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2017-01-14 创业熊金承舟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行走荒原,并不需要多么高超的技巧,它远比人世间的游历轻松。”


这是中国探险家杨柳松在其著作《北方的空地》中的一段话,也是胡崑很喜欢的一段话。身为夏山国际童军会联合创始人,他如今正带领着一群孩子,身着制服在荒原中行走。


夏山国际童军会成立于2014年,以营地教育的形式组织一系列少儿户外训练项目,教会孩子野外相关的生存技巧。


1月12日,夏山宣布获得来自元迅投资与一家知名连锁教育机构的Pre-A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胡崑告诉懒熊体育,他们目前最希望的,还是有更多的同行一起加入,把儿童营地教育这块蛋糕做得更大。


“一跤”摔出了一家新公司


胡崑原本是一家核电企业的QA(品保)高管。谈起创立夏山国际童军会的初衷,胡崑告诉懒熊体育,这源于一次他在挪威的经历。


5年前,他在挪威当地的一个峡湾海钓。晚上6点,在返回营地的途中,他不慎摔倒,腰部恰好顶在了某处礁石上,手也被划伤,瞬间让他动弹不得。


当时正值北欧的冬天,此时已经天黑,野外路过的人又少,胡崑的朋友只能心急火燎地返回营地中求助。半个小时后,他的朋友带着两个八岁左右的孩子回来了。


一开始胡崑心中很不以为然,觉得这两个孩子帮不上什么忙。让他大感意外的是,两个孩子先是熟练地帮助胡崑做了伤口止血包扎,之后又在路边找了两根木棍,脱下身上的套头衫,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就和胡崑的朋友一起将其抬回了营地。


这件事让胡崑感触很深。在国内,天黑后孩子很少会在外逗留,去帮助一个受伤的陌生人更是难以想象,也未必会有对应的急救知识。所以他觉得,中国的孩子需要有人来教相应的技能。


胡崑随即发现这样的形式很不错。童军(Boyscouts)概念最早出现于1907年,英国陆军中将罗伯特·贝登堡以早期的军事著作为基础,创作了《童军警探》一书,并在英国白浪岛举办了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童军露营。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 英国陆军中将罗伯特·贝登堡创立了最早的童军。


它强调的是以实际的户外活动作为非正式的教育训练方式,内容包括露营、森林知识、水上活动、徒步旅行、野外旅行和运动等。1920年,世界童军组织(WOSM)在瑞士日内瓦成立,协助各个国家在青少年教育中开展相关运动。如今Boyscouts已经成为欧美国家根深蒂固的文化。


国内缺乏类似的组织,给了商业机构进入的机会。2000年前后,国内曾短暂掀起过一股相关热潮。一些创业者开始引入国外体系,开展营地教育主题的夏令营等活动。但由于经验、培训和资料都不齐全,又缺乏有效的监管,一时导致山寨童军现象盛行,参与的孩子安全也难以得到保障,市场热了不多久就冷了下来。


胡崑之前就有过教育志愿者的相关工作经历,他最初在希望工程有过支教经历,几年前又和朋友一起参与了名为“朴质公益”的公益机构创办,为上海的外来务工子女提供素质拓展项目和为困境儿童提供相关救助。这段经历给胡崑创造了很多接触孩子的机会,丰富了他在儿童教育领域的知识。看到了创业空间之后,就决定与合伙人许萌一起,成立夏山国际童军会。


如何吸纳用户?


不过,由于教育体系存在着差异,如果将国外的相关教育体系简单沿用至国内,势必会遇到水土不服的现象。


胡崑告诉懒熊体育,国外孩子首次参与的平均年龄大约在9-10岁,但中国的孩子学业压力偏重,初中之后往往就少有时间参与课外活动。因此他们所面对的用户群体,以6-10岁的孩子为主,开设的课程需要更低龄化。


由于文化差异,与美国家长更在意营地教育的经历本身不同,中国家长们对结果相对更为重视一些,关注孩子们到底在训练营中能学到什么实际技能。另外一方面由于国内这个年龄段孩子离开父母的独立经历相对比较少,当孩子不在身边时,他们也显得更为焦虑一些。所以,夏山一方面对国外体系的课程做了相应的改造与研发,早期重点开设一些实用技能相关的课程;另一方面,整个训练营中对家长进行全程直播,方便家长能实时了解到孩子们的相关情况。


此外,受限于国内假期偏少,夏山需要将原本长期的项目进行拆分,以便在平时周末进行。目前,夏山的课程涵盖了系列课、半日营、一日营和多日营等多种产品形态,目前后两者在C端客户中为主营业务、前两者则主要面对学校等B端客户。


其中,夏山一日营的项目主要为带孩子在郊外营地开展一天的活动,分为自我保护能力、野外生存能力等7个系列,包含了荒野求生、自然探索、先锋工程、户外技能、急救自救、灾害避险、人侵防范等20多个专业近百种训练营,旨在通过一天的学习让孩子掌握一项基本技能。


而多日营则针对寒暑假会带孩子前往国内国外等地开展为期一到两周的训练营。与一般的旅游产品不同的是,夏山的训练营会选择在一些非旅游景点和儿童营地中开展,伴有一些生存训练及自然教育为主的主题。以泰国清迈的多日营产品为例,夏山的训练营项目,避开了所有清迈的旅游景点,而是在大象自然公园进行,那里收养了许多被驯兽师伤害的残疾大象,孩子们则会学习如何去照顾这些大象并与它们交流,从而了解人和自然的相处之道,这并非是其他旅游产品中会涉及的内容。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 夏山的学员在清迈照顾大象。


多日营的开展,一般是由夏山与当地从事儿童教育或营地教育的机构合作进行,后者提供一系列衣食住行的保障,训练营课程则由夏山操刀设计,或在现有产品按夏山需求进行修改。胡崑表示,这是他们与对方合作的必要条件:“我们很清楚国内家长的需求,知道哪些更为适合这个阶段的中国孩子。”


自2014年10月开展第一次夏令营活动起,夏山已经开展了近400期训练营,覆盖了7000多个学员,其中多日营产品已经辐射了超过10个国家与地区,与当地的四五家营地机构达成了战略合作。


目前夏山的定位在于比较重视孩子素质教育的中高端家庭,一日营的项目的标准价为599元加服装费,会员会有一定优惠,而国外的多日营项目则大多在万元以上。2016年,夏山的营收已过千万。


对于少儿户外培训的商业机构来说,还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是如何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尤其是项目多在野外开展,孩子受到伤害的风险被大大提升。


为此,出身核电行业的胡崑,参照核电领域的标准,为夏山的产品制定了一整套风险分析及管控体系。所有可能导致危险的因素,这套体系从发生频次、危险指数、伤害程度等各方面分析了教官学员、道具材料、训练场地、训练方法等等可能存在的相关风险,并提前进行对策分析及培训,通过体系评估的训练营才能最终投入市场。夏山成立至今,超过20000人天次的训练营里尚未发生过一起严重的伤害事故。


未来素质教育的拼图?


随着国内素质教育理念的深入,与学校合作进入课堂,也成为了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之一。


夏山目前也在进行这样的尝试,在学校课堂上教授一些实用的生存技能,目前他们已经与上海近10所私立或国际学校达成了合作,未来还有可能在公立学校进行尝试。“一些公立学校已有开展素质拓展课的相关安排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胡崑告诉懒熊体育。


就目前的培训市场来看,与招生考试加分政策直接挂勾的项目培训,例如课外补习、艺术类的器乐、声乐、舞蹈,或者体育类的田径、游泳等项目,市场体量更大,儿童营地教育训练营目前很难与这类项目竞争,商业培训机构的发展也普遍较慢。


不过,从国外相关项目的开展情况来看,这块有着充沛的市场空间。根据申万宏源研究院在2016年6月发布的报告中,包含儿童营地教育在内的游学行业,目前城镇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指的是6岁-18岁的孩子)阶段的学生中只有41万人参与,渗透率仅为0.2%,而这一数字在俄罗斯为50%,在日本更是高达90%,可见市场空间巨大。


“我们最大的竞争从来不来自于同行从业者,而是孩子们的时间。”胡崑向懒熊体育直言,“有更多专注的同行进入这个领域对我们是好事。只有这个行业被越来越多人所了解和熟悉,整个行业才能迎来更好地发展。”


10岁的朱思瞳是夏山的学员一员。在参与夏令营回来之后,她妈妈赵斯今告诉懒熊体育,孩子比以前更开朗、更愿意交朋友了,胆子也比以前大了很多。同样身为夏山学员的苏婳身上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年仅9岁就能自行收拾行李。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 夏山童军的学员搭建帐篷。


赵斯今表示,相比于其他项目的培训,她更重视的是孩子的独立自主能力能够得到提升。就目前她的感受来看,儿童营地教育是个很好的培养孩子这方面能力的途径。由此可见,这个看似新兴的培训项目,也会被不少家长所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教育部对于学生的综合素质的考量,尤其是社会实践能力也逐渐开始重视。2014年,上海公布了新一期的高考改革方案,其中明确提到将建立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社会实践能力被包含在内,而这或许会成为行业福音。


夏山在这方面也有准备。目前夏山的每个学员,在营地中的表现都会被数据记录在案,成为评价孩子实践能力的一个途径。伴随着国内教育制度的改革,这块大数据也许会成为今后院校进行招生时的一个标准。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行业的成熟度发展到一定规模方可,行业初期的鱼龙混杂的现象更是亟待解决。胡崑就曾遇到过,有同行模仿甚至抄袭夏山的产品,却牺牲相应的安全保障,刻意压低价格来吸引客流。对此他很是担忧:“一旦出了事故,伤害的是整个行业。”


户外营地教育迎来资本升温


谈到行业发展的困境,还是逃不过两个老问题:场地和人才。


场地问题看上去比较严重。在元迅投资的投资人何骁军看来,夏山的业务必须要有更多的营地出现,业务才能增长得更快,不然就会制约课程的丰富程度,从而导致客户喜新厌旧。“小孩子容易玩腻。”何骁军说。


胡崑也承认这个困难的存在。他还表示,目前他们用于国内训练营的营地,大多都是原先用于成人拓展项目的,很多设施都不适合孩子们使用。


同样从事营地教育机构的游美国际营地出资数百万,在千岛湖改建了一座高尔夫球场,成为了国内一个综合性的营地。创始人兼CEO李璟晖估算,目前国内真正从事商业化营地运营的不超过十家,这一方面是由于国内营地教育行业刚刚起步,另一方面建设营地需要高成本的投入,让不少创业者望而却步。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 位于千岛湖的游美体验营。


想解决成本难题,与政府或者房地产商合作一种方式,由后者将营地建设为楼盘的附属品,还能带动周围楼盘的升值,目前国内有营地教育机构就在这么做。


将现有的营地进行改建是另一种比较容易接受的方式,夏山目前与国外的营地教育机构就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2016年12月,由夏山控股、同国外资深营地机构的合资公司也正在注册当中。


此外,教官的人才也比较缺乏。以往项目的教官往往是由退伍军人和成人拓展培训师担任,但他们缺乏教育的经验,带营过程中往往严厉有余而缺乏对孩子的关注,容易将一个训练营变成简单的教练式教导,丧失了初衷。


李璟晖则补充说,由于国外的孩子是在夏令营长大,所以对营地文化很了解,成人后就能胜任教官,形成了一个人才培养体系的链条,而这国内无疑还不成熟。


完成融资后,夏山的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产品研发和专业化营地建设上,“我和合伙人都是工科技术男出身,还是专注于我们最擅长的。与儿童教育相关的领域,‘产品为王’是硬道理。”胡崑说。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6年起,营地教育市场似乎开始迎来了资本的关注。2016年3月,营地教育平台营天下完成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资方为星河互联;12月,提供多维度营地教育产品的青青部落获得了亿润投资和好未来的千万级别Pre-A轮融资。加上夏山的融资事件,尽管身处资本寒冬,但对于营地教育的资本热度开始升温。


何骁军告诉懒熊体育,他们之所以会选择投资夏山,原因之一就是看中了中国儿童培训蒸蒸日上的市场。“夏山提供的课程和服务,我觉得是目前市场上缺乏的。”何骁君说。


何骁军认为,目前由于国内家长对于孩子的综合素质教育越来越重视,培训不再仅限于学业培训和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的市场在慢慢扩大。同时,对于户外项目的政策支持,也会促使更多中产家庭的生活方式由室内转向户外,而夏山恰好迎合了这两个趋势。


同时,何骁军也很赞赏夏山团队的能力:“夏山的团队很有情怀,执行力很强,效率很高,非常细致,在各方面做得都很不错。”


营地教育市场开始变热,后期自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竞争者,再加上之前提到的困难,夏山面临的挑战显然不少。不过何骁军对于夏山却很有信心:“相信夏山的团队并不惧怕这些困难,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这个寒假,将是融资后的夏山迎来的第一个考验。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夏山国际童军会想在中国振兴营地教育 | 创业熊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