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2017-12-04 观点谢盛

趁着电竞赛事举办得火热,FIFA打算同EA(Electronic Arts,美国艺电公司)重塑电竞世界杯了。


今年10月,EA和国际足联宣布将把最顶级的足球赛事IP世界杯与FIFA游戏进行结合,将原有的赛事品牌“FIFA Interactive World Cup(简称FIWC)”重塑为“FIFA eWorld Cup”。新赛事的资格选拔从今年11月已开始,通过六项赛事渠道选拔出128名选手进入到季后赛(XBOX One和PS4平台各占一半),最终有32名选手参与到明年7月举行的FIFA eWorld Cup全球总决赛。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FIFA eWorld Cup赛程介绍。


电竞行业在最近几年取得了惊人的发展,国际足联也想要在进入这个领域。2016年10月,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在谈到国际足联的未来时提到了电竞,他们计划委任一个小组以谋求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


实际上,国际足联同EA在电竞层面已经合作许久了。除了EA旗下FIFA系列游戏的官方授权外,从2004年开始,双方就合作推出FIWC,这项赛事在2013年录得超过250万玩家参与,当时还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尽管FIWC已经举办了十多年,但FIFA赛事在中国的影响力并不高,甚至不及21世纪初期的WCG(World Cyber Games,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2011年6月,当时还在央视担任主持人的段暄在腾讯微博上感叹道:“8年前(2003年),FIFA高手陈迪水平一流,也有明星气质,那个时候电子竞技风起云涌,一场我们转播的中韩对抗或者中德对抗现场极为火爆。选手们都梦想着成为韩国式的明星人物。8年过去了,游戏的概念已经变得越来越宽泛,但电子竞技呢?原地踏步?进步?还是退步了呢?


就在段暄发这条微博的同一年,他提到的FIFA高手陈迪告别了电竞行业,在北京开了一家公关公司。过去几年里,陈迪的新浪微博大都是关于科技、商业、财经的内容,但在为数不多的角落里,一些关于昔日电竞生涯的痕迹依然存在。


一则同样是在2011年的6月,陈迪在回复一位网友的评论中写道:年轻时的职业游戏经历在我人生中起到了积极作用,通过游戏我才学到了竞争,勤奋,积累。虽然我已不从事游戏行业,但感谢游戏带给我转变和机遇!


还有一条是在2014年的8月,当时北半球CEO,前CCTV5、实况足球解说员王涛官宣离职央视,微博配图中有一张他与陈迪的合影,背景是WCG2003,陈迪转发后并评论:留个纪念,11年前啊!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王涛(左)与陈迪的合影。


很多人是因为央视的《电子竞技世界》认识陈迪的。


这档于2003年4月开播,却在2004年6月因广电总局一纸禁播令而停掉的节目,是那个年代许多电竞人的回忆。节目停播那一年的3月,陈迪还上了央视的《历程》节目,他的故事被剪辑成上下两部播出,名字叫《天生我才》。


陈迪当时还是北京理工大学的学生,但已经拿下过2002年WCG中国区FIFA项目冠军,并参加了于汉城举行的WCG2002总决赛,拿到了第五名。其实陈迪并不是那年FIFA项目成绩最好的中国选手,来自广州的林晓刚取得了第四名,他之前还拿到过WCG2001 FIFA项目的双打冠军,搭档是来自长沙的天启,这是中国选手在WCG历史上的第一个冠军,河北的郑伟则拿下了2001年FIFA个人组的季军。


2004年WCG移师美国旧金山开启国际化之路,那一年获得FIFA参赛资格的选手是中国区前三名杨正、程楠和李君。但由于9·11事件导致美国签证收紧,整个中国代表团只有两名选手获得签证,其中一位是杨正,但他在那年总决赛中遗憾小组出局。


现在看来,2004年可以算是FIFA电竞在中国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力推FIFA的《电子竞技世界》停播后,FIFA失去了这个在当时国内最好的传播渠道。而随后李晓峰在《魔兽争霸3》项目上的亮眼表演,又使原本在电竞圈中已属小众项目的FIFA更不受关注。


这导致郑伟在2001年拿下的个人季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中国选手在WCG FIFA个人组上的最佳成绩,直到2010年杨正卷土重来拿到亚军,纪录才被改写。


与其他项目不同,阻拦中国选手FIFA夺冠之路的并不是韩国人。中国FIFA在与韩国的对抗中并不虚,陈迪甚至在2004年还出了本书,书名叫《FIFA:对韩国说不》。


WCG这项赛事虽然是由韩国主导,并且韩国选手确实在前三届的FIFA项目中夺冠,但从2003年开始一直到2013年最后一届,韩国选手只在2004年拿到过一次冠军,称霸这个项目的是德国人,他们在11届赛事中拿走了8个冠军,剩余两个分别被罗马尼亚和伊朗选手捡走。


德国人在FIFA项目上如此强势并非没有道理。那个时期的WCG是电竞界的“奥运会”,而总部位于德国科隆的ESL电子竞技联盟(Electronic Sports League)也逐渐兴起,欧洲选手得以参加ESL旗下的FIFA赛事,高水平的交流也带动了选手水平的提升。而在FIWC启动之后,欧洲选手的参与热情和便利程度是最高的。


FIFA在欧洲的发展程度向来领先,欧洲的职业足球俱乐部近几年频繁签约FIFA职业选手,以此作为进军电竞的切入口,德国、西班牙、法国、葡萄牙以及荷兰等国家都在足协的协助下开展电竞联赛,其中又以“电竞德甲”最具知名度。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但在亚洲地区,FIFA在电竞发展领先的韩国并不是职业选手的第一选择,许多人才被分流到了《星际争霸》和《魔兽争霸3》等项目,事实上这个现象在其他国家同样存在。


虽然足球的IP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但足球(电竞)不是一个大众项目,一场英超可能有上亿人看,但这里有多少人去玩足球游戏谁也不知道,从真实过渡到虚拟会过滤掉很多用户。FIFA门槛比较高,首先要懂足球,要认识球队、球员,其次要去记很多操作、组合键,这又过滤掉很多用户。”香蕉计划游戏传媒副总裁李君告诉懒熊体育,他曾于2003年获得WCG总决赛FIFA项目个人第四名,2009-10年间于EA上海分公司工作。


在中国,由于PC端盗版、游戏主机销售禁令以及网络带宽等原因,EA并没有针对性的赛事布局,最顶级的FIWC一直以来似乎都和中国玩家没有太大关系,虽然名义上的参赛途径是开放的。除了大大小小的国内赛事,WCG就是中国FIFA选手可参加的最大型赛事了。但在2006年后,WCG取消了FIFA项目的中国分赛区,直到2012年才重新设立,中间这段时间中国选手需要去到香港、新加坡等地才能参加预选赛,参赛成本大幅增加。


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FIWC赛事的营销逻辑是在单机时代形成的。


在电竞行业处于硬件厂商和赞助商主导的时代里,电竞赛事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是一项市场营销活动。FIFA作为足球游戏中的“双骄”之一,拥有一大批忠实玩家,EA不吝于授权赛事开设FIFA项目,以此促进游戏光碟的销售,但赛事的运维并不受他们重视。


而当电竞行业过渡到了游戏公司主导的时代,FIFA与长期竞争对手——日本科乐美(KONAMI)公司的《实况足球》系列——面临类似的局面是,即使拥有悠久的历史,FIFA电竞赛事的影响力还远不如当下热门的《英雄联盟》、《DotA2》和《CS:GO》等游戏强大。这些赛事都是以PC端网游为载体,网游相比于主机平台,在中国拥有更好的商业模式,这也是更受当下年轻人欢迎的游戏类型。


国际足联看到了新一代年轻人对电竞的热情,并想要投身到这股浪潮中,这与其他体育组织的想法类似。例如NBA,他们计划与Take-Two公司推出NBA 2K联赛,并招募了联盟30支球队中的17支参与,赛事将于明年正式亮相。


延展阅读:NBA公布17支球队参加2K电竞联赛,2018年正式开打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Take-Two联盟NBA联盟的17队伍推出了2K游戏的电竞赛事。


EA希望扭转其在电竞领域逐渐式微的局面。2015年12月,EA成立竞技游戏分部,由前COO Peter Moore领导,高级副总裁Todd Sitrin担任总经理,目标是利用《战地》、《Madden NFL》和《FIFA》系列游戏,举办和转播赛事,发掘电竞领域的机会,这家成立于1982年的游戏公司首次明确把电竞列为战略方向。


在接受GamesBeat采访时,Peter Moore解释了EA在电竞方面的“金字塔”架构,“我们想让所有玩家都成为明星。竞技游戏是一个金字塔,在最顶端有数百名玩家可以成为全职的职业选手,就像《DotA2》,《英雄联盟》,《CS:GO》的选手一样。我们《Madden NFL》和《FIFA》都有职业选手,《战地》也有一些,但我们真正关注的重点是金字塔,而不仅仅是顶级职业选手。


在这个金字塔结构中,EA希望能吸引更多非职业玩家参与,以游戏社区构建金字塔底层赛事,往上走则是官方主办以及其他授权赛事。此外,Peter Moore明确指出要在传统媒体和流媒体平台播出EA的赛事。


相比于其他类型游戏,以FIFA为代表的体育类游戏具备在电视频道传播的先天优势,电视频道面向的观众群体覆盖广泛,其中的非游戏玩家不具备基础知识,也不了解战术和规则,很多电竞赛事他们无法在初次接触时看懂,但FIFA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尤其是体育频道上,FIFA存在吸引大量主流观众的可能性。EA把握了这一点,2016年FIWC的决赛登陆福克斯体育进行直播。2017年2月,EA先后与英国BT体育以及ESPN达成直播合作。2017年的NFL超级碗举办当天,没有转播权的ESPN在同一时段居然选择了在主频道重播FIFA 17的一场职业联赛,而这些赛事此前一直都在子频道播出。


EA想将最顶级的足球赛事IP复刻到电竞领域,以“电竞世界杯”为头衔的赛事名头足够响,时间跨度近8个月的赛程包含了面向所有玩家的线上线下选拔,也有为职业选手设置的资格赛,最终与2018年世界杯同步收官。树立自主赛事在电竞行业中的领导地位,已成为游戏公司介入电竞的不二选择,近几年最吸引眼球的DotA2国际邀请赛和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皆是如此。过去FIFA赛事体系中,第三方组织如ESL,ESWC和Gfinity举办的赛事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这些组织的赛事通常由多个游戏项目组成,观众的关注点分散,赛事奖金也不高。


奖金不能代表一切,但是想要让世界各地的玩家都渴望参与进来,一个丰厚的奖金池是必备的。EA通过游戏售卖获利颇丰,2017财年的收入达到48.45亿美元,纯利润9.67亿美元,其中《FIFA 17》的玩家超过2100万。不过,EA此前并没有拿出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赛事,2017年FIWC的总奖金不过26.8万美元,来自英国的选手Spencer Ealing夺得冠军,奖金是20万美元。而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总奖金约为460万美元,DotA2国际邀请赛则约为2470万美元,FIFA与它们的差距非常大。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来自英国的“大猩猩”Spencer Ealing是2017 FIWC的冠军


EA明白他们在电竞领域是一个新手,用EA公司FIFA项目总裁Brent Koning的话来说,“我们需要谦虚,需要学习。”


Brent Koning曾向ESPN谈及EA在电竞方面的立场,“你能不能做电竞?你不能,但是社区可以。”


“我们是EA公司的竞技游戏部门(而不是电子竞技部门),这是有原因的。”在Koning看来,电子竞技只是冰山的一角,如果仅仅把目光放在职业选手身上而忽视数量庞大的非职业玩家,这是EA不想陷入的局面。


不过,Peter Moore对EA的电竞业务的重构还没有看到成果,他本人却在今年2月末宣布从EA离职,回归足球界,担任英超利物浦俱乐部CEO。


这种以玩家社区为塔基的战略能否取得成功还需要时间验证,EA需要先解决的问题或许是让游戏玩家保持一个整体。制约FIFA电竞步伐最复杂的因素或许是他们按年度迭代游戏版本的一贯做法,FIFA每年发布新版本后,虽然游戏内容基本不变,但游戏引擎的升级和球员能力的调整等因素都让玩家需要重新适应,新版本也许会令人失望,同时还有很多游戏平衡性的问题要解决,这就让赛事的竞争环境变得十分不稳定。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FIFA每年都更新,更新之后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线,除了对于足球的理解和意识还在,所有操作都要重新学习,”李君说,“(赛事的延续)每年都可能流失一部分玩家。”


而从明年“电竞世界杯”的赛制来看,FIFA仍然没有放弃XBOX One和PS4双主机平台并行的赛制,与此同时PC玩家依然被排除在外。能否创造一个跨平台的赛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EA或许需要对FIFA年度迭代的模式进行调整。就像英雄联盟和DotA2等游戏一样,EA可以考虑按时对FIFA做出更新,而不是每年让玩家购买新的版本。


在做客彭博社节目时,EA公司CEO Andrew Wilson表示,不久之后,电子游戏发行商可能不会再以年度版本的方式更新游戏,而是依靠在线更新或订阅服务,特别是考虑到这种消费方式在亚洲地区的普及。过去几年,游戏产业已经从光盘销售转向在线交付,包括新游戏的下载以及游戏内购买装备等内容。在EA公司2017财年报告中,数字内容销售就达到30.3亿美元,占总收入的61.4%,这似乎也应证了EA改革的可行性。


另外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EA的赛事暂时来看对中国玩家并不“友好”,“电竞世界杯”的线上选拔赛制受网速问题制约为中国玩家设置了很高的参赛门槛,线下赛还要飞到其他国家参加。


此外,EA在亚洲市场还有一款游戏《FIFA Online 3》,这款基于FIFA 13引擎制作的网游目前由腾讯代理,并且已经在国内建立了职业联赛体系,在亚洲范围内也有EA Champions Cup赛事。最新的消息是,韩国游戏公司Nexon和EA已经研发了基于FIFA 17引擎的《FIFA Online 4》,并将于今年12月在韩国开始封测。


延展阅读:里昂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为什么是成立一支FIFA Online 3战队?


这反映了EA对于FIFA游戏在各地区的运营策略有一定差别,欧美流行游戏主机,但亚洲地区PC则更为普及,此前WCG的FIFA项目一直就是在PC上进行。但涉及到电竞赛事体系的构建,这种不同的运维策略或许会造成一些复杂的结果。


一个现象是,国内早年的FIFA选手很多转向参加《FIFA Online 3》的赛事,以谋求一个稳定的职业环境。最典型的例子是2010年WCG个人组亚军杨正,他目前代表VG电竞俱乐部出战FIFA Online 3职业联赛。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杨正已转投FIFA Online 3赛场。


“(国内还有FIFA职业选手吗?)有一个吧,也不算职业,当年跟我们一批的程楠(2004年WCG中国赛亚军),是FIFA游戏社区非凡网的站长,他把工作辞掉,全身心去打线上比赛,一天要打40场,赢很多才能参加线下资格赛,去年是飞到澳洲,赢了才能进入世界总决赛,成本挺高的。”李君说。


在程楠的微博里,写下过一段关于FIFA电竞化的观点:“EA推行电竞战略后通过高额奖金和丰厚的游戏内奖励确实刺激了更多玩家的消费,EA的财报也非常好看。但单从FIFA游戏本身来说,FUT模式并没有准备好或者说暂时无法有效支撑自家电竞赛事的需要。2017赛季内两次较大规模的断线作弊BUG,服务器不稳定导致的断线和延迟,线下赛因网络单边延迟导致的比赛中断和重赛事件。都是EA需要着手解决的‘大问题’。电竞这条路不好走,如何相对更客观公平是EA接下来需要努力的。”


但程楠仍在坚持,他把今年2月飞到悉尼参加线下赛的经历,以及对FIWC 2017的观察总结分享到微博上,文章获得了超过11000的阅读。


“放在世界范围,起码短期内影响力很难追上《英雄联盟》甚至《绝地求生》这种项目,FIFA可能需要某个节点,或者再沉淀一些时间,”李君说。


这个节点会在何时到来?除了新的“电竞世界杯”,明年WCG也将迎来重生,电竞还将成为2022年的亚运会比赛项目,而一个乐观的预测是电竞最早有望在2024年加入奥运会。届时,体育类的游戏或许会被优先考虑列为比赛项目。


在前一股电竞浪潮中走在后头的EA,以及渴求挖掘年轻人市场的国际足联,想必都不会允许再错过这一次机会。


“我也很希望它做得好,做得好我还能去当个主播什么的哈哈哈哈。”李君说。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www.lanxiongsports.com


国际足联与EA重塑“电竞世界杯”,最好的体育IP能否缔造最好的电竞赛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