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2018-07-10 职业体育刘军

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希腊选手西西帕斯在四月巴塞罗那公开赛上。西西帕斯是单手反手击球手,世界排名第35。

 

虽不记得确切的日期,但西西帕斯清楚地记得自己放弃双手反手打法的那一刻。


他说:“我当时很年轻,大约8岁,那是下午的一次特别练习。我那时习惯用双手练球,偶尔切换到一只手。”


“我记得我的教练问我,‘斯蒂法诺,你已经用单手和双手打了整整一年了,你打算最终选择一种打法?’这就是我彻底改变到单手打法的那天。单手感觉更自然,打法更优美,更具活力。


这不只是击球的感觉如何那么简单。费德勒用的是单手,现在仍然如此。90年代的最佳男选手桑普拉斯也是如此。


“桑普拉斯和费德勒是我年轻时所仰慕的、电视里看到的人物。”19岁的西西帕斯说。


如今,西西帕斯也成为只能远观的人物之一了。他世界排名第35位,是新一波单手上旋反手里水平最高的的一位。尽管人们担心费德勒以及他的瑞士同胞瓦林卡和法国的加斯奎特会是这潮流的最后一波人,但他们还是出现了。


就在2013年,经验丰富的教练兼分析师布拉德•吉尔伯特还在担忧年轻球员中很少有人使用单手打法,并得出结论:“我认为,10年至15年乃至20年之后,将很难看到球员使用这一打法。”


女子单打中也有这一迹象:前50名单打选手中,只有2名是单手打法——排名第26的29岁西班牙人卡拉·苏亚雷斯·纳瓦罗以及排名第48、30岁的德国人塔季扬娜·玛利亚。


但即便单手打法如今在男子比赛中处于明显的少数派,且在初级水准的比赛中更加罕见,但它也将继续被一些最伟大的年轻天才所接受。

 

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西班牙选手卡拉·苏亚雷斯·纳瓦罗排名世界第26位,她是前50名中使用单手反手打法的两名单打选手之一。


24岁的多米尼克·蒂姆刚刚进入了法网决赛。27岁的迪米特洛夫去年赢得了世界巡回赛的冠军,和蒂姆一样,他也进入了排名前十,尽管他本赛季表现不佳。


对那些喜欢多元化的人来说,更令人鼓舞的是,在男子比赛中最成功的两名青少年也使用了这一战术:19岁的西西帕斯和19岁的丹尼斯·沙波瓦洛夫。


这让网球美学家们感到安心。单手击球仍然很有观赏性,尽管任何记得马拉特·萨芬世界级的反手击球的人都知道双手击球也可以吸引观众。


但在这个时代,单手打法里有些东西在更深层次上与公众有关联。


为塞雷娜·威廉姆斯当教练的法国人帕特里克·莫拉托格卢意识到了这一点,甚至有时还觉得这让人抓狂。他指的是纳达尔在今年法网首轮以6-4、6-3和7-6(1-9)击败西蒙娜·波雷利。波雷利是一名意大利老将,他的单手反手技术让人眼花缭乱。


穆拉托格卢说:“我认为波雷利在与拉法的比赛中表现得非常出色。那是精彩绝伦、华丽耀眼的网球,即使是在对阵纳达尔势大力沉的击球时,他也能在比赛中极早地将球攻下。波雷利的攻击性非常强,几乎没有什么错误。对我来说,这是一场难以置信的网球,在我看来他的正手是非凡的。但后来当我和人们交谈时,他们总是告诉我波雷利的反手拍是多么的华丽。”


“我说,我不在乎反手,这不是关键的击球。但人们只关注单手执拍,因为它很优美,人们被自己认为漂亮的东西所打动。”


这也正是单手持拍的新颖支持。直到20世纪70年代,冠军球手克里斯·埃弗特、比约·博格和吉米·康纳斯推广双手反手打法之前,单手打法一直是常态。


但对于观众来说,击打上旋球时,单手持拍就是战胜脆弱的象征。在这个时代,击球时正手通常是张开的,不打球的手指向球的方向。看起来在击球后似乎有一个更坚固的平台,而在接下来的动作中,击球的手臂通常会穿过身体并将其关闭(纳达尔的大力抽击是一个例外)。

 

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3月,加拿大选手丹尼斯·沙波瓦洛夫在印第安维尔斯。沙波瓦洛夫是世界排名第26的球员,单手反手击球。


但是随着反手和肩膀的转动,当球近身时就会有空隙,当费德勒、瓦林卡、蒂姆、西西帕斯或左旋的沙瓦洛夫通过单手找到空隙时,他们长而高的后续动作就以惊人的方式打开了身体。

沙波瓦洛夫的单手和上半身都很有弹性,他的打法是360度的,从接球到完成。


“我真的不认为它会消失,它很棒,因为我们不想让网球变得无聊。”澳大利亚人约翰·米尔曼说,“我认为,单手执拍可以做到的一件事,尤其是在红土上,会产生更多的角度,因为它们能够在球上施加更大的上旋和转矩。双手击球,你就不能这么做了,所以它可以让单手持球的选手来到离场地更远的地方。”


指导蒂姆的甘特·布雷斯尼克也认为,这种打法将继续占据它应有的位置,他也在将蒂姆从双手击球转为单手击球这一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西西帕斯不同,蒂姆没有太多选择。蒂姆9岁时,布雷斯尼克就开始执教他了,但长远地看,他认为蒂姆的双手持拍的保守性将阻碍他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


布雷斯尼克说:“他12岁时,我决定改变这一状况。一年来,他的成绩一直在下降。他从奥地利国内第3变成了13、14名。第二年他又回来了,开始赢得一切。”


桑普拉斯的童年教练之一皮特·费舍尔在14岁时就说服桑普拉斯放弃了他的双手打法。费舍尔的目标是让桑普拉斯的进攻更加有效:单手反手的球员通常可以更流畅地移动到球网边,反手截击可以用一只手进行。像蒂姆一样,在艰难地适应过后,桑普拉斯赢得了14个大满贯单打冠军,其中包括7个温网冠军。


怀疑论者可能会争辩说,桑普拉斯最有力的击球仍然是他的正手,就像费德勒、蒂姆、季米特洛夫,似乎还包括西西帕斯和沙波瓦洛夫。他们能做得更好吗?双手反手击球可以让他们在回防时产生更稳定的力量,球落在肩膀以上的高度,更好的弥补非中心击球。


也许是这样,即使美女可以帮助获得赞助,但网球比赛不是选美。单手持拍在男子比赛中幸存下来,是因为这是一个有效的选择,如果单打比赛中网前或发球上网时,它将成为一个更有效的选择。


 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奥地利选手蒂姆在法国网球公开赛。蒂姆12岁时改用单手反手打法。


布雷斯尼克和其他人认为主要问题在于,教练、球员和父母不愿因为长远目标而牺牲青少年组比赛的成绩。对于大多数年轻球员来说,双手控球更容易学习和掌握,并且能帮助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产生更多的力量和一致性。


美国网球协会球员发展总经理马丁·布莱克曼表示:“直到球员强壮到可以应对两边的高球和接发球时,单手打法才有可能在年轻球员中普及。在职业球员中,这给了球员更多的机会去改变对方的击球方式:削球、平球和上旋球,让球员更容易转换。”


“一般来说,双手反手在接球、处理高球和过渡球方面都有优势。但我们可以看到,像费德勒、迪米特里夫和瓦林卡这样的球员有所必需的技巧来完成所有这些事情,就像苏亚雷斯·纳瓦罗那样。”


但就目前而言,在美国没有类似于西西帕斯或沙波瓦洛夫的情况。22岁的克里斯托弗·尤班克斯是乔治亚理工的明星,排名202位,他确实是一名单手选手。


人们希望,美国网球协会欢迎“快速入门网球”,它使用适龄的球和设备,。如果合适,会让年轻球员更容易采用单手打法。


曾排名第一的瑞典选手马茨·韦兰德长期生活在美国,他说,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现在单手很容易掌握。他说:“如果你有更轻的球拍和更轻的球,你也可以上网,因为你可以更轻松地操控球拍。”


韦兰德说,他已经看到了轻质材料对比赛的影响。“西西帕斯基本上就像是用反手打乒乓球一样。”他说,“这来自于小时候比赛用的更轻的球拍。”


球拍科技曾一度被看作杀死单手持拍球员的因素,但现在看来,它似乎在帮助保护这种打法。但并非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按西西帕斯的说法,今年新推出的网球世界巡回赛电玩游戏,他的反手动作不是用一只手,而是用两只手。

 

这种bug的存在,让它可能最终会成为珍藏版。


延展阅读:


Keep获1.27亿美元D轮融资,未来将加大AI战略投入


女人的钱也许很好赚,但在女性运动产业里还要注意这些点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New York Times,原文作者为Christopher Clarey。


网球场上,单反并不是一门消失的艺术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