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2016-11-15 职业体育黎双富

2008年,西雅图超音速队搬往俄克拉荷马,后改为雷霆队,超音速这一队名和队史荣誉则留在了西雅图。从那至今的8年多时间,很多人从未放弃让超音速回归NBA的努力,最新的成员是NFL西雅图海鹰的明星四分卫拉塞尔·威尔森(Russell Wilson)。


超音速回归NBA的关键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还是配置一个NBA级别的新球馆。过去四年多时间,以知名风投人士克里斯·汉森(就是他差点儿将国王搬到西雅图)为代表,提出了很多方案都没能获得实质进展。今年10月,汉森甚至表态,不需要政府出资,自己去私募2亿美元来新建球馆,即便这样,市政府也拒绝为其提供用地支持。


一方面是球迷和城市对超音速的呐喊,另一方面则是迟迟找不到突破点的新球馆新建方案,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矛盾和逻辑?节选拙作《斯特恩传》中的一章:超音速变雷霆,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路。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最近几年的NBA总决赛赛场,总会出现一波身穿绿金相间球衣的球迷,他们不属于总决赛的任一参赛方,没有特别明确的支持对象。他们来自西雅图,是超音速的死忠。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告诉全世界的球迷,斯特恩和NBA欠他们一支NBA球队。


2012年的NBA总决赛赛场,这波球迷的人数达到峰值,他们拿着各式各样的标语板,宣传着两个口号:让西雅图超音速回到联盟和击败OKC。OKC是俄克拉荷马城的英文缩写,这里指的是雷霆队,超音速是这支球队的前身,2008年的那次搬家,至今影响着一代超音速球迷。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我来迈阿密不是支持热火,我是来抗议雷霆,他们本应该是我的超音速,”一位叫克林·巴克斯特(Colin Baxter)的球迷在美航球馆前面说,他身边的纸板上用超音速的 球队颜色绿和金写着——Beat OKC(击败雷霆),“我跟我的朋友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我们几年前就约定,只要雷霆进总决赛,我们就去现场做这个,我们想让全世界知道, 西雅图的超音速球迷依然热情。” 


早在1966年,也就是联盟刚庆祝完20周年生日,西雅图就迎来了这座城市历史上 的首支职业球队,来自洛杉矶的电影商人萨姆·舒尔曼(Sam Schulman)和保险商人尤金·科莱恩(Eugene V. Klein)获得NBA授权,把超音速带到了美国西北部最大的城市,西雅图是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的总部所在地,超音速因波音当时最新的超音速飞机项目而得名。


舒尔曼执掌球队16年,1979年,在名帅也是前超音速传奇球星兰尼·威尔肯斯(Lenny Wilkens)的带领下,拿到队史第一座也是目前唯一一座NBA总冠军。1983年,舒尔曼以1100万美金将球队转手给媒体巨头巴里·艾克利(Barry Ackerley),艾克利 拥有超音速长达18个赛季,见证了“雨人”肖恩·坎普(Shawn Kemp,1989年第17顺位) 和“手套”加里· 佩顿(Gary Payton,1990年2号秀)的黄金年代,不过因为乔丹和公牛,夺冠计划功亏一篑。


2001年,星巴克总裁霍华德· 舒尔茨(Howard Schultz)以2亿美金入主西雅图,迅速成为NBA赛场边最有激情的老板,不过他太急于在球队身上复制星巴克的神奇,虽然双子星雷·阿伦(Ray Allen)和拉沙德· 刘易斯(Rashard Lewis) 也是名震一时,但超音速在他的掌控下依然无缘总冠军。2006年10月31日,一位来自俄城的投资人克雷顿·本内特(Clayton Bennett),以3.5亿美金的价格,从舒尔茨手中购得超音速的所有权。一个长达两年的迁址计划由此发酵,至今仍是不少超音速铁杆的噩梦。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为什么舒尔茨入主不到五年就要将超音速转手?据西雅图当地媒体分析,他跟佩顿矛盾的公开化是导火索,不过终极原因还是球队的连年亏损。舒尔茨认为,场馆配套的严重落后制约了球队的发展。2006年时,钥匙球馆是整个NBA主场座位数最少的球馆,而且内部空间狭小,球馆所占面积不到NBA球馆平均面积的一半,即使超音速整个赛季球票售罄,球馆运营仍难达到收支平衡,盈利几乎不可能。 


此前几年,西雅图的职棒大联盟MLB球队水手(Mariners)和橄榄球联盟NFL球队海鹰(Seahawks)先后获得政府财政支持,建设了顶级的新球馆。斯特恩和舒尔茨都认为,怎么也该轮到NBA了。2006年2月23日,两人联手走进了西雅图市政府会议室,他们向当地政府寻求2.2亿美金的钥匙球馆翻修费,其中1800万自筹。也就是在那次谈判中,舒尔茨透露,他入手超音速这几年,账面上已经亏损6000多万美金。


“一个顶级球馆是每个球市所必备的,而钥匙球馆目前肯定不是NBA顶级球馆。我知道西雅图的棒球队和橄榄球队都已经有了新球场,我今天来这就是想知道,NBA 能否获得相同的机会,”斯特恩说,话语中的威胁语气十分明了,“如果没有,我们可以 接受这个决定,但我们不排除自己采取行动。”


斯特恩和舒尔茨没有意识到的是,水手和海鹰的新球馆,已经让当地很多纳税人颇为不满,据当时的一项民调显示,超过七成的西雅图市民反对把政府预算用于球馆翻修或者建设。再加上超音速那时的战绩差得不行,一直在联盟底部徘徊,当地政府官 员都懒得去现场看球。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我打赌他们(官员)肯定都说不出球队当时的五个先发,你让他们愿意掏钱来翻修球馆,这一开始就注定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西雅图时报》超音速跟队记者斯蒂夫· 凯利( Steve Kelly)说。 可想而知,斯特恩和舒尔茨的提案最终无疾而终,后者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对球队要面临的后果不会承担负责,如果球队最终转手,或者迁址,责任不在我们,而在他们政府官员身上。”


心灰意冷的舒尔茨,开始筹划转手球队,尤其是在看到太阳队以近4亿美金的价格转手之后,他更是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一位叫做爱德华·埃文斯(Edward Evans)的商人很快找上门来,可当谈判接近完成时,舒尔茨发现,埃文斯要临时撤出,本内特突然成为了自己的潜在卖家。舒尔茨对这位来自俄城的商人虽有所疑虑,却无法拒绝他开出的高价。2006年《福布斯》杂志对超音速的估值是2.34亿美金,本内特却开出了3.5亿的天价。


“当你有那么一大一个报价摆在面前,你会很快忘掉当初你对这座城市的承诺,哪怕你自己的企业(星巴克)就在这座城市里,这就是霍华德· 舒尔茨,”《西雅图时报》 佩西· 阿伦(Percy Allen)说。 


2006年7月18日,舒尔茨和本内特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球队转手。“我们考虑了所有的情况,选择了我们认为是对西雅图最好的买家,新老板真的想把这支球队留在这。如果他想把球队搬走,我们是不会把球队卖给他的。我五年前买球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现在我把这份责任传递给他,我相信他真的会为西雅图的公共利益着想。”舒尔茨言之凿凿。 


本内特在旁边附和:“我们的终极目标确实是为俄克拉荷马带去一支NBA球队,但这跟这次球队转手没有任何关系!”


超音速铁杆们一开始就预料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们很了解本内特。“当这个消息最开始传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超音速要去俄克拉荷马城了。”一个叫“拯救我们的超音速(Save Our Sonics)”网站的创办者布莱恩· 罗宾逊(Brian Robinson)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本内特曾是马刺的大老板之一,他一直占据着马刺在NBA董事会的席位,因此跟斯特恩结下交情。2005-2006赛季前,本内特就曾联手一帮俄克拉荷马的商人,从斯特恩手里争取到了新奥尔良黄蜂的临时主场权。受卡特里娜飓风的影响,黄蜂主场受损严重,被迫搬到俄城打了一个半赛季。


那几年的工作来往,让本内特和斯特恩之间有了患难之交,这点在两人后来被曝光的电子邮件中得到了充分印证。 在接手球队后的第一个赛季,本内特继续跟进解决球馆问题,与舒尔茨的翻修钥匙球馆不同,他的做法更激进,要募集5亿美金盖一座全新的顶级球馆。很自然地,提案得到当地政府更坚决的反对声。 


“这做法太荒唐了!他根本没诚心想解决这一问题,”斯蒂夫· 凯利说,“连一个当地企业家(舒尔茨)的翻修申请都不愿意,更何谈一个想把球队带走的外人?每个人都清楚,他这个提议只是说说而已。”


不仅如此,对超音速球迷来说,2007年休赛期是个痛苦的夏天,本内特先后让球队功勋传奇兰尼· 威尔肯斯和助教德特雷夫· 施拉姆夫(Detlef Schrempf)走人,随后又前后脚交易走雷· 阿伦和拉沙德· 刘易斯。 


“最后一个赛季,球队给我的感觉就是,整个市场策略就是让球迷失去对这支球队的兴趣,甚至说不鼓励他们来现场看比赛。”前超音速员工大卫·马兹欧(David Mazzio)说。 


本内特的狼子野心被球队合伙人曝了光。2007年8月12日,奥布里·迈克伦敦(Aubrey McClendon)告诉俄城媒体:“我们买这支球队不是为了将它留在西雅图,我们都希望它能来俄克拉荷马。”本内特得知后只能矢口否认,同时坚定地表示,他的目标是将超音速留在西雅图。 


西雅图律师团后来得到了本内特在2007年4月和迈克伦敦、汤姆· 沃德( Tom Ward,切萨皮克能源创始人之一,后入股雷霆)互发的电子邮件,他们的野心在证据面前再无狡辩空间。“我们下赛季(2007-2008)能搬来这里(俄城)么?还是必须在西雅图郁闷一个赛季?”沃德写道。 本内特回:“我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会尽我所能实现目标,多谢哥们儿和我一起玩,让游戏开始吧!” 


“我喜欢这个斗志,为了下赛季能在这边看上球,我愿意提供任何帮助。”沃德回。 迈克伦敦也分享了喜悦:“我也一样,克雷,谢谢你!”


斯特恩低估了他们的野心。迈克伦敦8月的公开表述之后,他甚至再次相信了本内特的借口,这从后来被曝光的双方邮件内容可窥知一二。“这事可能看起来很糟糕,但我和奥布里真的没有讨论过把球队搬到俄克拉荷马城的计划,甚至没和我们球队持有者的任何一员提过此事。”


本内特在邮件中如是告诉斯特恩。斯特恩这样回本内特:“我和你之间没有问题,我一直相信你和奥布里所说都是真的,你们是在努力把球队留下。”


NBA随后向迈克伦敦开出了一张25万美金的罚单,斯特恩很快就意识到,他被骗了。 9月21日,本内特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如果西雅图不能提供一个更好的新球馆,球队不会留在这个市场,如果能达成一个新球馆计划,超音速和风暴(西雅图 WNBA球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留在这里。”他还给当地政府设定期限,如果10月1日前新球馆方案不能出炉,超音速将搬往俄城。


至此,搬家计划正式显露在公众视野下。“那个赛季(2007-2008)球队对媒体的限制很大,球员面对记者的时间被缩到最少, 西雅图的媒体真的没什么机会去真正了解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杰夫 ·格林( Jeff Green)等这些球员。”超音速电台解说凯文·卡拉布罗(Kevin Clabro)回忆说。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2008年1月8日,本内特把旗下的WNBA球队转手给西雅图财团,只留下雷霆这一支球队的所有权,这无疑又是一个他想专心搬走超音速的信号。在本内特的搬家计划下,西雅图当地的企业家也做了最后的努力,3月6日,微软CEO斯蒂夫·鲍尔默 (Steve Ballmer)牵头,提出了一个3亿美金的钥匙球馆翻修计划,自筹1.5亿,只需当地政府拿出1.5亿预算就行。不过跟之前几次尝试一样,州政府没能通过这一提案,挽救计划最终宣布失败。 


4月18日,NBA董事会在纽约开会,以28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了超音速的搬迁计划,当时只有开拓者老板保罗·阿伦( Paul Allen)和小牛老板马克·库班投了反对票。西雅图球迷并没有死心,他们手里还握有一根“救命稻草”:钥匙球馆和超音速签署了一份15年的场地租赁合同,还剩两年,合同有明确规定,超音速必须保证每个赛季在钥匙球馆至少打41场比赛。只要合同不解约,超音速就得继续留在西雅图,而球迷就将至少获得额外两年时间来挽留球队。 


这是超音速铁杆的最后希望,不过本内特心里早已有另外的计划。他聘请美国知名律师团队,把这份场租合同带上了法庭。本内特方面提出,钥匙球馆没法再提供超音速正常运转、在这打满41场比赛的条件,他们打了一个颇有意思的比方,双方的合同类似婚约,当一方出现痛苦无以为继时,离婚是唯一选择。


拥有钥匙球馆所有权的西雅图市政府,一开始信心很强,多次在公众面前表示他们有很大可能留下超音速,但在强大的本内特律师面前,市政府官员开始露怯,比如市长格雷格·尼科尔斯(Greg Nickels)就在庭审中被迫说出,他已经好几年没去现场看 超音速的比赛。类似的笑话接连传出,这些事情通过媒体的报道,本内特方面迅速占据了舆论高点,市政府打赢官司的信心越来越低。 


7月2日,尼科尔斯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和本内特方面达成庭外和解,本内特赔偿钥匙球馆7500万美金,其中4500万为保障的,另3000万的前提是,西雅图在五年之内(到2012-2013赛季结束)没能获得一支NBA球队。尼科尔斯的发布会还没结束,本内特就在俄城召开了庆功发布会。 “我们做到了!NBA下赛季会在俄克拉荷马城比赛。”本内特说。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当地政府和本内特的妥协,等于是直接把球队送到了俄克拉荷马城,媒体和球迷都愤怒了。《西雅图时报》的佩西·阿伦回忆说:“市长一开始就说,‘这跟钱无关!这跟钱无关!’他说了很多次,结果却妥协了,事实证明,这就是跟钱有关!” 


超音速电台解说凯文·卡拉布罗至今回忆起来,仍余怒未消:“他们(政府)让一支历史长达41年的球队就这么走了,放弃了最后的反抗!他们没有上诉,就这么接受了,我还能说什么?” 


尼科尔斯们并不这么想,他们相信,作为NBA第13大市场的西雅图,足够吸引一支新球队来加盟,这也是斯特恩当时给他们的口头承诺。 


“他出卖了我们,出卖了整个城市,那个发布会,他还跟我们说这是个好消息,我们很快就能有一支球队回来,NBA还是喜欢我们的。哥们,你是真蠢么?”斯蒂夫·凯利如是评价尼科尔斯。时至今日,超音速球迷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西雅图市政府不那么早妥协,结果会怎样?拒绝庭外和解,市政府能否胜诉还得两说,但是只要赢了官司,超音速再留下来打两个赛季(2008-2010),最终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随着2008年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本内特不得不被迫转售球队,理由?他的幕后金主迈克伦敦,仅在2008年一年就亏损了20亿美金,高压之下,他还能有多少持有超音速的信心?


2008年至今,西雅图的财团也一直在做着引进一支新NBA球队的尝试和努力,他们在2013年年初几乎看到曙光——和国王老板马鲁夫兄弟(The Maloofs)达成了口头转让协议,但迟迟无法确定的新球馆计划,再加上凯文·约翰逊(Kevin Johnson)和萨 克拉门托球迷的努力,国王最终留在了萨城,西雅图人功亏一篑。 


“我们是可以获得一支球队,萨克拉门托、孟菲斯、新奥尔良、夏洛特抑或其他,我们得到一支球队,就得撕裂那些地方球迷的心,就像我的心曾被撕裂一样,然后,他们得像我们一样面对镜头,谈论他们所面临的痛苦,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得到球队的方式。”


在讲述超音速搬迁前后的纪录片《超音速门(Sonicsgate)》中,舍曼·阿利克西(Sherman Alexie)动情地说,他是超音速12年的季票持有者。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西雅图球迷已经等待了6年,他们还要等多久?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富哥专栏:NFL明星四分卫加入后,西雅图能迎回超音速吗?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