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2017-06-26 职业体育谢盛

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比计划推迟22天后,2017赛季NBL全国男子篮球联赛终于在6月25日全面开打。与上赛季揭幕战高调宣传的央视直播截然不同,关注NBL比赛的球迷们,今晚只能在企鹅直播等平台,看到零星场次的直播。


这是NBL管办分离后的第三个赛季,昔日笼中的鸟儿在重返蓝天之后,发现独立生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由”之后首先面临的问题却是“自救”,这也是目前国内民间赛事普遍面临的生存问题。


本赛季,联赛一度被怀疑要面临停摆。5天前的6月20日,NBL在北京召开了一场商务运营研讨暨媒体见面会,这是新赛季在错过原定开幕日期17天后,官方首次对外发声。

 

这场主题为“新跨越、新发展、新征程”的会议,更像是一场声势不那么浩大的誓师大会。

 

联赛委员会主任、河南赊店老酒俱乐部总经理刘永国首先上台发言,他介绍了有关2017赛季NBL联赛的筹备情况,明确联赛于6月25日开打,并公布了14支参赛球队名单。

 

有别过去两个赛季,2017赛季NBL参赛队名单变化并不大,仅三支球队与2016赛季有所不同:江苏华兰从江苏江阴迁至重庆涪陵,更名为重庆三海兰陵;安徽江淮闪电从安徽滁州迁至福建福州,更名为福建闪电;东部陆军从安徽宣城迁至南京溧水,更名为东部原创。

 

参赛队变化频繁是NBL联赛长期以来的一种现象,2015年实施管办分离不但没有让情况好转,还引发了一波退出潮。


2015年7月3日,中国篮协将NBL联赛的办赛职能移交给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为了NBL办赛单位的承接主体。结果该赛季有多达7支球队在开赛前宣布退出,参赛队数量降为9支。一方面原因是,CBA在2014年9月吸纳了江苏同曦和重庆翱龙两支队伍后,球队数量已达到20支,NBL球队在短期内无望进入CBA;另一方面,管办分离后,每支参赛队需要向联赛公司缴纳300万元购买股份,而如果运营出现亏损,球队还需要按比例追加投入,但管办分离的决定颁布时距离2015赛季仅剩半个月时间,联赛的商业开发工作明显滞后。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5年4月29日,法定代表人为安徽文一俱乐部总经理周文锁。该公司自成立后经历过两次投资人变更,最后一次是在2016年3月28日,变更后的投资人共有9个:


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其中8个类型为企业法人的投资人均能对应上2017赛季的参赛队,比较特殊的合肥原创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大股东为上海狂澜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占股60%)。而上海狂澜体育的大股东张沛中(占股70%)曾任CBA上海大鲨鱼队总经理,与姚明的团队颇有渊源。

 

9位投资人分别出资300万元,各占股11.1111%,是目前NBL联赛公司可查的股权结构。在2016年,NBL将未来4年的联赛的商务运营权出售给了香港上市公司智美体育,当时,这被看作NBL在管办分离之后独立进行市场开发的关键胜利。然而一年过去,双方的合作终以股权纠纷及解约收场。


而对于此前NBL联赛公司的股权结构以及与智美体育的股权纠纷问题,北京东方雄鹿篮球俱乐部董事长赵近宏在会上做了如下解释:

 


智美体育在2016年3月签署了商务运营协议,商务运营费中,除了第一年的2000万,还有赛季结束后一周内要付500万,这是一个付费条款。然后2017年一月份第一周付3000万,合计到现在应该是5500万。

 

另外当时在条款之外还有一个付360万占NBL联赛公司20%股权是代持股,这个协议签订以后,约定是要召开股东会,2016年NBL一共是14支队伍,14家俱乐部每家都要出资300万,是4200万注册资本金。所以360万如果要占联赛公司20%股权,无论是增资扩股还是股权转让,都无法实现公平公正的交易。

 

经过双方协商最后在2017年5月18日,NBL股东会出于大局,出于包容,为了双方友好合作,全体股东做出让步,同意智美体育仍然按照360万占NBL公司20%股权,同时也希望智美体育将今年商务运营费和去年所欠的500万,一共3500万如期向NBL公司支付。6月9日NBL公司收到智美体育发出的解约声明函,其中讲到我刚才说的股权问题和商务运营费的问题。

 

然后,NBL公司经过6月14日的股东会议,同意智美体育解约,所欠的3500万,因为2016赛季已经结束,双方的合同义务已经完成,除了2000万以外的500万是智美体育应该支付的。按照协议,2017年的3000万1月应该支付,但是恩彼欧公司出于大局考虑,既然智美体育已经提出解约,我们也同意放弃这3000万的追溯权,所以通过6月14日股东会决议,委托相关法律人士和顾问去完善和智美体育解约以后的后续事宜。



回看智美体育于今年3月28日发布的2016年度报告,当中提到与NBL关系的有以下几部分:



本集团获得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BL)2016-2019年四年商业运营权,同时又获联赛办赛单位(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20%股权,成为该公司单一最大股东。


在收入及分部资讯的可归属于本集团服务线之相关收入中,赛事商业权销售部分,NBL赛事为7075.5万元。附注中提到,2016年3月,本集团就独家商业权销售与一名客户签订合约,总代价为人民币3亿元,该收入于赛事进行期间(相当于四年间,从2016年至2019年)进行等额确认。

 

另在长期应收款附注a中提到,智美赛事运营管理(浙江)有限公司「ZMWH」于2016年3月与NBL公司签订一份协定,以人民币1.4亿之总代价从NBL公司取得了独家商业权且无地域限制。本协议其他条款包括:(i)ZMWH有义务支付人民币360万元(代价),作为回报,NBL公司之20%股权转让予ZMWH;(ii)ZMWH有权在NBL公司五名董事中委任一名董事;(iii)ZMWH不分享NBL公司之任何利润或亏损及净资产 ;(iv)在独家商业圈届满到期后,ZMWH拥有续订优先权;(v)ZMWH在独家商业权有效期内不能出售20%股权;(vi)倘ZMWH在独家商业权2019年到期后不再进行续订,则ZMWH应当以代价人民币360万元加10%复式内部年收益率赎回NBL公司20%股权。根据安排实质,董事认为本集团对NBL公司之投资具有债务工具(而非权益工具)之经济特征及风险。因此,该投资作为长期营收款入账,并随后以摊销成本计量,实际年利率为10%。



2016年,智美体育在获得NBL的独家商业运营权后,将线下的经营权交给了第一体育娱乐(深圳)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执行董事杨斌曾任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客户总监。


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 杨斌(右),第一体育娱乐于今年5月帮助NBL签下官方图片合作伙伴体娱股份

 

在去年8月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智美体育董事局主席任文曾提到与第一体育娱乐之间的关系:“我们把NBL赛事线下的经营权授权第一体育,会有一个稳定的回报。作为一个香港上市公司,智美追求的是利润稳定回报,品牌稳定增长。”

 

“第一体育负责具体营销工作,包括品牌营销、客户推广。智美负责节目制作,国际合作和包括中央台在内的国内各大媒体品牌传播。相当于它是一个销售公司,品牌销售业务和营销推广工作由他们来做。”任文在当时说。“在利益分配上我们会有一个基础要求,之上是他们的利润空间,如果收益好的话双方再行协商品牌溢价。”


从智美体育的年报上看,其2016年通过NBL赛事商业权销售录入的收入为7075.5元,虽然其在这方面工作所付出的成本没有详细给出,但至少从收入上看要比第一年2500万元的商务运营费高出不少。

 

此后,在2017年2月10日智美体育称将把拥有2017至2019年NBL独家商业权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深圳智美篮球产业有限公司,出售给苏州禾盛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附属公司深圳中科鼎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代价为人民币1.16亿元。

 

懒熊体育在今年3月采访任文时曾询问关于出售智美篮球的问题,任文在当时表示:“NBL不管是什么样的状态,我们都会去持续关注它,而且现在NBL的运营团队并没有任何变化,也在按既往所有的思想在去推进所有的工作,只是一个股东的更换而已。”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深圳智美篮球产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已于2017年5月由深圳智美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中科鼎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工商资料于5月完成变更,而第一体育娱乐在该月还帮助NBL签下2017—2019赛季的官方图片合作伙伴体娱股份。可以推测,智美体育在当时并未明确要从NBL撤出,否则,对于联赛官方合作伙伴的签约也很难顺利完成。


股权纠纷的解决只是给联赛在本赛季继续存在加上一一个必要条件,很多问题都要仓促重来。

 

6月20日的媒体见面会后,第一体育娱乐执行董事杨斌向懒熊体育表示,2016赛季在招商方面的收入为两三千万元,但2017新赛季已敲定的只有装备供应商准者体育。据懒熊体育了解,准者体育与NBL的装备赞助合同为期3年,价格约千万元。

 

在2016年赛季,NBL联赛在招商方面的工作确实有比较大的突破,不仅获得了“中国蓝·梦之蓝”的官方冠名,合作伙伴包括阿尔卑斯天然矿泉水、李宁、魅蓝手机等,赞助商有奥拓电子、意风家具等,供应商有斯伯丁、体娱股份等。该赛季结束时,官方公布共有24家合作品牌。


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 NBL上赛季的部分赞助商

 

此外,2016赛季NBL部分比赛获得了央视体育频道的直播。联赛委员会主任刘永国表示,今年联赛在央视直播的场次预计增加至30场左右,同时地方电视台和网络媒体转播场次也将增长——不过,25日的揭幕战并没有办法像上个赛季一样可以在央视上看到。

 

去年8月,杨斌曾向懒熊体育透露,第一体育娱乐在2016赛季对联赛的运营、包装、推广等方面投入预计将超过4000万元。推算下来,第一体育娱乐去年在NBL联赛上很难实现盈利。

 

NBL联赛公司与智美体育的股权纠纷,难以避免地影响了联赛2017赛季的招商工作,因为在解约前,智美体育才是拥有联赛商业权的公司。同时,媒体见面会上NBL方面也公布了智美体育撤出后的“自救方案”:



恩彼欧公司股东参与,中信国安、玲珑轮胎、上海红石丰亿等企业牵头组织,成立全职篮公司。其中,中信国安在完成手续后会占股30%,NBL俱乐部根据各自财力做一些不同投资,其他像玲珑轮胎、上海红石丰亿等企业可能占多一点股份。全职篮公司将获得NBL联赛的商业权,合作期限为2.5+4年。

 

全职篮公司除了固定向NBL联赛公司支付商务运营费用外,还将从利润中拿出一部分补贴给联赛公司,联赛补贴款不是平均主义分配,而是要考量俱乐部参赛年限、名次、外援人数、是否有违规行为等指标。


 

会上并未透露全职篮公司将支付的商务运营费用的数额,但理论上应比智美体育原定于今年支付的3000万元只高不低。此外,智美体育年报中提到并不分享NBL公司之任何利润或亏损及净资产,这是与全职篮公司的不同之处。

 

但即便有中信国安等企业介入,新赛季摆在NBL面前的挑战依然不小,尤其是俱乐部都加大了投入,引入了曾在CBA效力的教练和外援。然而,商业运营公司在赛季开始前夕才确定,招商工作滞后,全职篮公司面临的盈利压力并不小。


此前多年,NBL联赛各参赛俱乐部投资人最大的诉求是有朝一日升入CBA,但随着CBA准入的大门基本关闭,NBL联赛办赛权被篮协彻底下放,这一联赛在获得“自由”的同时,其存在根基已经发生了动摇。从联赛水平、关注度、票房、社会影响力等多个方面,这一联赛距离收支平衡都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事实上,哪怕是CBA联赛,尽管过去几年篮协将联赛商务所得几乎全部回馈于各俱乐部,其绝大多数俱乐部投资人依然面临亏损。不过与NBL不同的是,CBA是公认的国内最顶级篮球联赛,其商业潜力和影响力被广泛认可,在即将开始的下一个商务周期,联赛收入大幅提升已经被广为看好。更重要的一点是,CBA的参赛席位几乎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本身非常值钱且具有极大的升值潜力。


对于重新上路的NBL来说,今晚成功举办的新赛季揭幕战,仅仅是再一次走向独立生存的第一步而已。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管办分离第三年,苦苦自救的NBL才是民间赛事运营的残酷真实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