,“创业之初我也想过做不好,但没想过现在这样一个情况,我也想过做不下去会怎样,但没想过会像现在这样焦灼。”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关门歇业、欠薪80万,足球控倒在了2017年的门槛上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