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2019-06-02 观点金承舟

编者按:本文发表于5月13日的每日电讯报,作者为Chris Bascombe,讲述了芬威集团接手利物浦后,一步步改造这支老牌劲旅的故事。


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当身材修长、戴着眼镜的约翰·w·亨利(John W. Henry)来到香克利大门前,要求看一眼他的新家时,安菲尔德还是一片荒芜。

 

他和他的的投资者团队刚买下了利物浦。参观了俱乐部博物馆后,这个美国商人想在清晨漫步于球场周围。

 

“我独自一人走在球场上,”他说,这与格里·马斯登(Gerry Marsden)的赞歌相矛盾。(译者注:该赞歌中一句歌词为“you never walk alone”,译为“你永不独行”)“我喜欢太阳刚刚升起,还空无一人的安菲尔德。”

 

亨利在2010年10月享受他的新黎明,象征着利物浦迎来了新的主人。在此之前,利物浦就像是个衣衫褴褛的贵族,在当地的小酒馆里跌跌撞撞地走着,一边捡着硬币,一边絮絮叨叨地和路人说着那古老荣耀的故事。一个体育产业巨头的加入,让这家老牌的俱乐部看到了激情重生的希望。

 

多年来,这里多笔失败签约让优秀主教练们纷纷落马,直到尤尔根•克洛普(Jurgen Klopp)的出现,为利物浦复兴提供了助力。

 

2010年之前,利物浦的成绩还不错。他们阵中有着许多世界级的天才,也在欧战赛场上取得了不少场胜利。在全世界,他们也有着大批量的粉丝,他们觉得俱乐部距离欧洲冠军之师差一两笔签约而已。

 

但他们并没有的是一个符合这种声誉的冠军奖杯。相反,到2010年,利物浦已经是豪门俱乐部中冠军最少的了——他们自己错失的冠军要比被别人击败的而失去的还要多。

 

在芬威体育集团到来之前,利物浦的行政权力基本上集中在首席执行官身上,由董事长授权,董事会成员普遍予以支持。1990年,诺艾尔-怀特(Noel White)上任了俱乐部CEO,此后再由大卫摩尔斯(David Moores)接任,他会更信任自己的副手彼得·罗宾逊(Peter Robinson)。直到世纪之交,这一职位到了里克-帕里(Rick Parry)手里,他曾在1992年参与了英超的成立工作,并带领俱乐部一步步走向中兴。

 

利物浦的这些管理者们,不仅背负着上世纪60、70和80年代利物浦辉煌历史的压力,还要与俱乐部的一些保守派作斗争。


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约翰·W·亨利是安菲尔德很受欢迎的人物。

 

这意味着,即使是对俱乐部结构、管理方法或教练团队的常规改变,也可能被解读为对股东还有球迷的高风险、激进的或破坏性行为。毕竟,利物浦就是这样一家传统的俱乐部,格雷姆·索内斯(Graeme Sounes,前任利物浦主教练)把一间闲置的靴室变成了一个新闻发布区,被一些人解读为亵渎圣地。

 

1999年接任首席执行官的帕里表示:“当你以一种模式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时,人们往往会忍不住坚持这种模式。”“你想固执己见,但整个90年代,外部环境正在迅速发生变化——英超联赛的成立、俱乐部收入增加、博斯曼法案、改头换面的欧冠联赛。也许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伊恩•艾尔(Ian Ayre)在2007年摩尔斯出售俱乐部后不久被任命为董事总经理。作为一名终身球迷,他作为一名普通员工成为安菲尔德话事人的经历,使他与球队的那些“保守派”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分歧。

 

“我对这里的基础设施如此之薄弱儿感到震惊,”2017年离开俱乐部的艾尔说。“整个团队大约有200名员工,商品零售和酒店住宿全部被外包出去了。事实证明,这最艰难的地方在于,俱乐部内部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必须采取什么措施来扩大俱乐部规模,但这样的话,会破话俱乐部现有的商业化体系。但我们必须这么做。我们被落在后面了。

 

“你需要所有的竞争壁垒——商业收入、球场——它创造了一个良性循环,你需要资金来组建一支球队。有一段时间,俱乐部完全迷失了方向。”

 

球队结构的变化

 

不可否认,利物浦当时正在进行一场永不停歇的追逐比赛,尤其是切尔西在21世纪初将转会费提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水平之时。

 

“2004年,在旧帅霍利尔(Gerard Houllier)刚刚离开、贝尼特斯(Rafa Benitez)执掌帅位之初,我们经常谈论切尔西。他们不仅在首发阵容中没有弱点,而且每个位置上都有两名优秀的球员,”帕里说。“做到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

 

阿莱克斯·米勒(Alex Miller),在霍利尔手下被任命为利物浦技术部门的一员,并在贝尼特斯手下担任助理教练,他也面临着与国内对手争夺最抢手球员的挑战。

 

他说:“在杰拉德和拉法的带领下,我们发现了很多优秀的球员,但有时情况不如你预想的那样发展。”“我们在迪拜的青年锦标赛上,就见到了C罗、帕布罗·艾马尔、达尼·阿尔维斯。我们都了解切赫,他16岁时就在捷克国家队有了出色的表现,在U20世界杯上的表现远远超出他的同龄人。”

 

“交易没有达成可能有多种原因——很多幕后的经纪人起了关键作用。只要你表现出兴趣,价格就会上涨。资本确实参与其中,大批量的金钱流动其中,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你可以给一名球员报价每周10万英镑,然后他们离开办公室后,就直接打电话给另一家俱乐部,告诉他们你的报价,并试图得到更多。”

 

一位前利物浦教练讲述了他与阿森纳球探共进晚餐是,讨论了一名感兴趣的球员的故事。这名球探给温格打了电话后,不到30分钟,大卫·邓恩就在电话里安排了与球员经纪人的会面。

 

“我心里想,‘他们动作真快,我希望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他沮丧地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贝尼特斯在安菲尔德的统治最终被乔治·吉列(George Gillett)和汤姆·希克斯(Tom Hicks)的到来所打破。他们在2007年接手利物浦后承诺了很多,但——至少在场外——只带来了混乱。2010年的秋天,希克斯和吉列拖欠了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的贷款,直到FSG收购这家俱乐部之前,利物浦曾一度濒临破产的边缘。

 

正如帕里所指出的那样,安菲尔德的新体制的关键在于耐心。他说:“我欣赏芬威集团的地方在于,他们坚持了一个计划,并准备着眼长远。”“每年我们都很期待新赛季,并认为再次赢得联赛冠军的时候到了。如果有什么能让我们更好地站在这里,那就是表现出更多的耐心,更多地关注每个转会窗口的质量,并在更长的时间内进行建设。”

 

艾尔坚信目标的力量。“当你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时——尽管你也不能完全僵化,有时要随波逐流。芬威集团做到了。”他说。即使受到批评,他们也没有放弃这个计划。你不能一边经营利物浦,一边还指望自己受欢迎。”

 

他们走过很多弯路。2010年,他们任命达蒙·科莫利(Damien Comolli)的决定被认为耗费了时间和金钱,而让肯尼·达格利什(Kenny Dalglish)在2011年继续担任主教练的决定,也与曾经的目标,找到一个年轻少帅相矛盾。但他们最终在一年后的布兰登·罗杰斯(Brendan Rodgers)身上做到了这一点。

 

有许多公关灾难,最引人注目的是处理路易斯·苏亚雷斯身上的争议以及票价涨价风波。此外,他们在卡罗尔、巴洛特利和本特克身上还浪费了数百万美元。有一段时间,芬威似乎更多地是在道歉,而不是收获成果。

 

2012年夏天,当俱乐部拒绝为富勒姆的克林特·邓普西支付过高的价格时,亨利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以安抚对球队缺少重磅引援而不满的球迷。它读起来更像是一个宣言。

 

“我们低价引援的转会策略不是为了缩减成本。过去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我们要让所花的钱得到最大的价值,这样我们才能建立阵容深度和厚度,”他写道。“我们必须遵守财务公平准则,确保收支平衡。”

 

在这一声明之后,利物浦的管理结构发生了变化。芬威主席迈克尔•戈登(Michael Gordon)和迈克尔•爱德华兹(Michael Edwards)领导的引援团队获得了更大的权力。爱德华兹后来被提拔为体育总监。他们所有人都避开了聚光灯,但他们在引援的分析方法却引发了一场悄无声息的革命。

 

艾尔说:“迈克尔·爱德华兹的转变非常成功。“最初,他负责技术和分析方面的工作,现在他负责更多的谈判。他喜欢保持低调,因为他是那种会承认同事的贡献的人,比如戴夫·法洛斯(Dave Fallows)、巴里·亨特(Barry Hunter)和伊恩·格雷厄姆(Ian Graham)。

 

“伊恩是该组织真正的科学家,他为引援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专门为利物浦建立了一个分析系统,收集所有的信息,让他们更全面地决定应该关注哪些球员。

 

芬威很快就接受了。2010年,他们知道自己无法直接买下顶级球员。找到安迪·罗伯逊和签下维吉尔·范迪克一样重要。重要的不是你要花多少钱,而是你怎么花。”

 

引援策略

 

2010年,亨利在黎明时分散步,风景如画,这掩盖了他凝视着世贸中心遗址的事实。在他上任的头几天里,他会见了球迷、记者、球员、现任雇员、前雇员,以及几乎所有对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现状有所了解的人,了解上个夺冠赛季后,俱乐部发生了什么。

 

没有任何哈佛学者会被要求得出引援是球队运营最重要部分的结论。但自从1990年签下米尔沃尔队的吉米·卡特和考文垂队的大卫·斯皮迪起,到后来的奈杰尔·克劳夫、朱利安·迪克斯、斯坦·科利莫尔和艾尔·哈吉·迪乌夫,引援一直利物浦的一个问题。


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克洛普很乐意等待签下维吉尔·范·迪克,而不是改变目标。

 

 “引援很重要,但你需要有很多因素来参与竞争。”艾尔说:,“你必须提高商业收入、体育场和整个基础设施,这样你才有资金组建一支球队。如果希克斯和吉列说到做到,利物浦就会很快回到现在的位置。”

 

艾尔说:“你必须记住的是,在芬威执政的头几年里,我们的债务来自希克斯和吉列,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把我们拉回来。”

 

“有一段时间,你试图用灰泥抹去身后留下的裂缝。人们看到一个球员被卖出,就会想,‘你为什么不把同样的钱花在别人身上呢?’但事情没那么简单,这需要时间。你要做决定,如果你有更多的资金的话,才能买更贵的球员。”

 

2014年,罗杰斯带领路易斯·苏亚雷斯、丹尼尔·斯图里奇和菲利浦·库蒂尼奥的出色表现,几乎证明了签下这些球员可以带来多大的改变。但它并没有持续,反而也分崩离析。艾尔承认,引援的挑战并没有变得更容易。

 

“以亚历克西斯·桑切斯(Alexis Sanchez)为例,我们曾在2014年试图从巴塞罗那签下他。我知道阿森纳没有开出比我们更高的报价。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决定取决于球员,他选择了阿森纳。

 

“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却没有得到他。因此,这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



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尤尔根·克洛普(Jurgen Klopp)一直是利物浦复兴拼图中缺失的一块。

 

艾尔回忆起另一个转会截止日,当时他被困在乌克兰内战中,努力签下德尼普罗的球员科诺普里扬卡。“我们遵守了条款,同意提前和按时付款,做了体检,一切都做完了。然后对方球队主席却消失了,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最后期限也过去了。你不会知道,要想达成一笔交易,你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在罗杰斯因成绩低迷而离职后,2015年任命克洛普是对俱乐部很好的补充。“尤尔根符合我们的计划,因为他适合俱乐部,”艾尔说。“你终于有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每当我读到‘引援策略随着克洛普的改变而改变’这句话时,我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现在的体制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相信它,他也相信。”

 

“把桑切斯的遭遇和范戴克的情况进行比较。尤尔根的强大之处在于,当这笔交易最初告吹时,他没有像其他教练那样,要求换一个人,这样他就可以在更衣室里拥有另一个选择。他准备等着得到他认为合适的球员。”

 

在过去的三年里,利物浦凭借商业上的成功和欧战的出色成绩,争取到了巨额预算。因此,他们也养成了寻找合适球员的神奇技巧。

 

“这是一个进步的过程,”艾尔说。“一开始是重返欧联,然后是冠军联赛,最后你想要的是一支你知道能够赢得奖杯的球队。所有的教练,不管是肯尼,布伦丹,还是尤尔根,都在帮助球队走到今天。现在我们赶上来了。

 

“说实话,我相信我们现在有了所有赢得冠军的必要条件,挑战在于曼城的阵容深度和厚度。很难看到这种情况今后会如何。”

 

亨利在回到安菲尔德参加本赛季最后一场对狼队的比赛,在冠军头衔到来之前,他不能结束自己的征途,但是他可以在他的球场里进行另一次孤独的,甚至是更令人心酸的散步。他可能要等到天亮,才能看到芬威集团用1亿英镑贷款建造的新主看台,思考自2010年以来所取得的成就。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还没有回到当初那个位置,但他们不再只能跌跌撞撞地谈论过去。

 

2019年的惜败让人唏嘘不已,这是无法避免的,但6月1日的马德里可能有新的希望。


延展阅读:


欧洲之巅:英伦风暴席卷马德里 | 熊·视觉


利物浦逆转巴萨晋级欧冠决赛,小老板詹姆斯开心庆祝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每日电讯报,原文作者为Chris Bascombe,中文译者为金承舟。


时隔14年再圆欧冠梦,芬威如何让利物浦从混乱到辉煌?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