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结束东奥征程后开始“朝九晚五”

2021-08-16 场外范明辉


东京奥运已经结束,但一些运动员并没有闲下来,而是拾起了第二重身份,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一个例子是24岁的美国田径选手加比·托马斯 (Gabby Thomas)。东京奥运会是托马斯参加的第一届奥运会,她不仅为美国队拿到了女子 4 x 200 接力的银牌,还夺得了女子200米比赛的铜牌。


他们结束东奥征程后开始“朝九晚五”

美国田径选手加比·托马斯 (Gabby Thomas)


但托马斯同时还是一名学者,她在哈佛大学拿到了流行病学的硕士学位,托马斯的梦想是在健康保健部门工作,消除医疗保健的不平等,用她的话说就是“拯救世界”。


托马斯体育之外的第二重身份是出于梦想和兴趣,不过有些奥运选手的第二职业只是为了帮她们付账单。


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有60%的奥林匹克选手认为自己财务状况并不稳定,而美国运动员可能是其中情况最严重的一批人之一。美国也是主要大国中少数几个政府不给奥运队提供资金保障的国家之一。


美国队的体操和篮球等热门运动的顶级运动员可以从赞助中赚取几百万美元,比如游泳运动员凯蒂·莱德基(Katie Ledecky)就通过代言泳衣品牌TYR大赚700万美元。但更多的美国奥运选手只能靠津贴、奖金和兼职工作勉强维持生计。


在东京奥运会即使获得金牌,美国队的运动员也只能获得3.75万美元的奖金,银牌得主的奖金是2.25万美元,而铜牌得主的奖金只有区区1.5万美元。很多美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并没有得到奖牌,而他们每年用于训练的花销可能需要10万美元。既然国家不买单,就要靠运动员自己想办法凑钱了。


选手们的第二职业也是五花八门,以这次参加东京奥运会的美国选手为例:女子击剑选手杜布洛维奇(Jackie Dubrovich)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市场营销公司Criteo上班,从事媒体策略工作;赛艇运动员 格蕾丝·卢扎克(Grace Luczak)从里约奥运会后就在全球著名的会计事务所安永从事内部并购的工作,在东京奥运会前她跳槽到了一家赛艇初创公司Hydrow;外形靓丽的竞走运动员罗宾·史蒂文斯(Robyn Stevens)的兼职更文艺范儿,她的第二重身份是模特和设计师。


他们结束东奥征程后开始“朝九晚五”

竞走运动员罗宾·史蒂文斯的兼职是模特


毕业于莱斯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标枪运动员艾莉娜·埃斯(Ariana Ince)则不仅是一个工科生还摆脱了“打工人”的身份,她现在是休斯顿人体工学咨询公司m-erg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旨在帮助组织为员工提供更符合人体工学的办公环境。


延展阅读:


美国运动员夺奖牌大多不用纳税,空场下运动员粗口引关注| 奥运日报Day 5


他们结束东奥征程后开始“朝九晚五”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