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获男篮世界杯主办国的唯一障碍: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真正体育文化

2016-01-26 特别策划里约里奇

中国获男篮世界杯主办国的唯一障碍: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真正体育文化


8月7日,2019年男篮世界杯主办国就将宣布,尽管中国获胜的概率比较大,但来自国际篮联内部的隐忧是——中国的硬件条件毋庸置疑,但缺乏真正的体育文化,是否能在世界范围内给篮球世界杯带来长远的文化遗产,依然是个问号。


而对手菲律宾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的民调显示,全国80%的民众是狂热的篮球迷,其中有96%支持国家申办篮球世界杯并将承办该赛事视为国家荣誉。那么,国际篮联掌舵人鲍曼能不能将世界杯带到中国?


8月4日晚,广东清远的斯坦科维奇杯刚刚结束了中国国奥与委内瑞拉的比赛,作为每年必出席的特邀嘉宾帕特里克·鲍曼(英文名Patrick Baumann,FIBA国际篮联秘书长),给斯杯组委会来了电话——取消斯杯之行,直赴东京。在那里,东道主日本篮协已经布置好一个300人规模的会场,来自中国的42名代表与来自菲律宾的51名代表都将陆续抵达,其中不乏姚明、帕奎奥这样重量级的人物。


为了方便这些带着国家使命的“大佬”和他们的媒体朋友们,国际篮联特意选择了两国的近邻日本,作为2019年男篮世界杯申办最终的角逐地。


8月7日下午4点,中国、菲律宾两国代表将依次完成最后的申办方案陈述,耐人寻味的是,在最终结果揭晓前,手握投票大权的国际篮联中央局,将举行一个简短的封闭式会议,在这个会议上,主持大局的鲍曼会对他的委员们说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想必一定语重心长,因为2019年男篮世界杯主办国落户谁家,不仅对中国、菲律宾篮球意义非凡,对国际篮联和它的第三任掌舵人鲍曼,也将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2014年9月14日,深夜,西班牙马德里Ritz酒店,鲍曼独自坐在官方酒店的后花园,饮着啤酒,身边的人似乎都很有默契,不去打扰他难得的娴静。彼时,第一届篮球世界杯刚刚落下帷幕,冠亚军美国和塞尔维亚的队员还在马德里街头狂欢,这个接待国际篮联主要领导的酒店,反而显得格外肃静。从赛事承办的角度,第一届篮球世界杯无疑是成功的,即使在决赛场次,东道主球队缺席,上座率依然不减。从后来的数据也表明,西班牙组委会实现了盈利,这也促使他们又毅然拿下了2018年首届女篮世界杯的主办权。


但是在鲍曼的心中,这杯酒喝下去了,却少了一股向往已久的味道。决赛,美国一路领先塞尔维亚,世界大战早早失去悬念,原剧本中这场决赛的主角西班牙连1/4的剧情都没有演完就宣告谢幕。早在5年前,当国际篮联的中央委员将多数票投给西班牙时,他们不会想到,被寄予厚望的西班牙,最终没能在家门口挑战美国的篮坛霸主地位,而另一申办国中国,后来竟以最出人意料的方式,与首届世界杯“错过”。


2014年1月31日,世界杯抽签仪式前夕,正值中国春节大年初一,中国突然宣布放弃世界杯外卡,对国际篮联造成的震撼,后来也以数据的形式呈现在鲍曼的办公桌上,总3亿人次的电视观众中,中国仅占4500万,转播总时长骤降到138小时,另外三个票房大国——俄罗斯、意大利和德国,也因为国家队的缺席,电视转播大受影响。首届世界杯在西班牙之外所能创造的影响力,对于这位力主将世锦赛更名的国际篮联掌舵人来说,心里无疑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中国获男篮世界杯主办国的唯一障碍: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真正体育文化


“我们只能准备最好的,也(坦然)面对最坏的(结果),”从沉思中醒来的鲍曼,对本文作者(懒熊体育)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而这句话也贯穿了鲍曼整个国际篮联生涯的改革之路。


改革派鲍曼,“需要中国以及市场”


中国获男篮世界杯主办国的唯一障碍: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真正体育文化


国际篮联从1932年成立至今,一共只经历了三任秘书长,前两任都在国际篮坛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记号。

第一任秘书长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是国际篮联的创始人,第二任秘书长斯坦科维奇(Stanković),从1992年开始成功将NBA球员带入奥运会和世锦赛,每年在台湾举办的琼斯杯和在大陆举办的斯坦科维奇杯,分别纪念着他们在各自时代作出的贡献。


作为继任者的鲍曼,从2002年上任伊始就扮演了“改革者”的角色,当年就将国际篮联总部从德国慕尼黑搬回了它的创始地瑞士日内瓦。第二年,鲍曼废除了原先各洲各自独立的组织名称和标识,统一在国际篮联全球的品牌框架下,同年整合全球的洲际锦标赛,并以积分形式出台FIBA世界排名。此后,国际篮联在鲍曼的掌舵下安静地度过了十年的发展期,前辈们的历史伟绩逐渐远去,也许他无意于与他们媲美,但在他心中,一直有个神圣的情节,就是将世界篮球发展到与足球比肩的水平,而这不仅仅是把世锦赛更名为世界杯那么简单,为实现这个梦想,十年后,他再次对内部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2013年欧锦赛一结束,国际篮联就在新落成的总部“篮球之家”,向各大洲发出了“ONE FIBA”的号召,随后出台了具体的改革措施。


鲍曼将过去各地区“洲篮联”(FIBA Zone),直接改组成国际篮联在各地区的“洲办事处”(Regional Office),所有员工编制统归国际篮联总部管理,由总部直接划拨预算,同时也将各地区的赞助招商权收回,建立了一个以秘书处为首,分别设立财务部、市场营销部、竞赛管理部、体育发展部、公关部和国际篮球基金管理委员会、3X3办公室,以及非洲、亚洲、欧洲、大洋洲和美洲办事处等机构的核心组织。代表最高权力机构的中央局委员,也由原先的23人扩大到29人,特别增设来自NBA和现役球员的委员,由各国篮协直接选举产生。


2014年8月28日,国际篮联代表大会,阿根廷人穆拉特瑞当选新任轮值主席,而更具长远意义的是德国人英格维斯(Ingo Weiss)当选FIBA新任财长,结束了上任财长曼弗雷德(Manfred Stroher)长达20年的任期,似乎预示着FIBA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前景和“钱景”。但这一切的实现,都将依赖于这个凝聚后的团队,能否出色地完成鲍曼针对第二届篮球世界杯推出的全新赛制。


在赛制改革上,国际篮联显示出了更大的决心,首先将第二届篮球世界杯推迟一年,避开2018年的足球世界杯,并将参赛队从现有的24支扩到32支,同时赋予它更大的意义——直通2020年奥运会。


而最具争议的改革在于世界杯资格赛的“重置”,国际篮联决定效仿足球世界杯模式,将资格赛以主客场制切割成6个时段举行,分别是2017年11月,2018年2月、6月、9月、11月和2019年2月,合并亚洲与大洋洲区为亚太区。鲍曼的初衷是在2019年,实现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篮球世界杯,同时希望更长、更广、更具竞争性的特点也赋予它更大的商业价值。但是这一概念早在2012年一经提出,就遭到了不少俱乐部组织,特别是欧洲篮球冠军联赛的强烈反对。俱乐部主力更多的国家使命,与俱乐部联赛重合的比赛时间,都冲击着欧冠俱乐部的成绩与市场。在国际篮联内部也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原欧篮联秘书长Nar Zanolin联合立陶宛篮协秘书长Mindaugas Balciunas公开抵制,最终他们闪电般下台,显示了鲍曼在改革路上的铁腕一面。


随着2014年第一届世界杯“试水”结束,国际篮联内部改革也基本完成,而这位掌舵者和他的水手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为他们的世界杯梦想寻找一艘最可靠的帆船,带着他们开辟世界篮球的新大陆。

菲律宾准备好了,中国也将“前所未有”投入


中国获男篮世界杯主办国的唯一障碍: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真正体育文化


2015年新年伊始,国际篮联的4个执委就从瑞士出发,开启了亚洲两个世界杯申办国的考察之旅。菲律宾马尼拉是他们远东之行的第一站,曾在2013年举办过亚锦赛的城市,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篮球国家在历史性地打进西班牙世界杯后,球员和球迷表现依然惊艳,以非常好的数据给了鲍曼很大欣慰,世界杯国内电视转播总时长高达632小时,位列所有国家之首,收视人数以5500万人次位列第二,仅次于东道主西班牙。在那年夏天,国际篮联市场部组织的世界杯最有价值球迷评选中,菲律宾毫无压力地拿下了桂冠。


国际篮联执委们在菲律宾政要的陪同下,考察了3个已建成的球馆,其中的“菲律宾国家馆”更是以55000人的超大容量,展示了他们拥抱世界杯的能力。代表们还搭乘私人飞机,在著名的旅游城市“宿务”一日游,那里将拟建一个可容纳16000名观众的场馆,与另外两个拟建场馆均会在2019年前完工。


临走前,他们收到了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邀请函。菲律宾民调显示,全国80%的民众是狂热的篮球迷,其中有96%支持国家申办篮球世界杯并将承办该赛事视为国家荣誉。不管是真心热爱篮球还是出于选票的考虑,阿基诺三世在总统府里很认真地告诉国际篮联考察团:这个国家准备好了。


回瑞士短暂休整后,国际篮联考察团在团长Burton Shipley的带领下,于春节结束前抵达中国深圳,开启了他们5天8个城市的考察之旅。


此行却没有菲律宾那般惬意,国际篮联竞赛部主任P.Bogosavljev的行李在来华旅途中丢失。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此后也发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他每到一个城市,都收到一套按他尺码制作的衬衣。中国的申办诚意无疑比5年前更足,这些考察团执委们对中国的办赛条件也了然于胸,2009和2011年中国连续两次举办亚锦赛,2015年男、女篮亚锦赛又将移师中国,经历过北京奥运会历练的北京体育局,作为此次申办的主导单位也在全程展现了他们的专业和格局。


但是,国际篮球内部也有很多隐忧。一位接近国际篮联的人士对懒熊体育说:“中国的硬件条件毋庸置疑,但缺乏真正的体育文化,是否能在世界范围内给篮球世界杯带来长远的文化遗产,依然是个问号。”


然而中国志在必得的信号已经在媒体圈发酵,那则“国际篮联已内定中国”的消息也让鲍曼有些不舒服,国际篮联将原定于6月召开的投票会议突然推迟到8月,以及而后曝出的国际篮联副主席肖天接受调查的新闻,也让中国的申办之路出现更多的变数。


但是鲍曼和他的委员们,对这位中国体育总局领导与篮球无关的丑闻其实并不在意,他们更在意中国以什么方式告诉世界举办篮球世界杯的诚意,至少它的竞争对手菲律宾正在通过强大的社交媒体不断在国际社会为自己加分。


以800万美元为底价的申办费用,菲律宾人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中国最终将在这一点上押注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最深得鲍曼之心的就是中国那句申办口号“MORE THAN EVER 更多参与,共赢未来”,字面译意“前所未有”,契合了鲍曼在中国行考察结束后的发布会上发出的豪言,他希望2019年在中国的篮球世界杯,与足球一样,一票难求,没有赠票。彼时的他,已经在心里画出了宏伟蓝图。


中国的市场前景像一个无形的申办之手,招呼着来自大洋彼岸的委员们,鲍曼的市场团队也已经在几个月前悄悄进驻中国,新媒体合作伙伴乐视体育首次对FIBA U19直播,就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拥有3亿篮球迷的巨大市场,但是如何开垦这片新大陆,对于这个尚无一名中国员工的国际组织来说,依然是一个谜题。


最终鲍曼和他的“世界杯号”将驶向何处,我们只能静待8月7日下午7点结果揭晓。




·END·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引用。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