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2021-01-17 特别策划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2020年是线上教育成为风口的一年,疫情隔离的状态,推动了线上教育行业成为风口。但更注重线下场景的体育教育,在疫情中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未来,体育教育该何去何从,如何追赶K12的步伐成为资本的宠儿?奥运冠军&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创始人杨扬,编程猫创始人&CEO李天驰、花香盛世创始人&CEO陈鹏吉、以及强棒创始人&强棒天使发起人孙岭峰在懒熊体育主办的第五届体育产业嘉年华,“体育·新教育:体教融合的一代”论坛中,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奥运冠军&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创始人杨扬:体教融合政策落地仍需观察,中考体育标准制定有待摸索


对青少年培训,我是比较传统的,我们一直的目的就是让孩子们走到操场上。将孩子们再拉回线上做体育,我的内心是不愿意接受的。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何利用新的技术服务好青少年,给教练做好培训,给家长做好支持也是重要的。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从2008年我做人大代表开始,体育圈就一直在呼吁体教融合。体育本身就是教育的一部分,我们也坚信中国未来体育的发展,需要让更多孩子参与进来。2013年,我们的冰场第一年成立,当时的初心也是希望更多人参与冰上运动。我找来周边19所学校的校长,向他们介绍冰上运动,但只有1所学校接受了我们的项目。还记得第一堂课来了100多个不会滑的小孩,穿鞋也不会穿,如何让这些孩子在短时间内有效地把鞋穿好,安全地走上冰面,最后安全地下冰,同时在整个课程当中又能够把内容学习到位,这些都是我们在当时需要摸索的。


从2013年到现在,赶上了很好的政策,赶上了冬奥会。我们现在建了20多所学校,也连续5年办了上海市中小学冰上运动会。积累下来,体教融合从已经能够走进学校。但仍然面临问题,前年我在全国政协会上提到了关于小学之后这些孩子的走向。因为小学他们有时间,家长也投入比较大,但是进入中学以后断崖式地消失,无论人才培养还是孩子本身兴趣的延展都是巨大的损失。现在我们又在开始想如何能够在中学以上建立联赛,孩子有更多的比赛和展示的机会。


体教融合的政策还处在初期阶段,真正能实现我们理想中校校有比赛、城市、区域都有比赛,还是需要一个过程。从政策来说,我们都是带着期望的,但落地还是另一回事儿。


我个人觉得目前中考各个城市的标准不太一样,比如有家长过来说我们滑冰好像没有列入中考内容,但是也有家长说反正练了以后我们考什么都不怕,跑、跳都不怕。所以体育锻炼它的标准怎么设定,这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不管怎么样大的方向还是好的,我们在这个行业里也充满期待。


关于未来的发展,会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教练都是专业出生,他们接受的是专业领域的知识。但现在的这些孩子不是只走专业的路,他们一边读书一边训练。你会感受到这些孩子对运动的理解和热爱是不一样的。我经常会和我们教练敲警钟,现在教练是稀缺资源,但是未来等到这些孩子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如果教练是一个非常好的职业,他们可能会选择成为教练。我相信现有传统的教练他们的职业会受到一些冲击,原因在于现在这些孩子的知识面比较广,对运动的理解和沟通各方面能力都比较强。未来,这些人整个体育的理解,包括爱好、文化、消费能力等等都会是非常强的。


编程猫创始人&CEO李天驰:体育教育应全面拥抱数字化,如何争取利用AI课程


疫情期间给我们很重要的一点启示就是全面拥抱数字化。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今年我发现,原先大家更多利用线下的环节和用户进行互动和教授,但大家对用户挖掘非常浅。原先大家判断什么时间和用户进行沟通,大多凭借经验。但现在很多成熟的线上教育企业,他们的行为大多由算法驱动。


在数字教育的分类中,我们编程猫的月收入达到了2亿人民币以上,音乐、美术培训领域也有公司达到了这一数字,但在体育领域至今还没有看到这样营收规模的公司。相比整个K12领域,体育教育的模式还处在摸索阶段。但我个人非常看好体育的在线化,尤其是在青少年体适能产业中。


K12教育在2008年到2017年间,一直处于蓄势的状态中,而素质教育领域也是在2020年才出现了井喷。我们自己所在的数字教育在20年左右才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让大家看到原来大家以为的编程、美术、钢琴不能线上化教的观念被打破。而体育领域,需要在产品上作出突破。我认为任天堂出品的健身环,在游戏化和体验上做的非常好,这也可能是未来的方向。


另外,我想谈一下自己观察到的例子。我拿我报的篮球课为例。那个篮球课完全是一个录播的模式,基于一个视频拉了一个群,但是没有相应的运营。我们看到做少儿体适能的还有一些用直播的方式做的。我个人非常推荐大家如果有条件可以尝试一下AI课程模式,AI课核心是用交互的方式让学生看视频的过程当中有一些练习的时间。


很多人其实不理解,所有AI课的核心不在AI,核心还是回到人,对体育来说可能是教练,对编程猫来说是老师。人的服务是家长在消费这个产品的主体。并不是说到了线上化就应该离老师远,反而应该利用科技的手段和线上化的优势让老师和学生、家长建立起更多的接触面,通过老师的服务去提供给家长这样的消费品。这可能是我今天看到的一些教育的线上化产品的一点误区,教育直播课模式下其他行业已经经历过这个事情了,从一对一到大班到小班直播,今天大家会看到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说AI课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商业模型,而且它也提供给了家长比较好的体验。


关于体育教育的未来,我注意到一个迅速下滑的产业,就是玩具产业,这和2010一代的需求有关。抢夺孩子们玩玩具时间的,除了不断更新的科技,还有短视频等网娱产品。我一度担心,这样一代孩子会不会变成“沉沦的一代”。


但“沉沦的一代”,似乎是每一代都面对的问题。每一代人拥有的信息技术是不一样的。这一代孩子无论多沉迷于短视频,最终都还是会上网课。如今有这么多优质的体育服务给孩子们做选择,他们未来的身心健康是不必担忧的。


花香盛世创始人&CEO陈鹏吉:在体育教育领域,线上是线下的补充


三年前创业的时候和团队想一个问题,什么问题会让我们失业关掉公司,企业创立初期成立了一个风险控制中心,当时我们对标外部来说是K12的学习,每个月有一个商业分析计划。对我们内部来说有政策、数据异常监控。这样的风险预警机制,让我们得以在去年腊月20多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组,应对进下来疫情的发展。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我认为在体育领域,线上是给线下的补充,体育是需要场景的,需要团队散发魅力和精神的。创业初期开始,我们就有接近50人的软件开发团队。疫情期间我们就做了直播软件,用线上的直播课程对接学员。体育教育当中有一个问题,它不一定是刚需,孩子训练一周两次,并没有起到像K12那样回家刷题,但去年的疫情,线上的直播课程实际上反而增加了对他的训练和指导。而从OMO的角度来讲,这能帮助我们做到标准化和场景的嵌入,激发孩子们的兴趣。


我们做教育,更多是面对家长和孩子。但我们在服务过程中,更关注2010这一代孩子的父母,更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呈现。我们是否能提供给家长一些很好的素材,是很重要的。


体教融合的文件发了之后,我就和管理层讨论,这个文件带给我们的危与机。因此我们做出决定,要从服务的角度,在学校体育课之外,增加对家长的服务和孩子的比赛数量。


让孩子学体育和持续学体育,家长很关键。而在家庭和体育教育中,父亲的角色是缺失的。如何让父亲回归孩子的教育,让母亲的付出得到一定程度的回报,这是体育教育也应该关注的问题。


我们还发现一个痛点,孩子们只在节假日才有比赛和展示自己的机会,这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们把赛事外包给一个团队,这个月,我们在全国就举办了400场比赛,明年计划举办3000场比赛。以赛代练,在这个过程中给孩子们纠正动作。


“强棒联合”创始人,“强棒天使项目”发起人孙岭峰:体育行业的发展,源自于认知的改变


疫情是全球性的,对所有人是公平的,是重新洗牌的过程。在变局下,看得更是谁的能力强。在这个环境中,我们实际上是抓住一些机会,做了一些体育+的内容。比如《棒!少年》纪录片,之后还有几部也在同时进行中。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我觉得现在的体育市场分类太粗糙,应该分类更细致,比如针对专业训练或者兴趣培养,抑或精神品质的锻炼。互联网应该把这些理念传播出去。未来几年应该是认知的改变,对体育本质的认知,这样的话,这个行业的机会就来了。


关于体教融合,我们在高兴之余,还要考虑这件事儿能和我们有多大关系。在现有环境下,我们体育人能否“活到”红利产生的时刻,是需要思考的。在现有的环境下,制定政策的人和参与的人还有理解体育的人,并不是同一拨人。随着慢慢的发展,这几波人互相关联、融合,才可能做真正正确的事。


与其说真正改变的是2010一代的孩子,不如说是他们的家长。这一批孩子的家长大多也是80后,他们处在物质比较好的年代。家长见识的多,他们也会让孩子们有更多元化的选择。


以上仅为《体育·新教育:体教融合的一代》论坛的部分内容,想详细了解更多讨论,请移步@懒熊体育 置顶微博观看视频回放。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anxiongsports.com


体育教育的发展前景在哪儿?这四位从业者给你答案 | 嘉年华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