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孤独的美食家|我的2018

2019-02-04 特别策划南琼

2018年10月的某一天,在跑步时,我突然意识到:人这一生就是在对抗孤独,爱情、友情甚至亲情都是基于此产生的,因为要对抗孤独所以需要群居、需要抱团取暖,需要协作,以至于后来有了家庭、有了社会,有了社交与情感的延续。


在经历了《体育画报》停刊之后,2017年我有一段时间做自由撰稿人,收入不错,做的也算是喜欢且擅长的事,但很多时候会有一种孤独感。


不再孤独的美食家|我的2018

▲这是一张让我会感觉到孤寂的照片,也是我认为自己这一年的最佳摄影作品哈哈。


团队、合作以及归属感,应该是2018年我在懒熊的最大感受吧。办公室在朝阳门的时候,我们会去一家叫“丹桂人家”的广西小馆子吃饭,烟火气十足,如果有五六个人一起,那么人均30块,能吃到酸笋牛肉、啤酒鱼这样的“大菜”再搭配上腐乳空心菜、卤味粉、螺蛳粉。懒熊记者、颜值担当林霖每次都会很嫌弃地吃完赶紧跑到门口等大家,因为酸笋特有的那种具有穿透力的臭味会留在头发上,弥久不散。但是,等公司搬家后,大家抑制不住对酸笋的想念,特意约了时间回去吃,林霖也是最雀跃的人之一。有句话说,爱,就是愿意跟你一起吃很多次饭,我觉得放在友谊上也是适用的。很庆幸,在经历了两本纸媒的快乐吃喝小分队之后,在懒熊还能遇到这样一群能吃到一起的小伙伴。


因为一直在做体育类的工作,我被打上了“体育人”的标签。其实上学时,我最怕上体育课,400米跑步永远是班上的最后一名。在别人都跑完以后,我可能还剩200米,最后是在全班同学的围观和加油声里跑完。2016年5月,我曾去新西兰采访马拉松,体验了一次5公里健康跑,只记得当时花了53分钟结束比赛,两条腿已经脱离本体。


2018年5月8日,在入职懒熊24天之后,我跑了一个2公里,当时发了一条朋友圈“时隔两年,第一次跑步,100米不到就喘不上气来”,当年邀请我去新西兰跑步的福尔摩诗诗评论道:“我掐指一算,你两年前的那次跑步是在霍克斯湾”。


是啊,我可以选择瑜伽、可以上私教课,可以打羽毛球、高尔夫,但是跑步……一直是我没有办法迈过的坎儿。我感觉自己的心肺能力很弱、膝盖有旧伤,而且不太会在跑步的时候,正确发力,总之,跑步对我来说挺可怕的。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自己主动去跑步,哪怕是1公里,但是改变就这么发生了, 2018年5月我加入鹰熊跑团,到赛季结束跑了50多公里,很有成就感。


不再孤独的美食家|我的2018

▲2018,我的跑步“元”年。


2018年,我的不同还在于接触了很多创业者。过去,体育吸引我的地方是运动员、参与者的故事。我常常被他们感动,也一直认为体育是对人最好的教育。在进行体育训练的过程中,你不一定会成为职业运动员,但是一路上的挫折磨砺,会带来更好的意志品质,让你在人生这一赛场不会是输家。


我记得有次采访职业高尔夫球员李昊桐,问他有没有想过不打高尔夫会怎么样?他说:如果不是高尔夫,那可能就会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没有追求,无所事事。当时的他还没有赢欧巡赛、也没有世界排名TOP50这样的成绩,但是他有清晰的目标,并愿意持续为之努力,他喜欢竞技赛场,认为这比虚拟世界的游戏要更吸引人。我还遇到过一个打青少年比赛的小男孩,有一天成绩不错,在接受采访时,他默默地说:“过去的半年,我一直在走上坡路,成绩不好,打得很纠结……”明明是遇到了困难,但是他在用走上坡路来激励自己,这份成熟让人忘了他只有十二三岁。


我也遇到过打冰球的孩子,像被NHL选中的宋安东,他在10岁为了打冰球移居加拿大之后,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帮妈妈和英文环境的外界沟通,照顾弟弟妹妹。这些从小接受了体育教育的孩子,因为赛场上的磨练,比同龄人有更多思考。这是我一直对体育教育、体育培训赛道特别感兴趣的原因。在懒熊的这一年,我有机会去了解到硬币的另一面——体育教育机构的创业者,感受他们对课程产品的打磨,对市场的期待。


希望2019年,这些体育教育的从业者们,把培训场地开到更多青少年的家门口,让父母在为孩子选择素质教育的同时能够关注到“体育”这个类别,让更多孩子能够接受这种教育,锻炼体格,锤炼精神;希望体育的参与者越来越多,不管哪个领域的人,都不再孤独。


延展阅读:


搞体育的,都要吃苦 | 我的2018


去北京,是给九年前的自己一个交代 | 我的2018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不再孤独的美食家|我的2018

标签 懒熊体育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