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科技五巨头和OTT:我们该如何认识体育产业的未来?

2018-08-14 观点汪维喆

VR、AR、科技五巨头和OTT:我们该如何认识体育产业的未来?


显而易见,全球体育产业如今正经历着剧烈的变革。数字革命颠覆了各个体育领域既有的分销、消费以及盈利方式,与此同时,技术与传媒行业的持续发展催生出大量新兴的公司与产品,并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实践经验的积累,为业内人士创造出新的机遇。


为了尝试把握体育产业的未来走向,SportsPro请到了多位身处技术与媒体前沿的投资人以及革新者——在未来几年,这两个领域无疑将对体育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虚拟现实会依循3D技术的发展模式吗?


虚拟现实(VR)以及增强现实(AR)领域的最新进展让很多人相信,这两项技术将成为体育转播与数字媒体消费的未来。特别是VR,这项技术在几年前就已得到大肆宣传,但对于VR何时,乃至是否可以跻身主流,目前则仍未有所定论。


不少声音指出,VR存在的一个普遍问题阻碍了其大众化应用:至少就传统体育而言,VR的视频内容质量相对欠缺。同时考虑到市售VR头戴设备的高昂价格(每款的价格通常达到数百美元)以及笨重的设计,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项技术(就像此前的3D一样)至今仍未得到广泛认可。


“我们已进行了几笔前景看好的投资,但总体而言,头戴设备数量难以激增是一个切实的难题,我们相信VR和AR将在未来五年内实现融合。”Courtside Ventures管理合伙人瓦苏·库尔卡尼(Vasu Kulkarni)表示。这家底特律风投基金的投资对象主要是交叉涉及体育、科技以及媒体领域的早期初创企业。


“Magic Leap和苹果公司生产的那种头戴设备或许终会让人们提起一些兴趣,但在VR头戴设备的尺寸外形出现改变,AR元素多于VR之前,我们对于人们在游戏以外使用VR的几率不抱太大希望——我们相信VR将在游戏领域占据重要地位。”

 

VR、AR、科技五巨头和OTT:我们该如何认识体育产业的未来?

▲移动与数字技术改变了内容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动态关系


对库尔卡尼而言,脸书Oculus无线头盔等新产品的面市有潜力改变比赛的生态,但他不认为VR产品能在短时间内赢得市场。”同样是看一场比赛,我卧室里的1080p60英寸高清电视的画面质量要比VR头盔好得多。”库尔卡尼说道,“如果你告诉我,我必须要买一个戴在脸上,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傻瓜而且开始流汗的昂贵玩意儿,这东西的画面质量还不如我直接看电视来得划算,那么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理由使用一个VR头戴设备。”


但其他人对于VR的前景更为乐观。英特尔体育总经理乔纳森·莱文(Jonathan Levene)相信,VR的大众化不一定需要以价格低廉、便于使用的硬件为前提,而是通过创造更吸引人、沉浸感更强的VR体验实现。他对于实时自由视角视频(volumetric video)的可能性感到尤为激动:这项技术以体素(主要是三维像素)的形式捕捉实时数据,确保观看者从各个角度都能体验到同样的内容。


“那正是我们的信念所在。”莱文表示。他的公司在VR领域投资巨大,并与国际顶级转播商有合作关系,“那就是你能看到自由视角即时回放与VR结合的原因——因为可以说,我们对其有着相同的体验。VR需要时间来赢得市场认可,但如果我说,你能看到梅西眼中的世界——不仅是在球场边,还可以在场上与他实时体验——我们相信,这种设想会促进使用体验的升级,进而使得VR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


“假设你正坐在休闲场所,内容的这种呈现方式会使你在比赛中实时获得独特的观看体验。如果是在家看比赛的话,你就可以在比赛进行时或者赛后与朋友一起观看。设想一下:你坐在一间酒吧里,比赛内容以全息图的形式被投射到中间桌子的中心,周围的每个人都在欢呼喝彩。”


可穿戴设备的春天来了吗?


就在不久之前,连接互联网的可穿戴设备还被认为有着光明的前景。健身记录仪、智能手表、皮肤贴片以及嵌入传感器的运动服等各种各样的智能运动硬件在全球范围内迎来井喷,大量资金雄厚的后来者和初创企业也迅速地攀上这股热潮。


但在最近一段时间,可穿戴设备的市场开始出现颓势。耐克、阿迪达斯、安德玛、微软以及英特尔等主要品牌开始对其硬件部门进行相应缩减,乃至撤销整个部门。就在去年,可穿戴设备市场的重要开拓者Jawbone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使得部分极客宣告可穿戴设备行业已面临死亡。与此同时,苹果(极为成功的苹果手表近日超越劳力士,成为全球销量最高的手表品牌)以及FitBit(这家全球领先的健身智能手表公司目前在产品销量方面归于平缓)等全球性企业对于行业的持续主导,则为新加入者的发展前景带来了诸多疑问。


“你去消费电子展(CES,每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还有类似的展览看看,那里有每一个生产可穿戴设备的公司,从美国的大型企业到来自中国的各种山寨品。”库尔卡尼说道,“毫不夸张地说,过去两年我在CES大概遇到过100家销售可穿戴智能手环的不同展位。”


“我们坐在那儿想:‘谁在购买所有这些种类各异的可穿戴设备?’我认为对市场而言,重要的是可以找到取得巨大进展的方向。就拿血糖来说,如果你可以在不实际给某人扎针抽血的情况下测出他的血糖水平,那么市场就会很大。但只要看看如今的可穿戴设备,我们很难指望其中任何一家公司目前能撼动那些大企业,春天还没到。”


即便部分可穿戴设备成功激发出人们的想象,但库尔卡尼指出,职业体育有限的市场资本使投资者陷入了一个左右为难的困境。由于潜在队伍和买家的数量是基本确定的,包括Courtside在内的很多风投基金对于是否进入该领域持犹豫态度。


“风投基金很多时候直接忽略掉体育领域,因为他们认为,向队伍或运动员销售体育科技的市场不会很大,我们对此表示认同。”库尔卡尼说道,“相反,我们不得不寻求那些更贴近大众市场的机会——比如健身,全世界上亿名20多岁的年轻人如今更关注他们的体质与健康情况,并愿意为此投入金钱。”


在属于巨头的时代,科技与媒体初创企业能否突围?


尽管已具备庞大的规模,世界最大的科技企业们仍在急速发展之中。WPP集团在2017年公布的一项排名显示,全球市值最高的六家公司(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腾讯以及脸书)均在品牌价值层面迎来大幅提升,凸显出科技领域在当今这个数据时代扮演的重要角色。


对于科技与媒体行业的初创企业而言,这些全球性企业占据的统治地位使得未来变得愈发充满变数。库尔卡尼表示,Courtside投资的近90%初创企业都无法避免被收购的结局。但考虑到科技巨头如今正寻求获取内容与软件应用,以此支撑其服务、吸引新用户并增加广告收入,留给小企业打出名堂的机会其实并不算少。


“我想你可能已经开始意识到了,脸书、亚马逊和网飞等大型媒体公司与平台正致力于打造更多的原创内容,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会与体育相关。”库尔卡尼表示,“这为生产独特内容的初创企业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遇,可以同大公司做交易,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要么自己苦苦支撑,要么试着让ESPN之类的媒体公司购买你的内容。现在你可以做一笔生意了:四到五个买家参与竞争,价格就会水涨船高。”


“我认为媒体公司有很多收购者如今正处于挣扎的境地,等待着接下来的动向。我是说,ESPN、CBS等等,所有媒体都在大幅裁掉写作者,他们正被有线电视订户数量的缩减杀死,至少在美国是这样。而他们需要制定出未来几十年的数字战略。我认为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涉及收购该领域的科技公司,他们为自己创造了些许商机,并且可以被纳入某个系统之中,比如一个提供大量分发服务的ESPN。”

 

VR、AR、科技五巨头和OTT:我们该如何认识体育产业的未来?

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更适合移动优先的年轻一代与他们消费的体育内容进行互动。


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内容分配是转播的未来吗?


尽管业内的部分新兴趋势尚未得到广泛认同,但互联网应用服务(OTT)的内容分发如今已远非一时风潮。今日的多设备观众们在消费以及体验体育赛事方式上的演变(更不用说手机视频与社媒视频的兴起),使得OTT成为比肩传统线性电视服务的存在。


这两种服务目前被认为是相辅相成的,但随着技术革新,流媒体平台跨过初期的难关,人们可以感觉到:体育转播可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虽然目前尚未完全实现,但视频体验的质量必将超过有线或卫星电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数字视频技术公司NeuLion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克里斯·瓦格纳(Chris Wagner)表示,“电视可以是出现在你面前的任何屏幕——不应再将电视单纯定义为“家里的屏幕”了。”


“整体趋势受驱动的程度会变得愈发强烈,有三方面将提升直接面向消费者转播的体验:首先是个性化,其次是本地化,最后是体育迷通过不同设备与实时体育赛事进行互动的方式。”


“这三个方面将继续凸显直接与体育迷互动的紧迫性,而有线和卫星电视等传统视频平台将无法以这些方式与观众建立联系。”


随着转播商与版权方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拓宽内容的观看方式,体育迷们如今在平台、形式以及设备层面面临着愈发多元的选择。越来越多的版权方开始在渐趋饱和的OTT市场打造专属的流媒体平台,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压力只会与日俱增。


普华永道近日公布的一项媒体报告显示,美国OTT服务在去年的收入达到近201亿美元,瓦格纳补充说,不顺势而为的版权方将错过重大的商机。


“体育版权的价格十分高昂,正因如此,如果你与观众保持连结的时间越长,购买版权得到的回报就越可观。”瓦格纳说道,“如果你可以提供总体上更优质、打破平台壁垒的观看体验,从而让人们在花更多时间的基础上收看更多的内容,那么你就实现了对于版权价值的最大化。”


“那些仅仅为某个单一平台(例如有线或是卫星电视)购买版权的版权方将失去重要的营收机会,因为如果观众们只能通过卫星接收器收看比赛,他们是绝不会高兴的。所以当版权方将内容投放到所有屏幕上时,他们实际上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如果仅仅选择单一平台呈现内容,就损失了广阔的商机。”


科技巨头会打破版权领域的既有范式么?


在过去几年里,科技业的龙头们已开始涉足此前曾长期被传统媒体公司把持的版权。据SportsPro报道,除了英国和爱尔兰地区的美国网球公开赛和ATP世界巡回赛独家媒体版权之外,亚马逊又拿下了部分英超场次的转播权。而在2017年,脸书曾以近6.1亿美元的价格竞标印度超级联赛的版权,但最终未果。


随着所谓的“五巨头(FAANGs,脸书、苹果、亚马逊、网飞和谷歌)”持续昭示着存在感,体育版权图景可能会在更广泛意义上具有深远影响。


“今日的内容分发选择比以往要多。”近日从欧洲体育CEO的岗位离职,成为脸书全球体育赛事直播业务负责人的彼得·赫顿(Peter Hutton)表示,“这在某些方面促进了版权领域的大众化,版权方和转播商可以不通过传统分发渠道,在脸书上即可与全球观众建立连结。”


“在其他方面,这为那些既有的从业者开拓了新的可能。比如在脸书平台,主流转播商和版权方可以与新粉丝进行互动,并试验那些为手机和社交消费等新兴消费者行为进行优化的产品。”


赫顿表示,除此之外,版权所有者如今不得不考虑到,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更适合移动优先的年轻一代与他们消费的体育内容进行互动。


“年轻观众收看体育直播的方式和场所正在发生变化。”赫顿解释道,“就观看方式而言,年轻的体育迷们正愈发渴望成为转播的一部分。他们喜爱具有能动性的观看体验,可以向解说员发问,看到他们的评论出现在场地大屏幕上。”


“至于地点,年轻观众希望在最便捷的设备上观看体育直播。很多情况下是手机,因此我们正与合作伙伴保持密切联系,重新思考转播的方式,以及适用于小屏幕的图像。”


对体育领域的版权方而言,“五巨头”以及其他全新竞争者对于内容的高涨需求无疑有着积极意义。尤其考虑到,科技巨头通常将收购体育版权视作增加用户数量与广告收入的催化剂,他们绝对不缺少将传统对手拉下马的资本。但赫顿相信,在科技巨头兴趣的影响下发生最大改变的,并非体育版权本质上的价值,而是版权包的生产方式。


“不管粉丝们如何消费体育直播,版权总是值钱的。”赫顿表示,“体育毕竟涵盖了世界上一部分拥有最佳表现力的内容。但纵然体育版权的价值不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买卖双方获取价值的方式则将迎来剧变。”


“举例而言,我们为体育直播内容向转播商和版权方交付的价值可不只是一张支票可以体现的。通过重塑产品与分发,我们在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对未来做好准备,过渡到一个属于数字、社交和移动的世界。”


延展阅读:


欧洲广播联盟推出VR应用,为观众提供个性化虚拟现实体验


与MYXR达成合作,旧金山49人队继续推进AR尝试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SportsPro,原文作者为Michael Long和Sam Carp。


VR、AR、科技五巨头和OTT:我们该如何认识体育产业的未来?

标签 VR AR OTT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