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2018-07-02 创业熊金承舟

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你有没有想过,当赛车飞上天来比谁开得快时,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


这已经不只是想象了。6月23日,在广州市的黄埔体育中心,一场无人机竞速赛事在这里举办。这场赛事名为“终极之翼”,由北京鸣鑫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主办、广州思益得文化有限公司承办。


无人机竞速赛事,顾名思义,就是由几架无人机在天空中飞驰,由起点飞往终点,耗时最短者胜。从形式上来看,这和赛车赛事非常类似,只不过前者以无人机取代了后者,并把赛道搬到了天上。以“终极之翼”这场赛事为例,赛场上共设立了8个障碍物,参赛选手(即飞手)需要依次以规定形势穿越这8个障碍物,并最终撞到位于终点的缓冲网区方可完赛。


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终极之翼”的赛场上有8个障碍物


鸣鑫航空科技项目负责人林旻昉和思益得文化合伙人、执行副总裁向涤坤告诉懒熊体育,这场赛事同时也是2018DCL无人机冠军联盟的中国外卡赛。在今年年初,鸣鑫航空科技与欧洲DCL联盟达成了合作,将这项赛事带到了中国,由思益得文化负责推广运营。在“终极之翼”这场赛事中获得前十名的飞手,将受邀成为外卡队员,参加今年8月举行的DCL中国站赛事。


Drone Champions League,即DCL无人机冠军联盟,是2016年成立于欧洲的联赛制无人机竞速大赛,陆续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图尔达地下百米盐矿、瓦杜兹国会广场举办了无人机赛事。目前,他们已经与全球34家电视台达成合作,在海外76个国家播出赛事,覆盖人群达4亿。


今年,这项赛事被北京鸣鑫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引进带到了中国,今年8月,这项赛事就将在北京开展中国站的比赛,这将是DCL进入亚洲的首站赛事,也将是今年在全球的第三站赛事。


林旻昉告诉懒熊体育,他们之所以会引进这场赛事,一方面是拓展航空体育业务线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看到了DCL在欧洲迅猛的发展,以及未来在中国的前景。


其实在国内,无人机竞速赛事并不少见。百度“无人机竞速”,结果有超过30万条,以大疆为首的无人机生产商也举办过不少类似的赛事。这类赛事大多追求的是专业,面向的也是专业人群。


而“终极之翼”这场赛事所不同的是,林旻昉和向涤坤更想将其推向大众。这场比赛,他们邀请的观众并不只有业内人士,更多是普罗大众。由于是第一此尝试,本次比赛采取“邀约”的方式向观众开放,由各个合作伙伴在不同的渠道进行推广。尽管只试行开放了500个座位,但一天之内门票就一抢而空了。


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现场观众虽然看不大懂,但却很热情


从赛事效果来看,在场的观众虽然对于场上的无人机在比什么、怎么比的一知半解,但依旧显得很热情。尤其是当无人机高速撞上障碍物时,现场的观众都会发出惊呼,可见沉浸其中。


在大多数人看来,无人机竞速赛事与F1以及近些年刚兴起的机器人格斗都是有高度类似的地方。这些赛事都是双重层面的比拼——机器的战斗力和选手的操控技巧。这也就决定了,整个以赛事为核心的产业链架构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错过了电竞,我该错过机器人格斗吗?》一文中,我们曾经分析了机器人格斗赛事在当下发展的重点,是要形成利益共同体,从而让赞助商、赛事方、俱乐部、选手以及观众之间形成消费的闭环,让资本良性流动起来。


而在无人机竞速产业上,这似乎已经初具雏形。懒熊体育在终极之翼的选手报名名单中,看到大部分的选手的背后都有一家俱乐部。这些俱乐部中,除了部分是民间团体或者是校园团体,大多数站着的都是无人机器材的厂商。


飞手王凤太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目前他受聘深圳市富斯遥控模型技术有限公司,这是一家遥控模型产品的生产商。如今,王凤太就在这家公司里担任全职飞手,每月领固定工资,并用富斯遥控的产品参加各地举办的无人机竞速比赛外,也负责公司内产品的测试。这与F1车手的工作很相似。


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王凤太(左)是富斯遥控模型的在聘飞手。


不过,从赛事覆盖面来看,目前这一领域和早期的机器人格斗有着同样的情况,就是圈子有些封闭。无论是选手还是观众,都是无人机的从业人员,或者具有相关技术背景的科技爱好者。这使得过去虽然也有不少无人机竞速的赛事,大多都依附在科技展或者科技产品的演示下,更像是一个圈子的自娱自乐,赛事的发展规模也就有了瓶颈。


所以,对于鸣鑫航科来说,需要尽快地打破无人机圈层与外界的联系,将赛事带给大众,“终极之翼”的赛事也就更像是一场实验。从实验的效果来看,主办方还是比较满意的,并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今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的DCL中国赛。届时赛道总长400米,占地20000平方米,预计将开放3000名现场观众观看。


当然,如果以一场标准体育赛事的要求来评判无人机竞速比赛的话,其很多层面还看上去不是那么完美。比如为了保证无人机的速度,牺牲了选手的第一视角画面的清晰度,这对于赛事转播来说显然是不合格的。再比如由于电池电量所限,无人机只能在赛场上跑两圈,过短的赛事时间显然不能满足观众的胃口。


不过这些在未来也许都不是问题。“以往的技术研发中,适应竞速运动只是诸多方向中的一个,优先级并不那么靠前。”向涤坤说,“一旦越来越多的优势技术方认识到了这其中的市场潜力,那么更优化的解决方案是指日可待的。”


从整个无人机市场在近两年的发展上来看,向涤坤所言有一定道理。根据新思界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1年无人机行业市场现状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销售规模为11.2亿元,2016年则为16.37亿元。据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将达52.28亿元,增长迅猛。


除了DCL,还有一项名为DRL(Drone Racing League)的无人机赛事在全球也小有名声。与DCL占领各城市地标所不同的是,DRL会将比赛场地放在室内。


2017年6月,他们获得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SKY(英国天空电视台)、收购F1的美国传媒巨头Liberty Media、Lux Capital领投,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World Wrestling Entertainment、美国私募基金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创始人 Jonathan Nelson跟投。从投资方就可以看出,DRL获得了极强的背景支持,之后他们的赛事会在ESPN、天空体育等多个传统老牌体育赛事转播商的平台上播出。


而回看国内的赛事层面,也有不少好消息。就在6月22日,腾讯体育宣布获得了DCL新媒体的独播权,将全程转播2018-2020赛季。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腾讯体育平台上的无人机竞速运动关注用户有着“显著的增长”,这是他们决定签下这纸合约的主要原因。而国内赛事DroneGP,也称将在今年举办10场赛事。无人机竞速市场,似乎越来越热闹了。


延展阅读:


数据、培训、无人机…体育科技投资领域里有哪些“坑”和机会?


NFL老板100万美元投资无人机比赛,商业前景在哪儿?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DCL无人机竞速赛事即将进入中国,让大众所熟知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 创业熊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