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2017-11-22 职业体育汪维喆

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自由传媒集团(Liberty Media Corporation)近日对外透露,受成本增加以及高额贷款利息的影响,旗下F1集团(Formula One Group)在2017年前九个月亏损达到1.6亿美元。


今年一月,自由传媒集团斥资46亿美元,从以私募股份公司CVC资本为首的联合财团手中收购了F1母公司Delta Topco的全部股份。这次收购涉及现金、股份以及可置换为股份的贷款。F1集团已在纳斯纳克上市,股票代码为FWONK,其行情反映了F1集团的整体业绩,其中涵盖自由传媒集团的相关资产:包括Delta Topco,传媒巨头时代华纳与维亚康姆的少量股份,以及现场娱乐公司Live Natioin34%的股份。Delta Topco占F1集团总资产的近80%,集团总体的财政业绩同公司关系紧密。


自去年九月自由传媒集团宣布收购F1起,FWONK的股价涨幅高达76.2%。但在过去几个月间,股价下跌3.9%,在上周五跌至近37.45美元时,Delta Topco的前股东们坐不住了。


这些前股东起初共持有64.7%的股份。但自由传媒集团在周四发表的声明显示,几乎所有股东都将股份尽数卖出。“在今年一月F1易主过程中获得FWONK股份的原限售股东,如今持有F1集团约3%的股份”。


正如下表所示,股份分四个阶段被售出,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今年九月。据当时报道过此事的《卫报》记者披露,完全退出投资的Delta Topco前股东之中就有已破产的雷曼兄弟银行。然而直到现在人们才发现,几乎所有前股东都选择了退出。


延展阅读:上半年巨亏1.23亿美元,被自由媒体接手后的F1究竟怎么了?


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F1前股东通过出售FWONK股份得到的回报一览。


CVC资本成为最大的受益方,他们通过出售FWONK的股份得到了8.463亿美元。《福布斯》在2015年七月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在向自由传媒集团转手之前,CVC资本已在F1身上赚得近44亿美元,相比之下,他们在2005年收购F1的费用为9.65亿美元。


次之的受益者是位于堪萨斯州的资产管理公司Waddell & Reed,算上出售股份换得的4.071亿美元,他们已收获17亿美元的回报。据《福布斯》于去年底的报道,Waddell当时仍未从2012年斥资16亿美元购得20.9%股份的交易中盈利,但在出售FWONK股份后,他们现在拥有1亿美元的盈余。作为少数仍持有FWONK股份的前股东,Waddell得到的回报可能会继续增长,尽管他们所持股份不到1%。


相比之下,出售股份终结了前F1总裁伯尼·埃克尔斯通(Bernie Ecclestone)及其家族的巴比诺信托基金对F1的“统治”。二者通过售出股份分别得到5990万美元与1.86亿美元。


延展阅读:F1掌门人伯尼正式宣布离职,在位40年间挣得42亿美元


尚未有说法能明确解释数量如此之多的前股东选择出售股份的原因,但毫无疑问,F1正面临重重阻碍。


尽管收购F1已近一年,但自由传媒集团尚未签下新赞助商或是开辟新的赛道。今年的F1少了德国大奖赛的身影,这也解释了为何档案显示Delta Topco出现收入缩水。在2017年下半年的前三个月中,Delta Topco的收入为5.0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900万美元。


取消2017年德国大奖赛的决定早在F1所有权易主之前便已敲定,但倘若自由传媒集团能够签下重要赞助,本可以抵消德国大奖赛退出导致的收入下滑。


自由传媒集团不仅未能迎来新的重量级赞助商或赛事,还眼睁睁地目睹了两站F1大奖赛的组织者提前终止合约。


今年七月,含金量十足的F1英国大奖赛陡生变故。由于持续走高的承办费用,赛事组织者宣布提前结束还有七年到期的合同。无独有偶,F1马来西亚大奖赛也在上个月的雪邦赛道迎来了终章:组织者选择提前一年终止合约,退出F1。


延展阅读:英国大奖赛考虑下周宣布退出F1,日益增长的运营成本是主要原因


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延展阅读:马来西亚退场,新加坡若即若离,F1在东南亚还有未来吗?


就中期而言,自由传媒集团还面临着另一重威胁:英国和法国的反腐机构已对F1的“协和协议(Concorde Agreement)”展开初步调查,以确定其中是否存在腐败行为。


据英国News at Ten节目披露,国会议员达米安·柯林斯(Damian Collins)已要求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介入,严重欺诈办公室主任大卫·格林(David Green)则回应称,即将开启一场“全面调查”。尽管各方均否认合同中存在腐败,但在2017年上半年的总结中,自由传媒集团还是在“法律诉讼”部分中着重谈到了此事。


此外,又一个难题已摆在自由传媒集团面前:他们与各支F1车队签订的合同在2020年结束后到期,意味着在目前情况下,有保障收入的期限只剩三年。这或许解释了一个不好的兆头:各车队对购买FWONK股份呈坚决反对的态度,尽管这会为他们带来长期利益。


《福布斯》报道称,自由传媒集团已通过多种方式对F1进行投资:增加职员,在伦敦街头举行集会,搬进伦敦的豪华总部,并计划在纽约开辟新的办公室。然而这场赌博是否值当,目前还不得而知。


诚然,美国是一个巨大且存在广阔开拓空间的市场,目前仅有一站F1大奖赛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但这可能会导致F1出现《创智赢家》(Shark Tank)节目上创业者们常犯的经典错误。在准备跃入一片广阔的新蓝海前,人们通常会认为,即便只是吸引到一小部分用户的注意,也足够能大赚一笔。而最关键的问题永远在于,你的产品是否能勾起人们的兴趣。对F1而言,他们在美国的前景并不明朗。


在主导美国赛车业的纳斯卡大奖赛都陷入困境的当口,F1的未来更是晦暗不明。纳斯卡主要赛道运营商国际赛道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纳斯卡的门票收入在十年间缩水了近一半,2016年的数字仅为1.235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自由传媒集团的开销已经给F1集团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文件显示,今年前九个月里,F1集团的销售及行政开支为8800万美元,涨幅达19%。其中一个诱因就是“自由传媒集团收购F1,职员总数随之增长,从而导致人力成本增加”。加之取消德国大奖赛带来的收入损失,车队总奖金出现了下滑,约为Delta Topco基本利润的68%。在今年前九个月,各车队的总奖金数额减至6.5亿美元,缩水4100万美元。


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与此同时,F1集团开始加快借贷步伐。自由传媒集团借贷约12亿美元以完成收购,Delta Topco账面上也有33亿美元的银行贷款。自由传媒集团的最新文件中提到,近期的贷款数额有所提升,“2017年八月三日,F1集团的未偿付余额从31亿美元增至33亿美元……此外,循环信用贷款由7500万美元涨为5亿美元。”


在自由传媒集团于今年一月收购Delta Topco前,那时还名为“自由媒体集团(Liberty Media Group,不同于Liberty Media Corp)”的F1集团并未涉及上述债务,因此利息支出随后迅速猛涨。F1集团在2016年前九个月里的利息支出为1200万美元,2017年同期则达到1.75亿美元。该起收购也使得F1集团在今年前九个月里的资产折旧和摊销费用(本质上即分期付清既得资产产生的费用)增至2.95亿美元。这笔开销进一步加深了赤字,使得F1集团在今年下半年的前三个月里亏损3700万美元。


据《福布斯》报道,在此之前,F1集团在今年上半年已亏损1.23亿美元。截至九月底,F1集团2017年的总亏损额达到1.6亿美元。关键在于,去年同期则是2.89亿美元的盈利。这显然不是投资者们希望看到的“大奖”。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福布斯》,原文作者为Christian Sylt。


从盈利2.89亿美元到亏损1.6亿美元,易主后的F1经历了什么?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