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的三次生与死|韩牧专栏

2017-01-02 观点韩牧

这一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了三次生与死,无力、脆弱、兴奋、绝望、悲伤,以及沉默时的烟雾缭绕。


▲2016年,体育界充满荣耀与告别,现在我们也将挥手跟这一年说再见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2016年只是普通年份中的一年,但对于我,它足够沉重与刻骨铭心。


作为赶路人,这一年是我正式创业的第二年,奔跑、死磕、拼命......也使我与团队真正体会到了市场的残酷和赤裸裸的人性。


2015年底,懒熊启动Pre-A轮融资,在此之前的6月,我们拿了200万元的天使投资。我们用这200万元开始招聘团队、拓展业务,快速奔跑起来,但跟很多初次创业者一样,犯下了不懂融资节奏的错误。


由于拿完天使后我们没有准备马上拿下一轮融资,所以8、9月很多投资方想投我们时,基本都拒绝了。但没想到的是,到了年底,当我们准备融资的时候,整个资本市场遇到寒冬,而原本对我们感兴趣的投资方,态度也自然变得谨慎了。


当然,在那个时候,懒熊对外展现的也只有内容优势,其他方面的可能性还没有体现出来。


那时,我们刚把公司从768产业园的孵化器搬到朝阳门,300多平方米,一个月房租就7万多元。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东二环上车水马龙,我心里经常会忐忑:“公司会不会突然就死了?”


更关键的,那段时间,我母亲尿毒症加重,在北京301医院准备手术。对于懒熊和母亲,我的目标贪婪而单纯,希望两者都能好好地活着。


白天,我约投资人在301医院附近谈,晚上陪护母亲。我仍然记得,2016年1月6日,当母亲推进手术室的那一瞬间,我无比难受与心疼,但来不及悲伤,而是通过微信在跟投资人沟通各种投资细节与条款。


当时困难到,过完春节公司账上将只剩下10万元,如果融资不能在短期内完成,懒熊就会遇到第一次生死危机。


运气比较好,最终有多家投资方选择信任我们,做决定的速度很快,因为他们看重懒熊这个团队。更开心的是,母亲的手术也比较顺利。最后投资协议是在301医院签的——签完协议,我与九合创投的投资总监伏昕合影,照片后面的背景是“救死扶伤”。


这是懒熊经历的第一次生死,那是2016年的1月。


第二次是2016年6-9月,懒熊完成A轮融资。5月18日,我们在五棵松举办一场中国体育产业的跨界峰会,活动结束后立刻启动A轮融资。因为按照我们内部的判断,年底可能还会再有资本寒冬,懒熊必须提前储备未来两到三年的粮草——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要穿越几轮泡沫与寒冬。


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的三次生与死|韩牧专栏

▲5月18日,懒熊体育在五棵松举办了中国体育产业跨界峰会。


可是,在长达几个月的谈判中,各方面细节与条款,令我身心俱疲,甚至一度有些抵触,到最后真正签协议签完资金到账后,我有蜕了一层皮的痛苦,连想死的心都有——一度,我对创业有些悲观,我不停在想,创业的终极目标到底为了什么?


就在A轮融资完成、资金到账后的第二天,我就病倒了,在长达三个礼拜的时间里,我浑身无力,什么病也没有,就是整天冒虚汗、浑身没劲,看什么都有些眩晕。


即便这样,生活并没有给我多少喘息的时间。“十一”之前得知母亲病情恶化,又得住院。可是,我个人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带母亲看病了。创业期间,我与几位合伙人一直领取一个月1万元的薪水,比很多员工都低,我早已欠下一笔账。没办法,十一长假带母亲在老家的蚌埠医院住了8天,尽管效果不好,还是出院了,我回到北京继续工作。


在我以为2016年就要这样过去时,12月8日晚,命运又给我开了一次玩笑——母亲竟然停止了心脏跳动。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还在办公室加班,我顿时瘫软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母亲经过一夜抢救,终究被医生放弃。我从北京赶回老家,她不能说话、不能点头、闭上了眼睛,当我来到她身边时,她竟然奇迹般地睁开双眼,看着我,掉了一滴眼泪,然后永远闭上了眼睛——母亲那一滴眼泪我永生不会忘记,或许,她看到我太辛苦了,不忍给我太多负担才走了。


这是我2016年经历的第三次生死。比起前两次,这一次我彻底被击倒在地,我放下所有,在家守护母亲棺材近半个月,每天吃饭、睡觉,白天都在灵堂。只是,我陪母亲说的每一句话,再也没有了回应。


在守灵的半个月里,我开始思考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重构我的价值观,也经常梦到一言不发的母亲。


我今年35岁,在20岁之前,是母亲带着我成长,20岁之后,是我带着母亲“成长”。母亲一个字不认识,包括男女厕所都无法分辨,但她却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所以,她让我们兄弟仨(我有两个哥哥)都上了大学,并离开农村。这在当时不重视读书的农村,是非常了不起的。很多时候,外面世界的诸多东西我都会给她分享,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母亲通过我来了解世界,知道我在做什么。


这是我的2016年。我一直在奔跑,一直在赶路。可是,当2016年快结束的时候,我开始停下脚步,思考、反思、沉默......然后,我真正开始了一个新的征程:像一个孤儿远行,像一个航海者独自起航,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展翅翱翔......


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一起经历了三次生与死,足够刻骨铭心,每一次都带给我了无力、沉默、脆弱、兴奋、成就感以及烟雾缭绕的悲伤。


母亲离开了,她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在我与懒熊的生命中,我不会遗忘她没有说出口的嘱托,继续赶路,唯有强大才能心安。


当然,磨难让我及懒熊团队收获良多。鲁滨逊也是在被抛弃荒岛两年后,才想明白:“被抛弃在荒凉的处境里生活,要比我在世界上其他环境里更为幸福。”


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的三次生与死|韩牧专栏

▲9月19日,懒熊体育2016年中国体育产业集市7站巡回由北京站开启了。


同样,我也衷心感谢上帝,他让我体验了命运的诸多磨难,也让我明白到了生命的意义。


母亲下葬前,我穿着单衣,围绕她的墓地周围跑了10公里,她就在我的额头前方看着我。大冬天,我浑身湿透,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2016年,我不会忘记;2017年,懒熊会好好活着。


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的三次生与死|韩牧专栏


作者简介:韩牧,安徽人,懒熊体育创始人。出版小说集多部。曾任《财经天下周刊》高级记者、界面新闻体育总监。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2016年,我与懒熊体育经历的三次生与死|韩牧专栏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3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