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2020-04-11 场外庄坤潮

作为NBA最初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两位球员,犹他爵士的鲁迪·戈贝尔(Rudy Gobert)和多诺万·米切尔(Donovan Mitchell)虽都已痊愈,但他们之间由此而生的隔阂却没有消失。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米切尔和戈贝尔的关系问题备受关注。

 

自从戈贝尔和米切尔确诊以来,爵士队一直尝试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但米切尔并不愿意这么做。对此,The Athletic引述消息人士称,“这似乎无可挽回了”。

 

近段时间,米切尔和戈贝尔确实没有过多地公开谈论两人之间的关系。戈贝尔在确诊后的第二天曾发布视频称,“我希望当时能很严肃地对待这些事,也希望所有人能一起认真对待这件事”。米切尔在3月16日参加“Good MorningAmerica”节目时则表示,得知自己确诊后花了一些时间“冷静下来”,很高兴戈贝尔一切都好。

 

从事态发展来看,尽管目前无法确定米切尔就是被戈贝尔传染的,但两人之间仍然存在不满情绪。米切尔为何如此抗拒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通过回顾爵士队应对新冠肺炎的全过程可见一斑。

 

早在戈贝尔确诊前,爵士队主教练奎因·斯奈德(Quin Snyder)就积极参与球队防控新冠肺炎的工作。在他和球队工作人员的努力下,爵士队对疫情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2月25日,爵士队首次开会讨论新冠肺炎的防控问题,而NBA直到3月1日才就新冠肺炎疫情下发第一份备忘录。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西雅图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因瞒报疫情而被处罚。

 

斯奈德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警觉与他家乡的情况有关。2月底,离斯奈德家乡12英里之外的西雅图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爆发疫情,最终导致37人死亡。据《西雅图时报》报道,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中心(CMS)于4月1日向该中心下发信函,称该中心未能遵守法律规定向当地政府报告呼吸道疾病的爆发并隐瞒病情长达两周,美国政府也对其处以超过60万美元的罚款。

 

因此,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早期,大多数人还不重视新冠肺炎时,斯内德已经开始与身为医护人员的妻子以及身边的人讨论如何防范新冠肺炎。与此同时,斯内德通过各种行动努力提升球队和球员们的防范意识,包括与球员们分享他对于新冠肺炎的看法以及相关的研究报告。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斯内德反复强调新冠肺炎防范问题却还是不能引起戈贝尔的重视。

 

球员们一开始不以为意。在3月7日结束与底特律活塞的比赛后,斯内德甚至在赛后讲话中再次强调与新冠肺炎相关的问题——对于一名NBA主教练而言,赛后讨论与比赛无关的事情的场景并不常见。随后,斯内德还让球队训练师埃里克·沃特斯(Eric Waters)召开了一场更加正式的会议,与球员们讨论相关问题。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伍德与戈贝尔在比赛中多次正面交锋。

 

值得一提的是,活塞队球员克里斯蒂安·伍德(Christian Wood)后来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在与爵士队的比赛中,伍德与戈贝尔多次直接对位,独得30分和11篮板。

 

“在新冠肺炎疫情成为焦点话题之前几周,教练已经开始和我们讨论这件事。所以我觉得,我们比其他球队和联盟都更早地采取了行动。”爵士队球员乔·英格尔斯(Joe Ingles)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表示。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爵士队对于新冠肺炎的防范甚至早于联盟。

 

在2月25日的那次会议之后,爵士队就数次邀请犹他州的卫生官员为队里的球员、教练科普新冠肺炎的相关知识。在随后的客场之旅中,爵士队为球员们提供了与新冠肺炎防控相关的幻灯片和小册子,并要求所有进出更衣室的人都得用免洗洗手液擦拭双手和手机。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防控会议并非走过场,而是从2月底一直延续了下去。3月9日,在与猛龙队的比赛前,自2014年起就担任爵士队首席医疗官的戴夫·佩特隆(Dave Petron)召开球员会议,并在投篮训练结束后,再花了超过1小时讨论此事。

 

在斯内德和球队人员的努力下,球员们终于开始正视疫情问题。据英格尔斯回忆,那次会议十分深刻,大家开始觉得要重视起来,要对自己和他人负责,如果出现任何症状就得通知其他人。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但队内仍然有球员不重视疫情。投篮训练结束后,戈贝尔参加了赛前媒体采访,并在采访结束后俯身触摸了自己面前的每一个麦克风和录音设备。

 

戈贝尔确诊后,抚摸麦克风的举动成了外界抨击他的一大素材。有人说戈贝尔作为前年度最佳防守球员,这次把全联盟都“防下来”了。但也有一部分人声援他,称当初那么做只是开玩笑,并无恶意。但结合爵士队早早开始宣传新冠肺炎防控的大背景来看,戈贝尔此举并不能用无意而为之和逗趣来解释。

 

3月10日,爵士队的球员们像往常一样参加投篮训练和理疗,为接下来与雷霆队的比赛做准备。另一边厢,爵士队的高层们——丹尼斯·林德赛(Dennis Lindsey)、贾斯汀·扎尼克(Justin Zanik)、大卫·莫威(David Morway)和斯蒂文·施瓦茨(Steven Schwartz)则开始研究如果队里有球员确诊该怎么办的预案,特别是在客场确诊的情况下。

 

随后,爵士队负责卫生保健的副总裁麦克·埃里奥特(Mike Elliott)也加入了这场讨论。大家花了45分钟做预案,并梳理了沟通体系,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时可以直接与球队最高层联系。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外界一度担心阿努诺比会因为此次冲突而感染新冠肺炎。

 

而在前往俄克拉荷马城之前几天,戈贝尔接待了从法国来的家人,后来就出现了流感症状。但他还是带病参加了与猛龙队的比赛,出战32分钟,拿下6分、4篮板、2抢断和1封盖,还与猛龙队球员OG·阿努诺比(OG Anunoby)有过激烈肢体冲突。

 

但在赶赴客场途中,戈贝尔开始出现咳嗽等症状。在队友的敦促下,戈贝尔直接在队医那里接受了流感检测。当时戈贝尔还觉得自己并无大碍,希望出战与雷霆队的比赛。

 

戈贝尔的流感检测结果呈阴性,但保险起见,队医还对戈贝尔做了新冠肺炎核酸检测。同队的伊曼纽尔·穆迪埃(Emmanuel Mudiay)因为出现流鼻涕等症状,也接受了核酸检测。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最终核酸检测结果出炉,穆迪埃的检测结果呈阴性,但戈贝尔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这也成为NBA取消比赛和停赛至今的导火索。(相关链接:突如其来的停赛,NBA震荡12小时还原在后续的检测中,米切尔的核酸检测结果也呈阳性。这让斯内德觉得很不好受,“最难的一点是他(米切尔)因为确诊而不能和球队一起飞回犹他,像是把球队里的一员抛弃了,这是最难的。”

 

对于米切尔而言,戈贝尔在球队反复强调的情况下仍不重视新冠肺炎的防范,还拿这件事来开玩笑,这种态度难以让人原谅。更重要的是,如果米切尔感染后不幸发展成重症,不仅可能会危及自己的职业生涯,还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处于危险境地。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爵士队希望还能看到戈贝尔和米切尔并肩作战。

 

2021年夏天,戈贝尔和米切尔的合同都将到期。作为球队最重要的球员,爵士队并不希望在这一关键时期看到两人“反目成仇”,但目前的情况也许已经超出球队的控制了。


延展阅读:


戈贝尔确诊前,这些人并不知道新冠肺炎离他们那么近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米切尔拒绝与戈贝尔修复关系,问题到底出在哪?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