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2020-05-20 场外庄坤潮

“整个体育行业都离不开整个社会的运营机制,只有更加紧密地和社会捆绑在一起,挖掘社会的潜力,才能使我们的体育更有潜力地向前发展。”当被《新闻1+1》主持人白岩松问及疫情期间关于中国篮球的思考时,姚明给出了上述回答。


这已不是姚明第一次就体育教育的改革发表看法。2012年,姚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在任职的第一年,他提交过一份关于体育重新融入到教育、回归教育话题的提案,称“我非常坚持体育其实是教育的一部分。我希望我们的体育,体教分离的情况可以得到重新认识,并且重新拼装在一起”。


自姚明就任中国篮协主席以来,促进体教融合一直是中国篮协努力的方向之一。为此,他提出了小篮球项目,还推动CBA拓宽选秀面等政策的落地。最新加强与大体协、中体协的合作,可以被视为篮协在此领域的又一个重要举措。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5月19日,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副主席、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主席薛彦青与中国篮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白喜林在北京大学共同签署“促进体教融合发展谅解备忘录”。2017年11月,教育部学生体育协会联合秘书处在上海与中国篮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成为战略合作伙伴。此次签署的备忘录作为2017年那份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的补充、加强和延续,三方将在篮球教练员的培训及双认证、整合竞赛体系促进篮球人才的培养与输送、联合推广“小篮球”项目、篮球赛事数据共享、弘扬篮球文化等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近年来,“体育是一种教育”的概念正逐渐被人们所接受。更准确地说,在体育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父母,对体育的认知正悄然发生变化,这无疑将为体教融合提供契机。当前,因为时代变化,因为疫情影响,我们或许面临着一个“体教融合”的新机遇。


体教融合不可能一蹴而就。上世纪80年代,中国采取的是“体教结合”的模式,旨在为竞技体育项目储备高素质人才。在这种模式下,体育和教育的结合大都只是停留在形式上,体校更看重体育项目成绩,普通院校则更看重学习成绩,真正实现结合的案例并不多。


进入本世纪,“结合”改为“融合”,这是一种态度的转变,也是体育是一种教育的缘起。


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提高,越来越多家长认识到体育的作用远不止强身健体那么简单,体育的团队合作和挫折教育等正成为人必不可少的基本素质。2019年8月,好未来旗下平台“家长帮”发布了《中国家庭孩子身体素质培养洞察篇》,其中64.8%的家长认为身体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平时学习再忙,也要留出运动时间。据懒熊体育智库抽样调研,近八成的父母希望为孩子选择1-2项长期练习的体育运动。


简而言之,家长的观念在悄然改变。


但是,问题依然存在。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学习成绩往往变成家长们关注的焦点。每当面临升学的关键时期,体育还是得“退居二线”。可如果体育也能成为孩子晋升好学校、找到好工作的一种途径呢?我们不妨来看看美国的案例。


作为“黑人篮球之父”,埃德温·亨德森(Edwin Henderson)是美国首位黑人体育教育工作者。上世纪初,他提出通过体育,让更多黑人小孩能凭借自己的身体天赋和技艺跻身名校,最终完成社会阶层的跳跃。时至今日,这仍是许多美国普通黑人小孩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一种方法。


美国最近推出了一部名为《BASKETBALL COUNTY: In The Water》的纪录片,讲述美国东部马里兰州乔治王子郡(Prince George’s County)的孩子如何通过篮球改变自己命运的故事。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杜兰特夺冠后将总冠军奖杯带回乔治王子郡。


乔治王子郡人口总数只有86万。1968年,因为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被刺杀,一些非裔美国人从华盛顿特区集体迁移至乔治王子郡,篮球也在那里扎根,并逐渐发展为“篮球圣地”。自2000年以来,这座小城市培养出了30名NBA球员和几百位NCAA Division 1级别的球员,包括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和维克托·奥拉迪波(Victor Oladipo)等全明星球员。在那里,体育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孩子们读上大学、改变自身命运的办法。


乔治王子郡在篮球人才发展上有一套完备的培养体系。当地有400个公园,每个公园基本都配有篮球场,另外还建设了46个配有室内篮球场的社区中心,平均每2000个居民就有一个球场,足以满足孩子们锻炼球技的需求。同时,AAU体制又能让孩子们从小就得到足够多的比赛机会,为他们之后迎接大场面做准备。


AAU的全称是业余体育联合会(AmateurAthletic Union),成立于1888年,涉及篮球、足球、排球、棒球等35个体育项目。AAU的篮球项目会从8岁这个年龄段开始,按照球员的年龄或者年级进行分组,不同组别之间基本不会交叉。一些小学、初中里没有篮球队的孩子也会在AAU球队里训练和比赛,这能作为学校体育课程之外的一个补充。


AAU体制为许多年轻球员提供了舞台和曝光,让他们有机会打响名气,获得球探们的关注。只要球员足够优秀,就很可能拿到名校的奖学金,圆自己的大学梦。


在美国的大学体系中,也有与AAU类似的体制,那就是NCAA。NCAA指的是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由美国多所大学院校组成。其每年会定期举办篮球、橄榄球等体育项目的校际赛事,影响力以及所产生的经济效益都十分可观,同时也是学生运动员打入职业联赛的重要上升通道之一。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杜兰特通过AAU和NCAA,成功跻身NBA。


从AAU到NCAA再到NBA明星,杜兰特就是一个好例子。11岁那年,杜兰特率领乔治王子郡的AAU队伍美洲虎队拿下全国冠军,崭露头角。此后,杜兰特一直朝着职业球员的目标进发,先后加入篮球名校橡树山高中和德州大学,最终在2007年选秀大会上被西雅图超音速队(俄克拉荷马城雷霆队的前身)以首轮第二顺位选中。


值得关注的是,在NCAA体制下,学生运动员的成绩是重要的考核标准之一。2004年,NCAA开始统计参赛院校的APR积分。根据该积分体系,每一名学生运动员都有2分,学业不合格会扣1分,下学期不留在校队也会扣1分。每所学校的实际得分除以应得满分再乘以1000,就是这所学校的APR积分。APR积分低于930的学校将受到三级不同程度的处罚,包括削减运动训练的时间和减少校队参赛机会等。此外,学校过去4年的APR积分也在考核范围内,只有过去4年APR积分均达到930分的院校才能获得参赛资格。


这就意味着,即便无法成为职业球员,NCAA对于学业成绩的要求也能让学生运动员们争取到一张大学文凭,让他们可以另谋出路。从这个角度看,体育和教育同样是相辅相成、互不妨碍的。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小篮球项目让许多孩子从小就能得到比赛锻炼的机会。


实际上,小篮球项目的提出以及CBA选秀面的拓宽,与美国的这套篮球培养人才体系可以相互对应。小篮球项目针对的是6至12岁少年儿童,希望从小培养他们对于篮球的兴趣。而CBA选秀面拓宽后,2019年CBA选秀大会就有24名大学生球员报名参加,为CBA选秀历史之最。这种方式打通了学生运动员和职业联赛之间的上升通道,让他们追逐职业篮球梦想的同时,能够兼顾学业,也有利于推动体教融合。


此外,中国一些地区已经提高体育在重大考试中的分数占比,部分大学也实行着“体测一票否决”的制度,都在提升着体育在教育中的地位。


但体教融合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也不能单靠相关协会的推动。全社会都得动员起来,家长和学校需要重视体育,校外的体育培训机构能够提供优质的课程,为体教融合提供“生存土壤”。


延展阅读:


姚明多次谈体育教育到底谈了什么?


国内足篮球培训行业调研:断层大、赛事少、盈利难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姚明多次提到的体育教育改革,我们找到了一个参考案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