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2020-02-28 观点金承舟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五年来,福建商人蒋立章一直力图打造一个全球范围的足球俱乐部联合版图,但这个雄心在最近遭遇挫折。


2020年2月初,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帕尔马突然宣布,代表蒋立章的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公司作为公司股东,未能依照去年12月股东大会的约定,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对俱乐部270万欧元的注资,因此他所持有的30%的俱乐部股份将完全被稀释。也就是说,从2017年收购帕尔马至今,蒋立章在这个俱乐部的所有投入都打了水漂。


面对这一结果,蒋立章自然不会接受。就在帕尔马发布官方声明的一天后,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所属的厚璞集团也发表了官方声明,称受疫情影响,原定于1月31日复工的银行系统最终推迟到了2月3日才复工,导致了其对意甲俱乐部帕尔马的注资延迟完成。当天有接近厚璞的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厚璞仍在与帕尔马俱乐部进行协商中,探索能否还有重启谈判的可能性。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在这份声明的第一页,披露了蒋立章的新身份。

截至今天(2月27日),帕尔马和厚璞双方均尚未披露任何事态进展。

懒熊体育就此事联系了厚璞集团官方,想了解事件更详细的来龙去脉。不过后者表示此事目前内部正在商议,等有进一步再作回应。


这纸声明也在公开资料中确认了蒋立章如今的新身份——厚璞集团创始人及总裁。

根据懒熊体育了解到的最新消息,2月下旬,当代明诚刚刚为其子公司双刃剑体育任命了新的董事长和总裁,分别由当代明诚集团副总裁高维和新英体育副总裁朱轶来兼任。

这家由蒋立章创立于2004年并以体育营销和经纪起家的公司,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被上市公司道博股份(后更名为当代明诚)正式收购。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蒋立章一直担任双刃剑体育的总裁。


但在过去了的2019年里,这个title在蒋立章的公开露面或报道里很少再有出现。根据工商信息资料,就在去年12月2日,双刃剑(上海)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100%持股股东双刃剑(苏州)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换了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均由蒋立章变更为高维。而在今年1月中旬当代明诚最新公布的董事会董事名单中,蒋立章的名字近年首次不在其列。

这些迹象都表明,厚璞集团已经逐步代替双刃剑体育成为了蒋立章的新事业。在去年6月接受新华社的采访中,蒋立章介绍说,这些年他都在筹备搭建一个名为HOPE的足球体系,目前已包含其任职或参与的西甲格拉纳达、意甲帕尔马、葡超通德拉以及中超重庆当代力帆这4家俱乐部成员。而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便是通过商业化运营的方式打造“球员培养服务”,将一些年轻的中国球员输送至海外进行培养。在去年初接受《足球报》采访时,蒋立章也说,卡塔尔足球的发展给了他很大启发,取名为HOPE,是代表“我们要给中国足球带来希望”。

不过,在厚璞集团的工商信息资料中却未见蒋立章。这家成立于2019年3月28日的公司,大股东蒋清华持股80%,而法定代表人陈义松持有另外的20%。 

与以营销、经纪、版权业务为主的双刃剑体育不同,厚璞集团可能代表了蒋立章在职业足球方面更大的野心。


2016年6月,刚刚完成对西甲格拉纳达俱乐部收购的蒋立章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就提到,“格拉纳达是我们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在之后很快会陆续释放出来。”当时他解释这个拓张计划有两个维度,第一个就是参照波佐家族的体系,在五大联赛和一些小联赛建立一个欧洲地区的布局,再加上中国的俱乐部一起打造一个俱乐部链条;第二个维度是地域,除了欧洲还希望在南美、北美、亚洲、俄罗斯等地把足球的生意链条连接起来。最终打造一个“属于中国的,同时也是属于全球的足球IP。” 

在那的一年后,2017年5月再次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蒋立章说,他意识到波佐家族的模式并不一定适用,彼时的目的更倾向建立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足球集团。

而正是在那时候,他正在意大利进行对当时还处于丙级联赛的帕尔马的最后收购谈判。

作为一支有着百年历史的悠久足球俱乐部,帕尔马在2015年陷入资金危机而被迫破产,当地的8个公司联合挽救了它,随即成立了帕尔马1913,但必须从第四级联赛重新打起。正是因为这种处境,使得这只新帕尔马价格并不像其他曾经的豪门那么昂贵,而这也是蒋立章考虑它的一大原因。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蒋立章收购后,帕尔马完成的三级跳曾让其大出风头。

据懒熊体育了解,当时牵线的人正是曾在帕尔马效力过的阿根廷球星克雷斯波,在收购完成后,他也出任了俱乐部副主席。
2017年6月,帕尔马宣布迎来中国的新股东,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将获得60%的股份,另外30%股权由意大利企业家的Nuovo Inizio联盟占有,球迷则拥有剩下10%的股份。根据公开信息,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成立于2015年11月11日,总部位于香港。就在2016年收购格拉纳达时,代表蒋立章出面的同样也是这家公司。 根据意大利媒体当时的报道,俱乐部新主席蒋立章会在未来两年内向帕尔马注资,并逐步取得90%的股权。由于帕尔马俱乐部10%的股权属于公众股权,所以蒋立章若持股达到90%,也就意味着他将在这家俱乐部具有绝对的控制权。


不得不说,蒋立章挑选的收购标的的目光的确毒辣。仅仅3年时间,易主后的帕尔马就从破产重组风波中重生并完成了三级跳,一路蹿升在2018-19赛季回归到了意甲。本赛季迄今为止,他们在意甲积分榜上10胜5平位列第7,大有争夺欧战资格的可能性。

如此战绩的背后,自然少不了资本的投入。根据《转会市场》的统计,在过去三个赛季的转会市场上,帕尔马在转会市场上的净投入分别为383万欧、1972万欧和883万欧,可见投资压力并不小,尤其是回到意甲赛场之后。而这赛季比上赛季还少花了超1000万欧元,如果帕尔马能够继续在意甲维持强势表现的话,那么明年在欧战之前势必要招兵买马,这一切都需要俱乐部背后站着财力雄厚的投资人。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帕尔马会在本赛季多次召开股东大会要求各股东注资了。

就在这次厚璞集团发表声明后,前足球解说、现西乙B俱乐部胡米利亚的老板唐晖转发了这条微博,公开质疑了厚璞集团“疫情影响注资”的这一说法,称后者在完成帕尔马的收购后,并未对俱乐部有过注资。


不过,根据多名接近蒋立章的人士的信息,蒋立章在投资帕尔马的过程中确实有所投入。最初收购帕尔马,主要依靠承担其800余万欧元的债务,随后帕尔马升入意乙时投入约400万欧元,并且主导贷款200多万欧元为帕尔马的训练基地购买了产权。这前前后后大概花了近1500万欧。


第一次出现资金和股权事宜纠纷,是在帕尔马2018年夏天刚升上意甲的时候。接近这笔投资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俱乐部需要缴纳200万欧元的意甲保证金,但直到新赛季开启,蒋立章方面出现资金周转困难,仍未支付相应款项。无奈之下,Nuovo Inizio联盟垫付了这笔钱,随后又根据股东协议,启动相关条款,称蒋立章还款不及时,收回他30%的俱乐部股份。但蒋立章方面并不买账,并称将把帕尔马俱乐部告上法庭。

而到2019年新赛季开启时,同样的矛盾再次爆发。俱乐部要求股东整体增资900万,作为30%的股东蒋立章方面需要承担270万欧元——这正是开头帕尔马声明中提到的金额。

直到去年12月,也就是召开股东大会要求股东注资的期间,帕尔马俱乐部再次对外发表声明,表示已经与蒋立章团队达成了和解协议。声明中称,双方将共同设立一份三年计划,帕尔马不仅允许蒋立章持有30%的股权,还将和厚璞集团旗下的格拉纳达等俱乐部展开更为密切的合作关系。

一名接近厚璞方面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在达成这份和解协议后,蒋立章方面承诺会在短期内完成打款,并撤销了对帕尔马的起诉。

而上述接近这笔投资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双方最初约定的增资付款截止时间是12月15日,而12月达成的和解协议中又把付款期限延长了50天。而2月初正好就是新约定的截止时间,蒋立章方面仍未能及时支付。

回看这场纠纷,双方的主要矛盾点还是在于,蒋立章方面在收购了帕尔马后多次未能完成及时注资,而导致了违约和帕尔马旧股东方面的不满,从而导致最终的股份被收回。

但也另有一名熟悉意大利足球俱乐部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蒋立章方面此次确有注资的计划。


资金的吃紧可能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一位熟悉西班牙足球俱乐部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这两年,蒋立章对于格拉纳达在资金上的支持也颇为有限。不过好在西甲联赛官方会根据俱乐部的财政状况设置严格的预算指标,因此格拉纳达尚能自给自足。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格拉纳达是蒋立章在2016年6月收购的俱乐部,花了3700万欧元,持有了98.3%的股权。


一方面,虽说如今海外俱乐部的投资热潮早已过去,但相关的政策管控仍在继续。另一方面,蒋立章对格拉纳达和帕尔马投资用的都是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的名义,而2019年他已经相继减持当代明诚的股份和质押自身所持有的余下全部9.63%的股份,其一致行动人彭章瑾同样采取减持和质押股份的方式,以来补充手头的资金。

但也有一种猜测认为,蒋立章对于帕尔马的渴望,恐怕并不只有30%的股权份额这么简单。

在2018年5月蒋立章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他曾提到,城市足球集团是值得其学习和参考的成功案例,但他希望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育产业集团。

而对于如今离开当代明诚的体系,押注厚璞集团的蒋立章而言,如果要像城市足球集团那样开展一系列的联合布局,无法控股,仅仅充当一个俱乐部的小股东意义就没那么大了。尤其是帕尔马官方还可以通过相应的俱乐部章程,持续要求持有这30%股权的蒋立章方面对俱乐部注资,这与他最早的初衷恐怕相去甚远。


帕尔马与蒋立章的团队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站在前者的角度上,他们渴望的是一个财力雄厚,有志于帮助帕尔马俱乐部能够在意甲赛场上立足的投资人,用真金白银成为帕尔马真正的主人。而对于蒋立章来说,他可能设立了一个更为长远的计划——先取得俱乐部控股权,之后再慢慢开展俱乐部的运营。再加上他的确也无力在短期内大笔投入,这显然并不是帕尔马的老股东们愿意接受的。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的商人,当下的局面对蒋立章来说有些可惜。相较于同期其他重金投资英超或者意甲的中国资本而言,他的俱乐部投资选择算得上更为精明,价格上也相对便宜。他也很好地抓住了2015年之后这波中国体育浪潮的机遇,多路出击并取得很光鲜的成绩,淋漓展现了他的敢拼和冒险精神。(相关阅读:蒋立章的赌局


但海外俱乐部的投资是长期工作,除了后续资金的供给,寻找商业变现途径,一大挑战是还需要有足够的当地管理能力和人脉。

多名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无论是格拉纳达还是帕尔马,蒋立章在收购股权后,其在俱乐部的话语权也相当有限。这两家俱乐部基本上都沿用了收购案前的原班人马。在西班牙蒋立章方面有一个团队,负责为两家俱乐部提供数据研究和商务开发方面的支持,规模不大,而在意大利蒋立章一直没能找到成熟的团队,更多时候依靠的是当地一名兼职律师。

当下对于对于蒋立章来说,一旦失去帕尔马,对他在厚璞的新事业和新故事都算得上一个打击。


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仍是俱乐部的掌控程度。接近格拉纳达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目前格拉纳达的归属还有争议,厚璞和双刃剑、当代明诚之间对于与格拉纳达的关系还没有理顺。而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则90%属于当代明诚集团所有,葡超的通德拉至今未有任何信息显示其股东中有中国资本。控制权的问题将影响未来许多业务的开展程度。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如今蒋立章和帕尔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如蜜月期时那么甜蜜。

根据2019年初蒋立章对《足球报》所说,厚璞在欧洲也成立了20多人的专门团队,寻找、筛选、培养球员和教练员,当时黎腾龙加盟格拉纳达便是由厚璞运作。但这个体系也依赖于有可控的职业俱乐部作为基地。

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圈资深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厚璞目前的主要业务仍以足球经纪和青训业务为主,他们一直在寻求一笔大额融资,投前估值2.5亿美元,并且希望能在2021年完成上市。 

2020年对蒋立章将会是个巨大的考验。不过,对于十多年来一路经历了体育媒体、营销中介、上市公司、俱乐部多种机构风风雨雨的他来说,新的这一局他会怎么出牌呢?


延展阅读:


厚璞集团就帕尔马声明发表回应,称疫情影响及时注资


因未按时进行注资,帕尔马官方宣布蒋立章正式退出俱乐部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蒋立章的新赌局如何出牌?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