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2018-08-15 大公司刘南琦

8月14日,安踏发布2018年中期业绩,这是一份“近乎疯狂”的财务报表——收入同比增长44.1%,达105.5亿元,这也意味着,从全年百亿到半年百亿,安踏只用了两年半,按照目前的势头,全年营收破200亿只是时间问题。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此外,毛利率上升3.7个百分点至54.3%,19.4亿元的净利润也创下新高,增幅高达34%,每股基本盈利也相应增长了29.4%至72.44分。安踏宣布每股派息50港分。


为数不多的降低是: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这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和新品牌的一些亏损所致。 股东应占溢利率也下降1.4个百分点至18.4%,汇兑和汇率导致了这一结果。


连续多年以20%左右增速的领跑行业的安踏,今年在这个相对平滑的增长线上,制造了一个骤起的坡度。前一天宣布半年营收47.13亿的李宁,同比增长是17.9%,阿迪达斯是10%(剔除汇率影响后)。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安踏管理层出席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


“勇冠三军”的海报和KT篮球鞋成为业绩发布会的背景图。安踏用这种姿态宣告着自己稳固的国产第一大运动品牌地位。


 FILA现在有多强?


行业内都知道,FILA是近年安踏高速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但连年保持高速增长FILA究竟已经成长到了什么规模,却是安踏公司之外鲜为人知的秘密。


在今天的业绩发布会上,负责回答媒体问题的安踏高管也对“FILA和安踏母品牌目前各自的营收占比”这个问题选择了回避,但我们依然可以从现有的数据中,对实际情况做一个不离谱的推测。


一年之前,安踏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经接近安踏全部营收的30%,当时安踏的营收为73.2亿,30%就是21.96亿。在今年的发布会上,郑捷透露的数字则是“FILA的增速达到了85%以上”。


如果拿21.96亿作为标准,按照85%的增长率计算下来大约是40.63亿,这个数字当然不是准确答案,但是可以作为FILA今年上半年营收的一个参考标准,即FILA的半年业绩已经可以接近40亿的规模。


当一个品类在全盘的营收占比只有10%时,它自己90%的增长率能带来9%的全盘增长;而当这个品类的全盘占比达到30%时,它如果还能保持90%的增长,对于全局的贡献则可以达到27%。


从这个角度看,随着FILA体量的增大,安踏的多品牌战略也迎来了收获的爆发期。


在本期财报抢眼的数据背后,正是多品牌为安踏提供了成长和爆发的源动力。目前,安踏用11316家门店覆盖了体育用品的多个细分市场。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安踏多品牌矩阵


提问现场,当一位香港记者提出“市场有担心,安踏走多品牌道路,收购太多会有反效果,想问安踏如何看到这个说法?”时,因“嗓子不舒服”没有回答任何问题的安踏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微微低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负责回答这个问题的郑捷则表示:“我不知道你说的反效果是指什么?因为从上半年我们看到了很正面的推动。挑战是有,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机会。”


安踏内部把2018年作为集团“创新赋能,多品牌全面发力”的一年,FILA依然扮演了至关重要的发动机角色。用郑捷的话说,FILA在上半年“爆发”。郑捷同时透露,FILA3个月新品售罄在60%以上。


截至6月30日,FILA(包括FILA KIDS、FILA FUSION)门店数量为1248家,较去年年底增加162家。此前懒熊体育根据2017年数据测算,FILA的年平均店效约在500万左右,根据最新的数据,今年其店效又有进一步增长,或将达到600万规模。


 下一个FILA在哪?


就在FILA一路狂奔、一马当先之际,其他子品牌还未展现出足够强劲的势头。


迪桑特目前还只有85家门店,半年里增加了19家,但入驻了不少顶级商店和购物中心,如北京SKP、上海环贸广场,娱乐明星吴彦祖在6月刚刚成为其中国区品牌代言人。


这个专注于冬季运动的品牌有着巨大的目标——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之前成为中国最成功的体育用品品牌之一。 郑捷首次在提及迪桑特时,使用了“站稳脚跟”一词,“店铺形象和流水都达到了原来制定的整体目标。”


2016年,丁世忠表示有信心在两年内让迪桑特品牌实现盈利。今年下半年,对迪桑特来说,至关重要。


此外,斯潘迪门店数量为81家,小笑牛有63家。去年刚刚成立合资公司的KOLON SPORT,其门店数量为189家。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安踏集团六个品牌2018年6月底门店数量


有FILA的成功在前,安踏有足够的耐心和实力去面对市场培育的时间。未来,如何成为下一个FILA,如何准确定位不同类型的细分人群,将会成为安踏经营其他多品牌的关键,更是安踏证明自己可以继续提升天花板的重点。


多品牌的收购依然是媒体关注的一个重点内容,郑捷对此表示,“除了儿童部分,我们还是聚焦运动,所以非运动品牌我们不会去看,第二,希望品牌有一定知名度和特点,有差异化,和目前我们的多品牌形成互补,第三要看合作和购买条件,主要是价位、成本方面的考量。”


为了推动多品牌的高效运营,安踏一体化产业园在上半年投入试运营,智能化的物流中心也将于8月底正式投入运营,这将作为安踏的物流大后台和商品大数据中心,改变安踏的零售模式。


安踏在财报中如此形容这一物流中心的功能:“这一集成大数据、人工智能、先进物流配送系统的’最强大脑、将加快安踏供应链的变革升级。目前,公司正在深化’快反模式’,快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在传统的’期货模式’上升级,加快新品上市的速度,助力安踏2018全年业绩实现新的突破。”


“这会大大帮助到整个公司运营效率提升,给我们对终端业务的支持带来很好的推动。”郑捷在发布会上说。


 下挫的股价,市场的担忧


虽然数据足够惊艳,但资本市场对这样一份成绩单泼了盆冷水:


午间发布财报后,安踏股价瞬间拉升4%以上,一度触及42.5港币,但随即大幅跳水10%以上,最终收报36.5港币,目前市值979.99亿港币,这也是今年2月27日以后安踏股价的最低值。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安踏体育今日股价走势


对此,郑捷在接受懒熊体育提问时表示出了轻松的应对态度, “正好你们现在可以买一点”的玩笑引起了现场记者的一阵笑声。


郑捷表示,他个人猜测市场可能是担心安踏的经营现金流入净额比去年同期下降6亿,和股东应占溢利有3.6亿左右的差异,他和CFO赖世贤都解释道,“由于我们的直营零售比例占比提升,导致了库存数量有一些提升,另外我们上半年做了一些大宗商品的储备,羽绒、棉花涨价很厉害,我们在上半年刻意去跟一些供应商做了付款锁定价格,有了提前的支出,导致了短暂的问题。但是其实七月份就解决了,所以看到有一些偏差,但是都是可控的。”


虽然郑捷语气轻松,但资本市场的表现似乎确实不让人满意。6月13日,安踏一度冲到49.3港币的历史最高位,市值突破1300港币。这也意味着,安踏在过去两个月,市值蒸发了近350亿港币。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安踏近三个月股市走势


两个月前,做空机构GMT Rsearch发布的题为《中国体育用品:造假还是惊艳》研究引发的争议,依然是今天发布会记者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上述报告称,自2005年来上市的16家中国育用品生产商中,有9家福建公司财务造假、虚报利润,涉嫌以欺诈手段夸大收入与利润率,其中安踏是主要之一的对象之一。


对此,赖世贤和郑捷态度一致,直言报告的质疑是“不负责任的”、“不专业的”,“把中国品牌的利润率和国际品牌相比是不合理的。中国业务是增长最快、利润率最高的市场之一,国际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利润率也非常高,但他们还有其他国家的业务,有一个拉低,而我们绝大部分业务都在大中华区,简单地以集团利润率做比较,偏差很大。”他们表示,“安踏集团在行业中是非常严谨透明的,一定不会作出为了股价欺骗投资者的事情。”


2018年上半年,集团经营利润率从25.9%降至25.5%,安踏集团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赖世贤表示,是因为新品牌带来的一部分亏损。股东应占溢利率下降1.4个百分点至18.4%。


期内,安踏一共出售5600万件衣服,总收入超过60亿元。强劲增长的服装销售被安踏视作营收大幅增长44.1%的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服装毛利率达到“恐怖”的57.8%,提升了4.3个百分点,也推动了集团整体毛利率达到再创新高。今年5月,FILA在上海南京和淮海中路的两家旗舰店同时开业。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 2018上半年安踏集团服装销售大涨,占比提升明显


在更庞大的基数之上,安踏整个服装品类尚能保证毛利率的大幅增长,FILA功不可没,但安踏母品牌在集团的地位,也面临着新品牌高速增长的挑战。


目前,安踏(包括安踏儿童)门店数量为9650家,较去年年底增加了183家,预计今年年底将达到9700-9800家。


 研发广告占比都增加, 库存周转天数接近李宁


安踏在发布会上,花了不少时间介绍自己在研发和科技上的投入和成果。研发活动占总销售成本的6.2%,同比增加了0.4个百分点。安踏表示,目前已在全球拥有五个研发设计中心。而A-FLASHFOAM闪能科技这一跑鞋系列产品三个季度贡献销售额达到24亿元。


一笔12.36亿元的银行贷款导致了安踏的负债比率在半年里从0.8%涨至6%。


渠道方面,安踏第九代店将在年底亮相。得益于安踏和FILA 两个品牌的电商的快速发展,电商在集团营收占比从原有的单位数变成双位数。


对于儿童业务,郑捷非常自信地表示,安踏儿童已经是中国仅次于巴拉巴拉的第二大儿童品牌。


安踏2018上半年的广告及宣传开支占收益比达到11.7%,增加2.4个百分点,“去年Q4我们与中国奥委会续约,所以去年上半年广告费用比较低,并且零售业务也在加速,和零售相关的广告宣传也有所增加。”赖世贤表示,“未来还是会维持在10%-12%这个范围内。”


“我们通过奥运平台,向世界输出安踏的品牌文化,也是我们积极实践战略布局全球化的重要一步,”丁世忠在财报中表示。郑捷预告,“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会在国际一些重要市场有一些不错的表现。”


在这个财报中,同比增加15天至83天的平均存货周转日数,是为数不多的“负面”。赖世贤表示,“主要因为零售业务上升,还有新品牌的加入,有原有一些库存需要消化。”李宁在同期的这一数据为85天,虽然安踏有所增长,但还算处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内。


丁世忠称2018年是安踏开启创新十年的第一年。安踏在财报中表示,未来将重要围绕品牌升级、零售升级、管理模式升级、组织人才和文化升级。伴随着体量增加带来的增速挑战、资本市场的关注和更加严苛的考量,以及多品牌集团化运营带来的管理升级,安踏未来的挑战伴随着一个新的十年刚刚开始。


延展阅读:


走进安踏首家AntapluS门店,国内运动品牌老大如何“自我升级”?


品牌重塑,安踏三年后的“生死存亡”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安踏百亿半年报背后:狂飙的FILA与资本的恐慌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