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取消体育特长生?听听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的专业解读

2018-03-02 观点杜佳静

教育部那条将对体育培训行业产生颠覆性影响的政策,许多人都没有读明白。


几天前,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文件,其中提到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并全面取消体育、艺术等加分项目。


教育部取消体育特长生?听听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的专业解读


事实上,这条政策并非意味着要一刀切去所有的特长生和加分项。"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的条款,位于《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第二部分“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要求”中,针对的是一些城市小升初提前招收的经教育主管部门核准的体育、艺术、英语等特长生。


针对这一问题,懒熊体育采访了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隆胜军。隆胜军表示,此次政策出台,主要打击的是小学不按片区入学的择校热,高考体育政策在近几年是没有大的改变,特长生的入学通道还是存在的。也就是说,到2020年取消的各类特长生,仅仅针对小升初阶段,中考高考并未在此范畴内。


教育部取消体育特长生?听听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的专业解读

▲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隆胜军


而另一条“继续清理和规范中考加分项目,尚未全面取消体育、艺术等加分项目的地方,要从2018年初中起始年级开始执行”的指示,已在绝大多数地区施行。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省级优秀学生等5类全国性加分项目,已经从2014年开始逐渐取消。


针对这个规定,《人民日报》做出解释称,在优质教育资源不平衡不充分的情况下,特长生招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些人动用财富与人脉资源违规享受政策红利,一些人以招生权进行利益交换,一些地方特长生招生异化为灰色利益链条,扰乱了招生入学秩序,破坏了教育公平。


类似政策的制定,往往具有很强的承接性与延续性,并且有多条政策文件相互配合、制约。所以必须全面地看、连续地看,才能真正读懂其精神。


有关政策可追溯到2014年,国务院9月发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要对招生录取机制进行改革,减少、控制考试加分项目。文件预计在2014年启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其中对特长生的招生比例提出严格规定,即到2016年特长生招收比例压缩在5%以内。


这条意见并非专门压缩体育特长生,从2014年开始,鼓励学校大力发展体育教育,提高学校考试分数的举措也同时出现。而早于体育教育政策出台的,是国家在顶层设计上对全民健身概念的多次强调。在此过程中,让体育参与升学考试,被视作增强学生体质、增加锻炼机会的解决办法。


隆胜军对懒熊体育表示,“体育分数不再单单是5%学生的升学保证,体育被纳入到全民教育体系中,是好事儿。


压缩体育特长生比例和鼓励学校体育教育发展,双线并进的政策首先从高考阶段开始落实,2014年底,教育部、国家民委、公安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五部门联合公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意见中提出高考将取消包括体育特长生在内的5类全国性加分项目。考生的相关特长仅供高校录取时参考。


这次改革,相较于之后针对小学和初中的入学政策调整,对学生以及整个培训市场影响最大。根据业内人士介绍,在2015、16年左右,主办高考体育加分、培训考试一条龙的培训机构,因为政策调整,或者转行发展其他业务,或者关门。而涵盖内容更丰富的一些大型体育培训机构,也都在这次政策出台之后,由于高考生源的急剧减少而削减相关部门的人员开支。


一位包头市在此前专门为特长生做培训、办理加分项的排球教练如此说,“集体运动现在查得严,现在临时想通过培训班走这条路难多了,这几年我们也就不弄了。”根据隆胜军回忆,真正开始对体育特长生造成影响的,也是从这个政策开始。


不过,因为特长生加分政策取消产生影响,甚至关门的体育培训机构,在懒熊体育进行的行业调查中,占比其实相当低。


继高考政策之后,2016、2017年,教育部随后针对小升初和中考开始落地相关政策,文件显示,“大幅减少、严格控制加分项目,取消体育、艺术等学生加分项目,相关特长和表现等计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档案”。“清理和规范加分项目,大幅减少、严格控制加分项目,取消体育、艺术等学生加分项目。”频频出台。


但是,针对低年龄阶段的考试改革调整,并没有在培训机构内产生较大影响。一位目标客户在小学四年级之前的足球培训机构表示,这是因为在低龄儿童中,一方面家长集中在80后,对孩子的兴趣爱好更加重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低龄儿童没有过多的学习压力,处于多方向的尝试阶段,选报体育培训班更多是为未来增加可能性,“很多孩子就是玩一玩,你要说真能做成特长生的没几个,和高考不一样,高考考学那全是一群特长生。”


不少培训机构管理人员也都在关注教育部政策的同时告诉懒熊体育,学员年龄越小,培训机构受到政策影响也就越小,获益越多。


而同时,随着国家对普及体育教育的进一步推动,选择体育运动作为兴趣爱好的学员也越来越多,这些学员的年龄也大多集中在低龄阶段。“越来越多的年轻家长消费观念和教育观念改变,还是从兴趣和提升身体素质这两个根本需求出发,让孩子参与体育培训,而非应试。” 斑马运动创始人赵云给出这样的解释。


而通过兰博文体育创始人相九州的观察。教育部这个举措,对整个体育培训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取消体育特长生,却将体育列为“必考”项目,这表明从顶层设计而言,体育的重要性并没有降低,更能体现出平日里体育锻炼的真实效果。


教育部取消体育特长生?听听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的专业解读

▲时下兴起的针对学龄前儿童的体适能干预课程


这些政策包括了在今年9月份,教育部正式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将体育科目纳入录取计分科目等多项改革措施,学生的体育锻炼成为一项重要的学习内容。


这一点也给培训机构带来了新的机会,除了培训收入、游学比赛,和学校之间的资源置换也成为了培训机构在近两年获得收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网易体育联合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在过去一年开展的调研结果认为,培训机构通过进校园的形式,社会机构辅助和补充校园体育的发展,这一模式是今后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的趋势。


不过,就目前来说,真正想要依靠体育培训来做大机构,面临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体育分数真的能在升学考试的真实性中占有多大比重。


据隆胜军介绍,中考体育在以后发展的重点会有两个方向,一方面中考所占分数在总分数中会逐步增加,另一方面分数的审核程序会出台,就不会出现在体育考试中,一半的学生都是满分状况。而在今天教育部体卫艺司发布的2018年工作要点中,研究制定《普通高校体育学类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已经提上日程。


也就是说,在面对应试教育过度占用学生运动时间的当下,未来的解决方向是,让体育教育本身成为应试教育的一部分。


对于体育培训机构来说,新政带来的不但绝非灾难,甚至是商机难以估量的未来。


在兰博文看来,由于功利性目的的消减,短时间内,青少年参加体育运动的动机更加单纯,这就要求体育培训机构在教学方面要更能维持学员兴趣,对培训机构的教学方法、活动组织和赛事策划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体能类的培训项目的作用将日益凸显,随着体育在中、高考中的比重不断加大,学员应试动机增大也存在可能性,这将带来广阔的市场空间。


该观点同时得到了麟盟足球俱乐部联合创始人翟萌的印证,根据翟萌介绍,目前在上海,部分小学、初中已成立足球特色班,面向全市公开选拔招生,很多的中小学,包括公立私立在内,在入学资料中,都需要培训机构或俱乐部开具证明。在近几年的政策推动下,校园体育被重视的热度持续,如果能够坚持并不断优化,让家长看到孩子在足球中的收获,那么接受体育教育的源头就回到了运动本身的出发点——兴趣。


延展阅读:


教育部:初中起始年级全面取消体育中考加分,特长生招生比例至2020年全部取消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教育部取消体育特长生?听听总局科教司教育处处长的专业解读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