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2019-05-22 职业体育庄坤潮

近年来,诸多运动品牌都在关注女性运动员权益方面表现得不遗余力,但他们实际上的做法却不尽人意。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小威已然成为了耐克在声援女性运动员方面的典范。


今年母亲节当天,《纽约时报》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美国中长跑项目名将阿莉西亚·蒙塔诺(Alysia Montaño)表示,她因为生孩子,曾经面临赞助商撤销赞助的威胁。


蒙塔诺曾五次获得全美冠军,也参加过奥运会的比赛。耐克曾经是她的赞助商。据她在视频中回忆称,自己跟耐克说想要个孩子,而他们当时的回答是,这简单,我们会暂缓你的合同,不会再赞助你。后来,蒙塔诺选择转投亚瑟士,但在她进行恢复训练期间,亚瑟士也曾威胁说不再赞助她。这让她既愤怒,又失落。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蒙塔诺穿着亚瑟士赞助的衣服参赛。

 

根据《纽约时报》拿到的一份田径运动员与耐克在2019年签订的赞助合同,如果运动员的表现没能达到特定标准,比如世界前五,那耐克就有权削减赞助费,即便是怀孕、生育和休产假也不例外。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在《纽约时报》发布的那段视频的最后,披露了耐克合同的一处细节。

 

耐克在对《纽约时报》的回应中承认,部分运动员会因为怀孕而出现赞助费被削减的情况,但该规则在2018年就做了修改。耐克在回应中没有透露这一改变是否写入了合同。随后在美国时间5月17日,耐克在其官网正式发布声明,承诺“会在女性运动员的赞助合同中加入书面条款,以强化政策的落实。”


亚瑟士方面也就此事做了回应,称他们尊重女性运动员的赞助合同,而且在她们怀孕期间和生完孩子后都会付清赞助费。但在亚瑟士的赞助合同中,并没有包含明确的产假条款。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受访者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都要求匿名,因为他们害怕被报复,或者是签了保密协议。这也许就是上述条款能存在如此之久的原因之一。

 

对于蒙塔诺的遭遇,马拉松选手喀拉·古切尔(Kara Goucher)感同身受。她说,自己在刚生完孩子时,面对的最困难的事不是医生说跑步和带孩子必须二选一,而是得知耐克将停止对她的赞助,直至她重返赛场。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古切尔和她的家人。

 

无奈之下,古切尔只好在生完孩子后一周就恢复训练,并计划三个月后参加一场半程马拉松赛事。即便孩子生病,她还是选择继续训练。

 

“我只能把他留在医院里,然后继续去训练,而不是像一位普通妈妈那样陪在他身边。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这个决定。”古切尔哭着回忆道,“那对我和孩子的身心都造成了伤害,这么快就重返赛场是个糟糕的选择。而且回首过去,我觉得自己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一类妈妈,这让我觉得很揪心。”

 

或许有人不理解古切尔为什么会选择继续训练,但对于田径运动员来说,他们没有职业联盟和球队给发工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耐克、亚瑟士这些品牌提供的赞助合同,他们得指着那份合同养家糊口。而且,那份合同也只是让他们能过上不错的生活,绝对称不上富有。

 

这也是为什么同为田径运动员的菲比·怀特(Phoebe Wright)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会说,“对于女性运动员来说,怀孕就是‘死亡之吻’。要是我怀孕了,我绝对不会告诉耐克。”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怀特也是耐克旗下的签约运动员。


让这些女性运动员感受到生活压力的不只是赞助商,还有美国奥委会。按照相关规定,如果她们无法在美国顶级赛事中保持很高的竞技水平,那她们的医疗保险就会被取消,喀拉和阿莉西亚便是如此。


当被问及此事时,美国奥委会给出的解释是,他们的医疗保险包含了怀孕生育这一项。但他们拒绝回答关于女性运动员因为怀孕生育而无法比赛时,是否会失去参赛资格的问题。


其实对于女性运动员来说,她们当中的很多人都要面对怀孕生育给自己职业生涯带来的压力,网坛名将塞雷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也不例外。她在2017年因为生孩子而导致世界排名大幅下滑,无法在2018年的法网赛事中以种子选手出战。这一情况引发热议,随后美网宣布新规,从2018年的美网赛事开始,组委会不会处罚因怀孕而排名下滑的选手。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蒙塔诺怀着八个月身孕参加了全美田径锦标赛。

 

为了对抗这些不公,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蒙塔诺曾两度在怀孕时参加了全美田径锦标赛。尽管成绩都不理想,但她只是想证明,“你可以既当一位母亲,同时又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取得成功,即便是在体育领域。”

 

事实上也真的有运动员做到了:

 

· 塞雷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怀孕八周时赢得2017年澳网女单冠军。

· 克里斯蒂·摩尔(Kristie Moore)怀孕五个月时赢得2010年冬奥会女子冰壶项目银牌。

· 克丽·沃尔什·詹金斯(Kerri Walsh Jennings)怀孕六周时赢得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沙滩排球项目金牌。

· 坎迪斯·帕克(Candace Parker)在2009年因为女儿出生缺席了2009年WNBA赛季的前八场比赛,当赛季回归后成为篮板王。

 

对于女性运动员在其职业生涯中孕育孩子一事,克丽·沃尔什·詹金斯认为,“有些人觉得你怀孕了,你有孩子了,你就不能继续追逐梦想了,这就是在胡说八道。”目前,她计划参加2020年奥运会,为下一块金牌努力。这些运动员妈妈身体力行地证明着,生育并不会阻止她们前进的步伐,也不妨碍她们做“疯狂”的梦。


延展阅读:


拉美女运动员的平权斗争:“我们只想要一块不积水的训练场”


耐克阿迪为何“联名上书”特朗普?483亿额外成本已在路上


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运动品牌支持女性运动员追梦,直到她们想当妈妈了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