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冠军赛总裁郑华峰:亚洲格斗商业化起步晚,明年起在中国下沉

2019-11-17 大公司万雨芯

ONE冠军赛总裁郑华峰:亚洲格斗商业化起步晚,明年起在中国下沉


北京时间11月16日晚,亚洲国际体育传媒公司ONE冠军赛(ONE Championship)北京站的比赛“ONE:龙腾岁月”在凯迪拉克中心顺利落下帷幕。本次比赛也是ONE冠军赛自2014年首场中国赛落地北京之后,时隔五年重返北京。


在本次北京站的比赛中,中国名将“金属风暴”王文峰在头条主赛中以微弱劣势冲击ONE踢拳蝇量级冠军失败,而他的对手恩那哈吉则是在这场跟王文峰的三番战中取胜,成功卫冕金腰带。联合主赛中国,乌克兰巨人罗曼·凯克利亚(Roman Kryklia)战胜“坦克”塔里克·巴贝兹(Tarik Khbabez)成为ONE踢拳轻重量级初代冠军。而此次比赛的另一大焦点——《摔跤吧,爸爸》电影中三女儿的原型瑞图·佛加(Ritu Phogat)——在成功转型综合格斗之后的首场比赛中,成功战胜韩国选手金南喜(Nam Hee Kim)迎来综合格斗首胜。


本次比赛期间,ONE冠军赛还完成了与华熙国际投资集团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署,未来双方将就赛事落地、招商赞助、市场开发等项目展开全面合作。华熙目前在北京、成都、重庆等地拥有自持自运营近10万座位的场馆群资源,有多项品牌赛事的多年运作经验。


对于此次中国赛重返北京以及与华熙达成的合作,ONE冠军赛集团总裁郑华峰(Hua Fung Teh)在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表示:“ONE冠军赛作为源自新加坡的赛事,想要落地中国市场还需要本土化的运营模式和做事方式。我们时隔五年重返北京,而从明年开始就要不仅局限于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要继续往中国的二、三线城市下沉。而下沉的第一步,就是明年3月的重庆站比赛。”


除此之外,在专访中郑华峰还与懒熊体育探讨了ONE冠军赛在中国的版权分发、粉丝群体以及比赛现场的氛围营造等内容。


ONE冠军赛总裁郑华峰:亚洲格斗商业化起步晚,明年起在中国下沉


以下是专访节选:


懒熊体育:2019年ONE冠军赛有哪些重大的节点?


郑华峰:我主要从转播市场开发、赛事落地和商业合作三个方面讲。


转播市场方面,我们今年进了很多大的市场。包括美国、日本、印度,而且都是跟当地最大的电视台合作。在美国是跟特纳体育、印度是Star Sports和Hoster,然后日本是TV Tokyo。我们的赛事转播的范围是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覆盖了26亿的人口。


赛事落地方面,我们今年几个比较大的落地赛事是日本站和越南站。在东京的比赛中,全球收视人数(电视+互联网)达到8500万,这不仅打破了我们自己的比赛收视纪录,而且也是历史上收视最高的格斗赛事。而在中国,我们不仅这次回归北京,而且还在北京落地了每个月一次的选拔赛。然后在电竞业务方面也是已经开始举办比赛,第一站是在东京,第二站是在新加坡。按照现在的计划,明年会是在新加坡和雅加达。


商业合作方面,跟华熙的战略合作就是今年的大事了。华熙集团是体育文化产业当中领头的企业。我们跟他们之间的合作有几方面,当然一个是赛事落地。华熙不仅有凯迪拉克中心这样的顶级场馆,还有很多运营和推广的渠道和经验。在中国我们会和华熙扩张的版图一起走,明年重庆站的比赛就是下一步。


中国市场是我们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ONE冠军赛在中国的流量2019年比2018年有了数倍的增长。比如今年东京站的比赛,在中国总共收获了超过1000万的收视人数(电视+互联网),占全球总收视的八分之一左右。


懒熊体育:ONE冠军赛自己的独立App ONE Super App目前尚未推出中国版。未来有没有可能在中国市场开放这一App,把所有ONE冠军赛的内容产品聚合到这一个入口?


郑华峰:我们当然希望能把我们所有的内容全部聚合到一个App里面提供给中国的粉丝,未来肯定也会往这方面去推进。但具体的方式上,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可能是会开发一个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App,也可能是和第三方公司合作推出一个平台。


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多屏幕(multi-screen)的时代,用户不光需要看比赛直播,还需要知道所有运动员的数据、背景资料、照片、故事内容等等,还可以玩范特西游戏。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版App未来需要提供给粉丝的东西。


懒熊体育:格斗赛事粉丝有哪些特点?跟其他体育赛事的粉丝有哪些不同点?


郑华峰:格斗这项运动其实本身不是一个很高门槛的东西,你不一定要全部理解它的规则,也能大概看得懂。板球、棒球、橄榄球、还有中国朋友很热爱的篮球,很多没有基础的观众未必能理解球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格斗、武术、这种搏击类比赛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即使你不是一个体育粉丝,你看格斗比赛的时候也是会觉得很精彩。


第二就是,格斗比赛的阶级属性比较弱。无论你是有钱还是没钱、受教育程度怎样、生活在一线还是四线城市,你都可以看人家打武术格斗。


但是,我们作为扎根亚洲的格斗比赛,主要的问题就是,亚洲格斗市场的商业化晚了一点。格斗比赛的商业化是在美国先开始的,但其实亚洲才是格斗的发源地。泰拳在美国非常普遍、巴西柔术的发源地其实是日本,只不过亚洲格斗的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懒熊体育:ONE冠军赛会针对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做哪些动作?


郑华峰:明年的重庆站就是我们从一线城市下沉的第一步。如果我们要在中国扎根,肯迪要在其他城市也开始发展,不可能一直针对北上广深这几个一线城市。


因为我们ONE冠军赛的总部在新加坡,而新加坡跟重庆又是友好城市,所以我们去重庆做比赛也是可以当做跟跟当地文化交流的桥梁,也是我们开发中国西南市场的第一步。这个是有很高的战略意义的,不是说要办比赛就随便找个城市来办的。这跟我们的合作伙伴华熙的战略也的相配合的。


懒熊体育: ONE冠军赛如何营造比赛现场的气氛?跟其他格斗赛事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郑华峰:我们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格斗比赛都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对每一个运动员的出场都定制了独一无二的灯光、音效、视频、烟雾这一套东西。我们有专门负责舞台效果的团队来做。


如果你不是只关注选手比赛的话,你可以整体观察一下我们的整个场地。其实是跟歌手的演唱会有点类似,舞台、灯光、音乐,甚至是场馆的温度。比赛过程中,会根据比赛进行的激烈程度做声音的节奏变化。每个观众手上佩戴的LED手环都是会根据我们的音乐节奏自动变换颜色。


懒熊体育:未来在中国的内容版权有哪些计划?


郑华峰:我们现在对转播版权这一块是非常关注的,很多版权项目都是我们总部的媒体版权团队自己来做,而不是找第三方机构代理。


我们在中国跟腾讯已经合作了两年,现在正在谈接下来的合作方案。当然我们不会只跟一家平台合作。虽然现在我们的互联网现场直播版权是在腾讯,但现在我们也有比赛的录播,录播的内容就放在头条,选拔赛就在优酷播放。其实版权是分散开来了。


延展阅读:


ONE冠军赛集团总裁郑华峰:粉丝的需求就是市场的需求,中国观众对格斗行业理解越来越深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ONE冠军赛总裁郑华峰:亚洲格斗商业化起步晚,明年起在中国下沉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