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2018-08-08 创业熊南琼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在北京三里屯盈科中心地下一层一个130平的空间里,蹦跳的身影映照在半透明玻璃墙上,舞台上的DJ掌控全场,音乐声里带着大家大声喊、用力跳。


这并非某个迪厅或者酒吧,而是一家名为JumpLife的健身房,像它这样的蹦床团操课,在当下日渐受到欢迎。

 

“这是健身房最小的一种形态,” JumpLife蹦床健身创始人肖豪俊对懒熊体育介绍。 这个空间带两个更衣室及淋浴设施,但没有洗手间。接待台对面挂着出售的防滑袜、毛巾以及运动服,方便那些没准备、临时起意要体验的人。最宽敞的地方就是一间可以容纳20位学员的操课房,里面摆放着20张直径在1.2米的六边形蹦床,前面有一个教练授课用的舞台,橙色的背景墙上黑色的羽翼,风格独到。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JumpLife三里屯店外观


尽管稍显局促,但这种走“小而美”路线的健身房,初始投入低、轻运营、高坪效,适合快速复制。


肖豪俊更喜欢用“生活方式”来形容JumpLife。这种需要借助小蹦床完成团操课的健身形式,按照功能、形式不同,又分为蹦床搏击操、燃脂蹦床、炫酷街舞、风情拉丁等多种课程,参与者在教练的引导下随音乐而动,蹦跳、音乐、灯光、社交、派对等多元素交织。但在目前,Jumplife是国内少见的将蹦床健身作为主营项目的健身馆。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欧洲盛行的Jumping和WorldJumping是肖豪俊在考察市场时很关注的两家蹦床俱乐部。它们普遍认为,人体在蹦床运动中会有超过400块肌肉使用,这是其他大多数耐力运动无法类比的,减脂效果极佳。为了让效果更直观,上课前,参与者需要带上检测心率的运动手环,每个人的数据会直接投射到舞台两侧的显示屏幕上。心率变化如果显示绿色,代表着开始燃烧脂肪,红色代表需要在身体到了临界点,需要稍稍注意。活动结束,参与者还可在微信上收到一份自己的运动数据报告。


除此之外,JumpLife很注重利用灯光、音乐来营造氛围,针对传统健身中的枯燥乏味可以增强娱乐性。再加上蹦床运动本身的“借力”,一节45-60分钟的燃脂课,可以消耗500卡左右热量,堪比慢跑10公里,这让很多注重身材,却又难以坚持健身的大多数都市人,找到了一个新途径。


在定价上,新人首次体验价59元,单次课会员价99元起,会员储值卡500元起,都在目标客户群体的承受能力之内。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蹦床的抖音专场很受欢迎


规模小、运营轻的JumpLife在运营中可以采用非常灵活的形式,善于跟热点,与跨界营销。它推出过两场“抖音音乐主题课”,一分钟售罄;还曾与瑜伽机构跨界推出蹦床瑜伽,与lululemon、甜心摇滚沙拉推出联名课,形式多样。


作为一个新型的互联网企业,JumpLife没有销售,买卡、约课都需要在微信公众号上自助完成。其三里屯店在2017年11月开业,是品牌第二家店。此前,在安贞环球贸易中心,肖豪俊和他的合伙人开了第一家店。由于这家店在喜来登酒店的地下一层,人流量极低,他们靠互联网的线上传播积累了首批种子客户,相比三里屯店,这个过程要更慢一些。


因为三里屯优越的地理位置,JumpLife蹦床健身馆引起了更多关注,开业三个月它也成为了大众点评北京健身中心热门榜的榜首。这让肖豪俊在考虑未来店址的选择要更有突破,选择更为黄金、人流量集中的旺铺。为此,JumpLife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蹦床课的参与者


同时,在市场上的正向反馈也让肖豪俊更坚定了蹦床健身的未来,“这种团课大家一起练的形式,很适合亲朋、闺蜜组团前来,容易带来用户的裂变,相信JumpLife会在不久迎来爆发点”。


在欧美,蹦床健身是盛行的运动方式。《纽约时报》在2013年报道过一家蹦床健身房,俱乐部的创始人兼CEO蒙特塞拉特·马可表示 ‘蹦床舞蹈’是招牌课,最受女孩喜欢,参与者很快就翻了一倍。2015年新华社曾以夏天最火的健身项目为题报道过到英国的蹦床健身。


做JumpLife,是在蹦床领域深耕多年的肖豪俊由来已久的想法。他此前在阿里巴巴工作,离职后于2012年参与了蹦床篮球Slamball项目的推广。这是由美国人Mason Gordon Johnson设计的竞技性质的项目,它在一个完整的篮球场上嵌入蹦床,这样可以借助蹦床的反弹去扣篮。2012年进入中国以来,面向大学生和青少年群体进行宣传推广。肖豪俊发现这个项目观赏性很强,参与度也很高,有一些不会打篮球的孩子,表现出对蹦床的兴趣,而家长对此也持鼓励态度。这让肖豪俊产生了兴趣去多了解这个项目。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带有娱乐功能的蹦床公园


2014年,肖豪俊先从蹦床娱乐的切入点,做起了“vfly蹦床公园”,这个项目从杭州起家,目前在北京大兴、顺义有两家店。单店面积在3500平方米左右,年接待超过10万人次,营收超过千万元,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模式。


蹦床公园被市场接受,使肖豪俊开始考虑蹦床的健身用途,萌生做JumpLife的想法。通过对普通健身房的调查,JumpLife也发现蹦床团课的上座率不低,有受众基础。


与大型蹦床公园相比,蹦床健身馆的投入小,占地面积150-180平方米已非常理想,适宜快速发展与复制。以三里屯店为例,它的前期投入60万左右,包括前三个月的房租、装修、固定设备购买以及人员工资等,开业第一个月就已实现收支平衡。


JumpLife计划的营收方式还将包括出售蹦床产品。此前在蹦床项目上的积累,使肖豪俊有一批熟悉的相关供应链伙伴,能够在器材的研发和制造上降低成本。


这些蹦床产品将主要针对家庭用户,并辅以JumpLife独有的课程内容,通过在线视频和直播的形式让用户在家里就能参与健身。今年6月的北京Chinafit健身大会上,JumpLife开始出售家用蹦床产品,在自己的商城以及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线,定价百元级。 


肖豪俊相信随着中国线下市场的竞争与完善,蹦床体积小、价格低,相对于跑步机、划船机等都更适合家庭购置。除此之外他们也开始寻找有意向的健身房客户。 


延展阅读:


美国“健身领域的苹果”Peloton欲融资5.5亿美元,将进一步作全球拓展和产品研发


半年两次调整,Shape塑健身80%复购率从哪来?| 创业熊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开业3个月成点评北京健身热榜第一,主打蹦床团操课的JumpLife能继续火吗?|创业熊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