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林书豪:我考虑过到CBA打球

2018-06-06 职业体育懒小熊

2012年2月的“林疯狂”(Linsanity)让所有人记住林书豪。一波7连胜之后,这个曾经坐在纽约尼克斯队板凳末端的华裔球员登上多家杂志封面,还入选《时代》年度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但仅仅到了2012年3月25日,林书豪就由于半月板撕裂,赛季报销。此后,他先后辗转休斯顿火箭、洛杉矶湖人和夏洛特黄蜂,直到2017年与布鲁克林篮网签下大合同。


对话林书豪:我考虑过到CBA打球


在布鲁克林篮网,尽管出战数据亮眼,林书豪仍饱受伤病困扰。2017-18赛季常规赛揭幕战,他即遭遇髌骨肌腱撕裂,整个赛季报销,目前仍处于恢复阶段。


但某种意义上,林书豪仍然是NBA赛场上承担华人期待的那个人。“林疯狂”出现之前的2011年,姚明宣布退役。尽管之后也有中国面孔在NBA露面,这个多元化的联盟始终缺少更具说服力的华人拼图。一切顺理成章,他与中国的互动更为频密,也是自2012年起,他开启了每年夏天的中国行。


如今林书豪已经拥有多种身份:代言人、导师、公益人。他在中国的最新动作是参加篮球竞技真人秀《这!就是灌篮》,与马布里、周杰伦组成明星导师。


今年4月,经懒熊体育联系,林书豪接受了专访,以下为采访节选:


记者:在中国有很多你的中文传记,几乎所有故事都停留在2012年,没有讲后面这些事情。


林书豪:我觉得到2012年,感觉很好(it’s more like feel good),很多人知道那个故事。2012年以后,是最辛苦的,我学得最多的。这个故事也变得深邃与复杂多了。


前面都是从小打球,大家都小看我什么什么什么,可是每次都有一个人喜欢我,所以我可以再打,打得很好,打到纽约,这很简单的故事。纽约之后,这是很复杂的故事,非常深邃。很多人看我的时候,他们就想林疯狂,觉得他们知道我的故事,或者我是谁,可是我知道很多人还是不知道我真正是谁。


记者:你觉得你的故事的起点是哪,很多人认为是林疯狂,但是如果你自己来写你自己的故事呢?


林书豪:我觉得林疯狂是一个阶段的结束。我第一个阶段可能是从高中到林疯狂;第二个阶段可能是2012年到……希望可能到我从NBA退休,如果我写我的故事会是这样写的,分成这两部。


休斯敦跟洛杉矶,这3年是一个阶段,因为我非常难过,非常生气,非常担心,很多压力,每天都很不高兴。然后到这3年,我找到自己的平静,我的信念已经成熟,所以我非常平安,非常喜悦。


记者:那时候压力主要是哪些?


林书豪:社交媒体也有,我觉得最大的压力来源还是我自己,因为我对自己期望比任何人都要高。我需要知道怎么控制我的雄心,控制我的欲望。我需要知道它不会杀死我。


记者:人们拿“lin”造了很多词,除了Linsanity还有Lincredible、Linderelly等等,你最喜欢哪个词,你最讨厌的是哪个词?


林书豪:我以前都讨厌。我只是想让人们叫我Jeremy,因为我觉得Linsanity不是一个人,叫我这个东西不是因为他们知道或者懂我是谁,他们看着我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现象。所以我就是不让我家人跟朋友叫我Linsanity,我会生气。


记者:对林疯狂那个期间你所实现的成就,你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林书豪:我感谢那段经历,我觉得还有更多可以做,那个故事还没写完。我当然是很感谢,可还是觉得那只是一个开始,我会更加专注于以后。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性,如果当时没有林疯狂,你后来的生活可能会没有那么多压力?


林书豪:可是我不介意压力,我觉得因为是林疯狂,忽然连着打得很好,这个平台比较大,有更多机会可以帮助别人。先开始的时候我可能会说,“不要,这太辛苦了,我不想要那种负担”,可是现在我回头看,就觉得我很满意。我很满意这个故事是如何开始的,可是我还是觉得,故事还没结束。所以我希望以前那个林疯狂只是惊鸿一瞥(glimpse),以后以正确的方式再让故事结束(finish the story the right way)。


记者:当你被下放到发展联盟的时候,你打球的方式有改变吗?因为你也讲过,那里不管成绩,只管个人的技术统计,所以那时候你会不会为了重新打回NBA而改变一点点技法?


林书豪:不会改变太多,no,因为虽然别人是这样子打,可是我知道,如果我就这样子为我自己打,我不会打得很好。因为我是一个PG(Point Guard,控球后卫),所以也要帮别人,从小就是这样子的打法。


记者:那时候你和经纪人Roger聊得多吗?他如何跟你说的?


林书豪:在发展联盟有时候我需要跟他用电话讲上90分钟,在比赛之前,因为我不想打或者什么什么。


记者:你不想打那场比赛,是吗?


林书豪:对,很多比赛我不想打。在休斯顿(指2011年12月在休斯顿的短暂停留),我到的时候,他们有五个控球后卫,所以我很不想打,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有机会打。我没可能赢,因为他们已经有15个有合同的球员。所以我练了3天,就把更衣室我全部的东西都带回酒店,我打电话跟Ronger说我不打了,你叫他们裁掉我。然后跟他谈完,我就需要回去。


记者:2011年NBA停摆期,你去东莞打过几场球,我听说你得了MVP,却扔掉了奖杯?


林书豪:是的,那个好像有。我不知道有没有很多人看到,颁奖典礼结束,我们走回去,我就在旁边扔掉奖杯。我前面、后面的队友说,what?你在干什么。我说,我不想要了。就是很生气我们没打赢啊,我觉得我们应该赢球,然后我又从垃圾桶里拿出来,给了我的对手。我说这是你的,你们赢了,你打得最好,你应该有。


记者:对于你不同时期的NBA合约,从3年2500万美元,然后2年400万,现在的3年3600万的时候,打球的心态有变化吗?


林书豪:我不管我的薪水,已经比我期待的高太多了。我从小觉得如果我可以拿到每年都是10万,就会很高兴。现在已经超出我的期待。


记者:但是200万的时候肯定是低于你的期待的?


林书豪:是的,它比我可以拿到的要少,从我的角度,我知道我可以拿比较多。可是我不会就只是为钱打。事实上我挣了多少钱,不会激励我打法的改变。如果你问我,你薪水是100万,可是你打得非常好,是全明星,或者你薪水是2000万,可是你打的很差,就像在湖人的一个赛季,我会选100万,毫不犹豫地。


记者:你觉得人应该如何看待自己的低潮?


林书豪:这通常是最好的时刻,也有利于最好地学习经验(those are usually the best moment,those are usually the best learning expericce)。如果你看你什么时候学到最多,大部分都是低潮。我还是不喜欢低潮,可是你知道会帮助你很多,因为你必须要调整。


记者:你现在还会在意首发和替补吗?


林书豪:是的,确实是,我一直觉得我不是板凳球员。


记者:如果真的未来有一天你需要当替补呢?


林书豪:就看我多老。如果比较老,不会(在意),可是如果是现在,会。


记者:你现在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林书豪:没有达到我的潜力,浪费机会。(思考几秒后)事实上,我最大的恐惧是,没有为上帝而活。


记者:那你还担心受伤吗?


林书豪:当然会,可是不会特别担心,我还是觉得如果我再受伤,就是上帝有完美的计划,所以还是相信他。


记者:如果最终的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你会怎么看?


林书豪:我知道我以前训练了很多,进步很多。可是教练不喜欢我,我无能为力;受伤,我无能为力。有些时候,你就是无能为力。但至少你付出了努力,在你的范畴内付出了全部,我可以和结果妥协。


对话林书豪:我考虑过到CBA打球


记者:你有畅想过你的未来会在NBA打多久吗?


林书豪:当然有啊,连着两年受伤,当然会想过。可是我现在不花太多时间精力去担心未来,我要活在今天。事情会在瞬息之间发生改变,我的受伤在半秒之间发生。我不是说我对未来没有计划,显然我有目标、计划、梦想,但是,我不想花太长时间在上面,因为我知道事情会发生,会改变,我只想专注于享受当下。


这是我以前不会做的。以前我只专注于我想要得到什么,而不是现在,而且很多时候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我只要想更多。这就是生活,你奔着某个目标而去,你得到了, 你会说,这不够,我还要更多,你得到了,你又说,嘿,我还要更多。


记者:你觉得你的未来会像Vince Carter(文斯·卡特)这样,接受替补的角色一直打40岁吗?


林书豪:我不知道,我有想过我可能有一年会去CBA打,maybe。


记者: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出现?


林书豪:可能一两年以前。我觉得我在NBA不能打得很好的时候,35、36岁,如果我身体还是可以打,如果我的心还是很想打,那我可能会去CBA打。因为中国的粉丝从来没有机会看到我打,只是季前赛。他们对我太好了,支持我那么久,我觉得如果我可以,我一定要花一年在中国,在他们的面前。


记者:这个想法比如说在休斯顿的时候,没有出现过?


林书豪:没有,因为在休斯顿我只是专注NBA的成就,我专注于我想要的。


记者:但是你也承认在火箭和湖人你很失望,但是为什么那时这些想法没有出现?


林书豪:我想那时候我还太年轻了,25岁,你不会想象你35岁时候的样子,我现在29岁了,马上就30岁了,我已经连续两年受伤,你开始想多,你希望留下的遗产是什么。


记者:但是这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某种程度上,需要放下你的骄傲?


林书豪:不会,我很自豪我是中国人。这根本不涉及到骄傲问题(It is not at all a pride issue)。我会认为是一种荣幸。就像我去浙江平湖,我外婆的家乡,我在中国花了更多时间,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因为我在很特殊的位置,如果是一个美国职业球员,他可能会想,我要放下我的骄傲,去中国打球,因为那是不同,他在这里长大,他是一个美国人。我在这里长大,但是我是中国人,我说中文,我们长得一样。


记者:但CBA训练方式、饮食都不一样,你想过这些吗?


林书豪:我知道生活方式是什么,我在东莞打过球,我有很多朋友在中国打球。那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在发展联盟打过球,无论中国是什么,发展联盟糟糕得多。我爱篮球,我爱我的粉丝,不论天气食物好坏,或者行程安排,都不会那么难。


记者:我看Steve Francis(史蒂夫·弗朗西斯)写了一篇文章,说到自己无球可打后,用了4年的时间才接受退役的现实。如果那一天到来的话,你会用很长时间接受吗?


林书豪:不会,我觉得会很容易。因为如果我自己退休,是我不想打了,或者我知道我不能打,可是我知道除了篮球以外,我有很多别的东西会很喜欢做。像我的基金会,我也觉得我以后可能会做一些公众演讲,我退休的时候可能会有我自己的家,小朋友,想跟他们花时间。我很喜欢去旅行,我一直跟我自己讲,我退休的时候可能会花6个月到一年自驾。现在没有很多时间,可能每年一个礼拜,两个礼拜。


记者:其实和Lebron James(勒布朗·詹姆斯)、James Harden(詹姆斯·哈登)这样的球员相比,大部分球员在NBA的当下可能是失败的。成功的人永远是少数,你会怎么看待成功和失败?


林书豪:我对成功的看法是,不能都是跟别人比,有时候需要是跟自己比。对我没有意义,我的速度跟勒布朗一样的,可是他有更多天赋,所以还是要做最好的自己。


现在我内心非常平静。以前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访问。当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我绝不会分享我在想什么,但我现在OK了,我知道我擅长什么,我自信我的能力,我相信上帝的安排,事情自然会发生。


记者:中国对你意味着什么?


林书豪:我觉得中国对我意味着很多。我从小在美国长大,大家都看到我,他们不是说,你看这个美国人。从小,大家看我都是,你看那个中国人,他打篮球,可是他是中国人。我在大学每一个访问都是,哦,你讲得很好,可是你是中国人,你可不可以跟我解释怎么怎么。


所以我在美国长大,我不能总是感觉我的家属于这里。虽然我爱加州,但我总会感觉到,我不会完全在这里被接受。这是为什么中国对我意义重大。


我生下来,如果我是一半白人,一半黑人,我不能说“哦,我只是黑人”,那是你与生俱来的,那就是你。我自己觉得对中国有很大责任,因为我去了哪里总是代表中国人。我今天去到哪里,人们还是视我为中国人。我自豪我能代表它,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关心中国,这是我为什么每一年想回去,花很多时间在平湖,花很多时间北京上海广州。


我的路跟姚明他们的路当然是不一样的,可是我们的责任是一样的,我们都代表中国人。


(特约记者 谢梦遥)


延展阅读:

代言、导师、公益人,19天7城,林书豪的多重身份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www.lanxiongsports.com


对话林书豪:我考虑过到CBA打球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