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大国想靠足球输出?恐怕没那么容易

2018-06-19 观点冯天仪

俄罗斯与沙特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输出国在世界杯揭幕战上相遇,这样的比赛绝不仅仅是球员技巧的展现,更是两个国家利用其资源来赢得软实力的比拼。


自从国际足联开始为各个国家队排名后,沙特几乎一直落后于俄罗斯。俄罗斯曾排在全球前10,但现在世界排名第67位的沙特处在稍强的位置,领先于世界排名第70位的俄罗斯。


石油大国想靠足球输出?恐怕没那么容易


石油赢家、足球输家


两国足球俱乐部的实力对比令人吃惊。2017-18赛季一家俄罗斯俱乐部开出的最高转会费为2300万欧元(2720万美元),而沙特俱乐部开出的最高转会费为150万英镑(6百万美元)。俄罗斯联赛球员的总市值高于沙特联赛球员的总市值。


但从某个方面来说,两国的世界排名接近又不难理解。两国在足球上有相同的问题。在沙特,俱乐部都算作半个国家单位,由王室成员运营且资助。这些俱乐部不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作为面子工程运营。这导致很多球员终止合同,也让沙特俱乐部时常缴纳国际罚款。在俄罗斯,俱乐部一般是由国有企业、寡头、地方官员运营,同样服务于形象工程,其状况也不稳定。


两国都想完善其体系,目前俄罗斯进展更顺利。沙特则只是在寻求俱乐部的私有化。德勤开展了相关可行性研究,沙特欲在私有化过后得到15亿美元。之后,俱乐部就得努力盈利了。


俄罗斯俱乐部名义上是私有的,2016年(有数据可查的最近的一年)的收入只有13.8%来自直接拨款,相比2012年的33.9%有了大幅下降。虽然44%的总收入实质上都是拨款,但这些俱乐部确实在商业资源的开发上越做越好。


在两国,俱乐部都极度依赖国外球员。沙特允许一个球队最多有7名外籍球员。俄罗斯过去也允许一支球队有7名外籍球员,但在2014年国家队的糟糕表现之后,每支球队的外籍球员人数被减少到最多6个。但这样做并不明智,因为外援限制而获得首发位置的俄罗斯球员缺乏竞争和进步的动力。自从最大外援数量减少之后,俄罗斯国家队的排名反而下滑不少。


俄罗斯已经不再寻找外籍教头执教国家队,这可能是排名下滑的另一个原因。意籍主教练法比奥·卡佩罗(Fabio Capello)曾是世界上薪资最高的国家队主教练,他没能在2014世界杯上带领俄罗斯队取得任何成绩。之后,俄罗斯开始在本国寻找教练。但莱昂尼德·斯卢茨基(Leonid Slutsky)教练在上一次欧冠败得一塌糊涂,斯塔尼斯拉夫·切尔切索夫(Stanislav Cherchesov)的一系列糟糕表现似乎也预示着世界杯同样难逃败仗。


沙特则采取了相反的策略,并没有放弃外籍球员。但沙特将外籍球员打乱重新安排的过程非常缺乏耐心,使得外籍球员很难发挥影响。现任西籍教练胡安·安东尼奥·皮齐(Juan Antonio Pizzi)去年11月才走马上任,他上任之前的几个月之内已经有两位教练执教过沙特队。沙特入围世界杯以后,沙特的足联与荷兰籍主教练贝尔特·范马尔维克(Bert van Marwijk)就其新合同产生了分歧,这位一手打造了胜利之师的教头就离开了。沙特足联的技术主席扬·凡·温克尔(Jan Van Winckel)也离职了。正是温克尔监督了沙特国家足球基层体制的完整改革过程,还让沙特的注册球员数量翻了一倍,并使教练数量大幅增加。


俄罗斯和沙特的足球策略的另一个区别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非常乐于发展运动和国家队(也许是因为嫉妒区域内竞争对手卡塔尔靠足球成功自抬身价),而喜好冰球的普京却一向对国家队兴趣不大。总统和王储会在揭幕战上并坐观战,但也许普京不过是借此机会讨论叙利亚上升的石油产量。


然而所有的差别不过是同一个主题的不同形式,这个主题就是:有钱的国家花钱解决问题、缺乏耐心达成目标、体育商业文化羸弱、缺乏培养年轻运动员的长期决心、缺乏本土教练。俄罗斯和沙特都尝试了不同的半吊子改革。两个主要的石油国家成为了世界杯上排名最低的两个队伍,这不是巧合。足球水准和资源极权在21世纪难以兼得。


延展阅读:

从零打造青训,这个亿万富翁是俄罗斯足球久违的答案吗?

体育离不开政治的背景下,沙特阿拉伯会成为国际足联的杠杆吗?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Bloomberg,原作者Leonid Bershidsky。


石油大国想靠足球输出?恐怕没那么容易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