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2020-09-15 场外付绒

不会游泳到底能玩帆船吗?

 

我终于可以用亲身经历回复想尝试又被不可知困难劝退的小白玩家:不但能玩,我还跟着专业人士们一起参加了一场帆船比赛。

 

9月上旬,北戴河微风正好,气温宜人。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帆船帆板国家队首次将夏训放在了远洋蔚蓝海岸,第一届远洋帆船节也正在这里进行。

 

过去一年,位于北戴河边上的文旅地产远洋蔚蓝海岸在帆船帆板上投资了近3000万。海滩上新落成的一座占地800平米的船艇库已经投入使用,另外离海滩边不远还有一套融合了帆船服务、航海图书馆、水手酒吧的运动休闲综合空间。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海滩上的那幢玻璃建筑就是新建成的船艇库。

 

作为远洋帆船节系列活动之一,在中帆协和远洋集团的推动下,第一届中国帆船名人赛也由此诞生。

 

说是比赛,其实更像是一场由专业人士带动小白玩家的帆船普及和娱乐活动。活动方邀请了来自金融、文艺、帆船、教育、媒体等领域的知名人士,在经过赛前船长会议、岸上活动等培训后,各赛队向冠亚季军、最佳翻船奖、最具潜力奖等趣味十足的奖项发起挑战。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赛前首先进行了一系列培训。

 

我早就想找机会去尝试一下帆船运动,然而必须承认,对帆船新手来说,有几座大山一直隐约横亘在面前。首先,得跨越心理障碍,也就是“旱鸭子”对海水的恐惧。与此同时,对内陆城市的人来说,这项运动显而易见受到了环境的极大制约。要空出专门的时间、去到海边城市,寻摸好合适的俱乐部和教练,这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得知这次的活动有帆船体验机会,我便毫不犹豫地报名了。后来才知道我加入了一场还挺激烈的比赛。

 

事实上,我们赛队除了来自辽宁丹东的帆船教练,其余三个人——我、年过花甲但身手依然矫健的大学教授苗棣老师以及另一位小伙子杨宇亮都是第一次体验帆船。不过教练和我们都没有被接下来的未知形势吓倒。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我们的船只正在航行中。

 

穿好救生衣,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将帆船推进海中,跳上船只,比赛马上开始。

 

帆船的动力基本上来自于风,所以在驾驶帆船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见风使舵。两个队友在船的尾部配合掌舵和控制主帆,另外两个人在前部掌控前帆。燃油和电力系统的世界完全失效了,我们必须掌握风的轨迹。

 

海上的风变化多端,哪怕是同一小片水域,风向和风力也会完全不同。教练不厌其烦地指导我们掌舵的技巧,与此同时,根据前进方向和风向,几位队友必须快速配合进行帆的调整。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为了保持帆船的平稳航行,压舷非常重要。

 

围绕浮标航行两圈之后,队友之间的配合越来越熟练,船速也一路飙升。海浪迎面拍打在脸上,真实的乘风破浪的触觉。在第二回合比赛中,我们赛队一路赶超到了第三名。然而在围绕一个浮标的转弯处,前面另一艘船“别”了我们一下,两艘船差点发生碰撞,我们的船速也降了下来。教练们大飙“垃圾话”示威,场面一度又搞笑又激烈。

 

不断有船只因操作不当翻进海中,难怪赛事组委会设置了“翻船奖”,在掌舵和过帆的时候操作稍有不当便很容易翻船。当我们还在幸灾乐祸别人的翻船事故之时,突然在一个换帆的节点,船身失去平衡向一侧倾斜,还没来得及反应,我们船上四人已经集体落进海中。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帆船变“翻船”。

 

扑腾了两下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被救生衣稳稳托住,便稳住了阵脚。教练在一侧平衡船只,我们从船的另一侧使劲儿爬上了船。浑身湿透,得,名次不指望了,不过这次的帆船体验,算是完完整整了。

 

现在回头再来看的话,帆船难吗?

 

难。要学会感受风,感受海水的流动,感受方向,这好像是人类古老的生存技能,但至少之于被城市和科技驯化的我,能不能唤醒这种技能,我不是很乐观。

 

然而,帆船的乐趣也正在这里。撇开那些外包装上的华丽矫饰,帆船就是一项这样让人投身大海怀抱的运动,或者说,生活方式。

 

延展阅读:


对话徐莉佳:从奥运冠军到玩转自媒体的“体育媒体人”


2019中国帆船城市发展研讨会落幕,下一步的产业发展要打“组合拳”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我一个“旱鸭子”小白选手 参加了首届中国帆船名人赛



标签 帆船 综合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