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即将开战,可关于俄罗斯的刑事调查仍在继续

2018-06-13 场外冯天仪

世界杯即将开战,可关于俄罗斯的刑事调查仍在继续

▲普京在赢得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后与媒体对话。


说着英语、春风满面的普京为俄罗斯赢得了世界杯举办权的投票,但申办成功的八年后,关于俄罗斯举办权的刑事调查却仍在进行。


在记者会上,在开始其长达四分钟的陈述之前,当时的普京对此刻已名誉扫地的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投票者说:“我真心感谢你们。”在苏黎世的国际媒体得知申办世界杯的最大功臣将从俄罗斯前来,已经在此等待了几个小时。


世界杯是世界上观看人数最多的赛事,俄罗斯打败三个竞争对手获得了世界杯举办权。当时的普京还是俄罗斯总理,而非总统。


是普京在申办中越来越多的参与,帮助俄罗斯在2010年拿下了越发白热化的主办权之争。


时任体育部长及国际足联投票者维塔利·穆特科(Vitaly Mutko)在2010年3月的采访中告诉美联社:“他(普京)是这次申办的主要人物,倾其所能支持我们申办。”


那是在8年前,穆特科通过翻译在巴尔拉克酒店说道:“我们想向世界展现新的俄罗斯——一个各方面都开放而又热情好客的俄罗斯。”


普京独自坐在苏黎世会议中心抬高的宽敞台子上,场地里只有他的声音,他讲述着这次申办成功的意义。


在英文演讲后的50分钟后,他用俄语回答了自己所指到的提问者提出的问题,这和他不时的长篇大论的演讲相比很简洁了。他针对多数来自西欧媒体的尖锐问题做出了精彩回答,博得了掌声。


普京说:“我们很荣幸在这场激烈又公平的比拼中胜出。让我们一起在绿茵场上发扬公平、宽容与荣誉。”


许多国际足联观众和一些落败的英格兰申办方人员很难相信最终结果是通过公平公正的方式得出的。


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对2018-2022的9个赛事主办候选国开展了调查,宣布俄罗斯是清白的。但整个调查过程搜集证据的权限非常有限,且无权查看那台有名的坏掉的电脑。这场调查并没有打消质疑者的怀疑。


由美国联邦检察官、瑞士、法国以及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展开的调查显示,投票者中有22人在投票时有足球因素之外的考虑。


这些为俄罗斯投上一票的人里可能包括已故的美国人查克·布莱泽(Chuck Blazer)。他的纳税情况、他在2010世界杯投票中收取来自南非的金钱以及和联邦调查局的合作,都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对国际足联官员相关的腐败问题所展开的令人震惊的调查。


投票数天以前,布莱泽在其旅行日志中详细记录了2010年8月到克里姆林宫的造访。在克里姆林宫,两人“在一个小时中,进行了智慧与人格的交流,并实现了高效的沟通”。


俄罗斯也许会说,很明显国际足联的投票者中有三人——南美洲的胡里奥·格隆多纳(Julio Grondona)、尼古拉斯·莱奥斯(Nicolas Leoz)和里卡多·特谢拉(Ricardo Teixeira),在2018竞选中支持了俄罗斯的对手西班牙和葡萄牙。有大量报道称西班牙和葡萄牙与赢得2022年主办权的卡塔尔之间有违反规定的选票契约。


西班牙竞选的首席执行官米格尔·安赫尔·洛佩兹(Miguel Angel Lopez)当时的态度是,“已经盖棺定论了”。他自信地认为投票者们不会因为巴尔拉克酒店的豪华游说团而动摇,甚至根本不会有投票前夜的紧张和压力,因为他们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普京当时则留在俄罗斯,称自己不会向被“污蔑”的投票者们施压。


同时,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美国2022年世界杯在豪华酒店与人会面。而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则为了英格兰的申办而努力。


发布会之后一天普京的不在场,只有一些消沉的俄罗斯官员留在苏黎世。这更让人觉得西班牙和葡萄牙最有希望,英格兰也有得一拼,而自行车大国荷兰与比利时只能是锦上添花的旁观者。


投票差距很悬殊。俄罗斯在第一轮领先,英格兰在战术投票中出局。第二轮俄罗斯以13张票大胜。西班牙和葡萄牙仅得7票,正是传闻中与卡塔尔协约好的票数。


支持俄罗斯的国际足联主席塞普·布拉特(Sepp Blatter)绝对会责怪讨厌的美国人和英国失败者引来了刑事和媒体方面的调查。


实际上,联邦调查局和《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在竞选日的几个月以前就展开了调查。联邦调查局和《星期日泰晤士报》都采纳了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的消息,他曾是英国情报部门的俄罗斯问题专家,也曾执笔过一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档案。


在2012年,国际足联为了其名誉,让人员齐备的伦理小组对2018-2022世界杯竞选展开了调查。该小组由迈克尔·加西亚(Michael Garcia)为首,他是一名曾在纽约执业的美国律师。


加西亚无法展开俄罗斯相关的调查。2013年,他因曾起诉一位俄罗斯军火商(该军火商被判25年监禁)被禁止进入俄罗斯。


俄罗斯相关的调查由瑞士检察官科尔内尔·伯尔贝利(Cornel Borbely)领头,他没有发现申办者对投票者有任何不当影响的证据。但竞选时从Konoplyov足球学校(由切尔西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管理)租的电脑遭到了破坏,其中的谷歌邮件帐号也从未被恢复。


2014年,与《星期日泰晤士报》共同调查的英国议会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所含的尚未证实的情报称,普京与一个涉及卡塔尔的双边天然气协约有关,该协约内容包括世界杯竞选投票中的相互支持。


现在,瑞士对2018-2022竞选中可能存在的洗钱进行的调查已经进入第4年了。而俄罗斯正为世界杯所做的准备、欢迎世界各地的球迷前往,这场调查对其没有丝毫影响。


在胜利那天,普京用英文说;“你们会了解俄罗斯的。俄罗斯不差,一点也不差。”


延展阅读:

普京:最喜欢的球员是雅辛和贝利,每天健身至少两小时

冰岛宣布外交抵制俄罗斯世界杯,但不影响国家队参赛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美联社,原作者Graham Dunbar 。


世界杯即将开战,可关于俄罗斯的刑事调查仍在继续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