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2019-11-16 职业体育万雨芯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日本足协的愿景是在2030年世界杯上打进四强。”10月31日,日本J联赛主席村井满(Mitsuru Murai)在清华大学的一场演讲中说道。


他补充说:“而且按我的预测,2030世界杯的举办地很有机会是在中国。”


村井满表达得很平静,但这席话确实让在场的人有些错愕。不过,在随后的时间里,他向大家讲述为了实现“2030年世界杯四强”这一目标,J联赛所做的种种改革和筹备。


今年60岁的村井满已经就任J联赛主席5年。在2014年开始执掌J联赛之前,他是日本人力资源巨头公司利库路德(Recruit)的总裁(2004-2011),2011年他被调任利库路德亚洲区总裁,负责亚洲数十个国家的公司业务,常驻中国香港办公。


而他为何会跨界来到J联赛?很大一个原因是源于2008年利库路德公司致力于帮助日本退役运动员再就业,作为总裁的村井满被推举成为J联赛独立董事。


但除此之外,在2014年正式执掌J联赛之前,村井满除了在大学时期担任过学院足球队的门将之外,与足球并无太多直接联系,可谓足球“素人”。


正是这么个足球“素人”,近5年来在J联赛的原有基础上注入了新的管理和运营方式。懒熊体育也借其此次来华机会,在与村井满先生的早餐会上,采访听取他担任J联赛主席以来的感悟。我们将演讲和采访中的内容结合于下。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数字化和OTT

 

2014年,村井满在刚接手J联赛时,J1联赛的赛季累计上座人数已经在那之前5年中出现下跌态势,并且赞助广告收入水平也处于增长停滞。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村井满上任前J1联赛的收视人数有下跌态势(图片来源:村井满)

 

尽管J联赛拥有着十分忠实且庞大的球迷群体。但随着日本社会的老龄化趋势越发严重,新生代球迷填补进来的速度还没有流失的快。因此,提振收视人数就成了摆在村井满面前的首要任务。

 

如今,人们可能会觉得利用互联网进行体育比赛的转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在5年前,恐怕并非所有人都会像今天这样看好互联网的付费直播。

 

那么是什么契机让村井满想到了互联网?他与我们分享了一个小故事。

 

2014年,村井满突发奇想,让J联赛中的几个工作人员模仿日本经典足球动漫《足球小将》里的几个超高难度射门动作,并用摄影机录像并发布到互联网上。而这段几乎零成本的视频在网络上大红,一个月内就获得了超过2000万的播放量。

 

感受到互联网的力量之后,村井满当机立断,决定把每年1000多场J联赛的卫星电视转播取消,全部改为通过互联网播放。

 

“传统的卫星电视播放,需要电视台制作卫星信号,我们还需要支付给他们一笔制作费用。而在网络端播放,我们不仅能省下这笔钱,还能把J联赛所有的内容版权都掌握在联盟手中。”村井满说。

 

2016年,村井满代表J联赛完成了与英国网络媒体平台DAZN的版权谈判。当时还是一家创业公司的DAZN同意了村井满10年2000亿日元(约130亿人民币)的报价,这个版权价格也在日本职业体育联赛历史上创下了新高。并且J联赛仅将播放权卖给DAZN,包括信号制作、内容分发等核心权利都依然由J联赛所有。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与DAZN签下网络转播合同后,J联赛全部三级别赛事收视人数全面上涨。(图片来源:村井满)

 

2017年,在DAZN拿下J联赛版权的一周年时,DAZN和J联赛官方宣布,这一年中就有超过100万人成为了DAZN的付费会员。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我从中最大的收获。当西班牙、德国等国家的联赛管理者来向我咨询怎么做网络转播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什么事情都要去做第一人。”村井满说。


青训和“2030年四强”计划

 

从短期来看,村井满上任后已经在提振收视人数方面收获了显著成效。如今,村井满和J联赛的工作重心已经逐步转向了颇为大胆的中期目标——让日本男足在2030年世界杯上打进四强。

 

而为了实现这个十年之后的“野心”,村井满希望在青训方面加大投入,着重培养目前U9-U10年龄段的一批小球员。

 

为什么是这个年龄段?村井满表示,这是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现场见证德国队夺冠之后所受之启发。

 

2014年巴西世界杯决赛中,德国队替补上场的马里奥·格策凭借第113分钟的一粒绝杀进球帮助德国队击败阿根廷,第四次捧起大力神杯。当时刚刚就任J联赛主席半年的村井满对格策这名22岁的小将产生了强烈兴趣,因此他专程前往德国对格策的成长过程进行了彻底的调查。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日本效仿德国为2030年世界杯四强目标制定了专门的青训计划。

 

2000年,德国男足在欧洲杯上遭遇惨败。于是德国人开启了“十年培养计划”,主抓当时只有10岁左右的少年着重培养,而在2014年世界杯决赛打入绝杀的格策就是那批队员中的一员。

 

在详细了解到德国足球的十年培养计划以及格策的具体成长轨迹后,村井满回到日本,着手制定了日本足球冲击2030世界杯的培养计划。该计划已于2018年开始实施,这批小球员将被日本重点培养。


而另外一个给到村井满启示的是一家比利时的公司。这家公司为德国足球俱乐部青训体系做了一个评价系统,包括了400项指标满分5000分。村井满把这套评测应用到J联赛的俱乐部上。


村井满说,结果让他他感到任务还很艰巨,“打分之后,如果说德甲是100分的话,当时J联赛得分只有44分”其中平均得分最低的是对每个球员个人的培训,个人的自主性比较弱,此外俱乐部经营者素质评分也普遍较低。


为此,J联赛从前年开始了一项名为“Project DNA”的计划,以使每个日本小球员遗传基因中的能力更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但具体的做法并非请外籍教练来执教,而是请来外籍的教练的教练。村井满把它总结为:“我们希望教会我们的教练如何当一个好教练。” 


他还对中国的状况表到了自己的看法:“现在中国也请了很多外籍教练来指导,虽然中国俱乐部资金很雄厚,但是一旦成绩不好,教练就会下课,没有连贯性。这个教练贯彻的东西,在以后的比赛中也没法体现出来。”

 

社会责任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J联赛的官方数据。2017年,J联赛所有俱乐部在其城市的社会服务活动次数达到21102次,平均每家俱乐部391次。也就是说,每支队伍每天都有一次以上的社会活动贡献。

 

具体的社会服务活动项目包括:教小朋友踢球、进养老院服务、指导家庭主妇做营养餐等等。除此之外,一些俱乐部会向周边社区的民众开放其俱乐部设施,比如:鹿岛鹿角俱乐部的医院就会向公众开放,拥有先进设备的俱乐部医院能帮助普通居民治疗运动损伤等病症。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2017年,J联赛平均每支俱乐部每年进行391次社会服务活动。

 

“这些社区活动,看上去跟足球没有任何关系。但长期来看其实对足球的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村井满说。

 

根据J联赛的问卷调查,有接近80%的日本居民表示感受到了J联赛俱乐部为其生活带来的便利。村井满为此感到自豪,这一比例比英超还要高。在回答现场听众关于J联赛运营更像英超还是德甲的问题时,他说两个都不是,尤其是社区活动及其作用,让J联赛更显得独特。

 

“民众会更加愿意观看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俱乐部的比赛。这对于J联赛收视人数的稳定增长有着长期的意义。”村井满表示,“观众多了,在J联赛内容产品的消费上就会增加,进而会使我们的版权价值增值。版权收入增加后,我们又能将这部分收入回馈给社区和联赛的青训上。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而对于日本足球更大的野心——“日本足球百年构想”,村井满说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1993年,J联赛诞生。我们希望把J联赛打造成世界顶级的、可持续发展的联盟。这个联盟最终会拥有100家俱乐部,并且在2092年J联赛成立100周年之前,为日本夺得世界杯冠军。”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以下为懒熊体育、讲座听众对村井满的问答节选

 

懒熊体育:J联赛在创立之初也经历过与现在中超类似的“金元足球”时代,后来也导致了J联赛的萧条。J联赛是如何从萧条中走上正轨的?

 

村井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确立了俱乐部准入制度。

 

首先,我们不允许有财政赤字的公司持有J联赛的俱乐部。因为这些公司为了能够赢更多的球来赚取更多收入还债,往往会借更多的钱砸入俱乐部,而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承担这样的债务压力。这就会给联赛带来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第二,如果一支俱乐部连续三年亏损,那么就要降级或者被J联赛除名。这个准入制度给J联赛带来了长期的稳定。

 

懒熊体育:中超俱乐部目前几乎全部处于赤字经营状态。您认为这样的方式是否可靠?

 

村井满:俱乐部的经营有两种投入模式:一是依靠俱乐部自体经营获得的利润再投入,二是依靠企业其他部分的利润来投入到俱乐部的经营上。

 

中国很多俱乐部的所有者是富有的房地产企业,如果房地产企业的利润能够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并投入到俱乐部中,那么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和产业发生变更的时候,如果俱乐部只依靠外部资金养活,那么这样是靠不住的。所以俱乐部不能只依附在企业其他部分的收入。

 

懒熊体育:为什么J联赛的所有俱乐部名字里都没有赞助商企业的名字?

 

村井满:J联赛从创立之初至今经历了日本的产业转型,最开始玩足球的企业大多是三菱、富士通、日本大型国有银行等等企业,如今里面的玩家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多。很多俱乐部都曾经不止一次易主,而这样的易主在任何国家的体育联赛中都是难以避免的。

 

如果俱乐部名字里有企业元素,那么一旦这家企业遭遇变故要撤出时,俱乐部的名字、主场甚至队徽等都要发生变化。这样一来,这支俱乐部的球迷群体就很难从爷爷辈一直传到孙子辈,不利于培养长期而永续的球迷群体。

 

懒熊体育:J联赛俱乐部实力都较为接近,没有绝对的霸主,这是否对J联赛在全球的品牌传播有不利影响?

 

村井满:我觉得不会。相对于欧洲联赛,J联赛的历史还是相对短。J联赛现在还处于奠定发展基础的阶段,这种时候如果只有一两家巨头俱乐部对J联赛是不好的,我们需要先打牢联赛的水平基础。

 

J联赛现在竞争性很强,因为每个俱乐部实力都差不多,每个俱乐部都有可能夺冠,所以观众会想要去看每一场比赛,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谁会取胜。这才是建设一个联赛的第一步。

 

那么第二步,才是建设巨头俱乐部。如果没有第一步,直接跳到第二步的话,观众就只会去看大俱乐部的比赛,比如西甲,只有皇马巴萨马竞这几支球队的比赛会吸引更多观众来看。这对一个在发展初期的联赛是不好的。

 

懒熊体育:一个联赛版权收入占比较大是否合理?J联赛的收入结构是怎样的?

 

村井满:我觉得没问题。因为体育场内的承载量是有限的,其他方面的收入就很难迅速增长。在赞助商、衍生品、门票、版权这四大收入来源中,只有版权收入有较大的增长潜力。

 

收入构成方面,J联赛有60%的收入来自版权,30%多来自赞助商,衍生品的销售并不多。

 

听众:日本很重视足球教练的培养,日本足协有着完备的教练分级体系。这样的体系有何好处?

 

村井满:你们看到的可能是好处,但我更想说一下这种制度的不足。

 

日本北方和南方的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但是教练的考级内容却是统一的。然后我们把教练分配到全国各个地方指导青少年的培训。我们发现,日本北方的教练,更喜欢忍耐力更强、更执着的球员,但这个教练如果被派到日本南方,他可能就发觉不出更好的选手,因为南方人的性格不一样。

 

所以,这种分级制度虽然对提高日本足球水平大有裨益,但我们如果要想在2030年打进世界杯四强,就一定还需要一个像梅西、C罗这样的奇迹型球员。而现有的教练制度是不利于发掘这样奇迹型球员的。所以这样的教练体系还需要加入更多的自由度,才更有利于发掘有个性的球员。


延展阅读:


J联赛新赛季球衣都发布了,中超能学的东西不要太多


伊涅斯塔转会首秀100天后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和J联赛主席吃早餐,听他讲述日本的“2030世界杯四强”野心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