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2017-01-25 观点吴晨飘

在滑雪小镇崇礼,密苑云顶乐园成为目前唯一一家2022年冬奥会滑雪场场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从提出冬奥会的设想,再到申办冬奥,来自马来西亚的云顶都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而他们提前押注的,正是后冬奥时代的机会。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距离北京220公里的张家口崇礼区,有一条5公里左右的主干道。在这条名为裕兴路的大街上,处处彰显着浓烈的冰雪色彩——广场中心的单板滑雪者雕像,几十家鳞次栉比排列的雪具店,还有十步一座以“雪”命名的旅馆。


蹭上一点“雪”,不管对哪个行业的商家来说,都更契合这座县城的基调。至少满街的展旗上——冬奥、滑雪、扶贫成为三个关键词——向外界传递这样的信号:这里还有点穷,但马上要举办冬奥了。


6年后,冬奥会的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冬季两项等五个项目的50枚金牌都将在崇礼产生。其中位于三道沟的密苑云顶乐园(以下简称“云顶”),正是单板、自由式滑雪这两个大项的举办地,二者将共诞生22枚金牌。


云顶也是崇礼现有的六座滑雪场中,唯一一个冬奥战场。


相关阅读:习大大视察云顶雪场,A股冰雪、冬奥相关公司普遍上涨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冬奥的展旗在崇礼随处可见。


与冬奥结缘


云顶与冬奥会的结缘,绕不开马来西亚的林氏家族。雪场外正在修建的梧桐大道,正是以第一代创始人林梧桐命名。


2007年,林氏家族第二代、卓越集团董事长林致华在中国多方考察后,决定在离北京更近的崇礼建造滑雪场。从赌场、度假村、邮轮等行业起家的云顶集团,和卓越集团共同投资了云顶,为布局中国市场找到了一个切入口。


云顶滑雪场在2012年1月正式开业运营。同一年,云顶集团总部所在地吉隆坡获得2015年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举办权,届时将宣布2022年冬奥会将花落谁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林致华在云顶建成后,向河北省政府提出申办冬奥会,而后这个想法获得中央同意。在中国正式申请冬奥后不久,云顶方面又开始筹备团队。2014年8月,云顶成为冬奥会申办委员会支持单位。


之后在2015年7月31日,在吉隆坡举办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北京-张家口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


“中国奥委会领导曾说,云顶对申冬奥成功居功至伟”, 云顶商务拓展总监黄婧告诉懒熊体育。


根据大公网报道,马来西亚国际奥委会主席伊姆朗王子曾表示,“那些具有冬季运动项目背景的奥委会委员,他们更看重申办城市冬季运动条件。而那些来自热带国家的奥委会委员则可能根据城市交通的便利和运动员酒店设施做出偏好性选择,国际奥委会中来自热带国家的委员占一半以上。”


显然,北京以及崇礼的硬件设施成为成功的关键,而云顶用崇礼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接待了每一次国际奥委会的考察和评估。此外,云顶的山形地貌也符合办赛标准,“我们场地的观众席位集中,承载量大,大概有5000个席位,” 黄婧表示。


在上个雪季之前,云顶邀请美籍瑞士人Benno Nager担任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他曾在美国多个滑雪场任职管理工作,在瑞士创办山地度假咨询公司。


“林先生邀请我去云顶工作,这是个很大的挑战,我接受了,” Benno对懒熊体育说。


去年年底,云顶又宣布了一系列冬奥战略规划,同时成为沸雪(国际单板滑雪大跳台Air&Style)官方训练营。


从最初选址崇礼三道沟开始,云顶的蓝图中就有冬奥会这个最重要的板块,并在每一个方面都为这个最大的舞台做着准备。2021年自由式滑雪及单板滑雪世锦赛将在张家口举行,云顶作为主办地之一,获得了为冬奥热身的机会。


“云顶举办冬奥会,很多国际选手会来这里训练、比赛,这对提升云顶的国际知名度很有利,” Benno说。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 国家青年队的队员们正在进行空中技巧跳台巡礼。


但云顶的雄心显然不止于冬奥。在其制高点金花阁上,一幅规划到2030年的蓝图展示了更遥远的后冬奥时代——总投资180亿元,打造一个具有养老、避暑、文创等功能的大型综合体,最多可同时接待3万游客。


硬件和服务是最大优势


100台造雪机、5台压雪车、Zaugg22修槽机器……云顶在这个雪季前投入了7500多万元更新硬件设备,目前拥有35条雪道、4条顶级高速缆车,同时新建了冬奥会标准的U型池和空中技巧跳台,最终将配备88条雪道和22条缆车。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 云顶今年在硬件设备上投入很大。


在今年雪季开板的第三天,中国单板滑雪队就到达云顶开始新一年集训。在国内的训练基地集体备战冬奥会,这是国家队的第一次,往年,他们的首选是美国。


而同一天,参与沸雪的5名运动员也达到云顶,为5天后在鸟巢的比赛做准备。在场地的专业性能上,云顶正离冬奥会标准越来越近。


尽管在专业领域持续投入,但大众市场才是一个综合体的经济效益所在。“我们在开发雪场的过程中,同样会考虑到其他的方面,会更多的关注家庭娱乐度假滑雪市场,专业和娱乐并不是不能相融,”Benno在接受GOSKI产业观察采访时表示。


对此,云顶更换了所有用于租赁的雪具和雪服,并推出免费租赁GoPro的服务。此外还新建了83套酒店公寓,引进瑞士的溜冰场和儿童乐园的蹦床,针对初学者打造了一个山地教学滑雪公园。


和云顶达成深度合作的魔法滑雪学院,就看中了这里的住宿和配套设施,连续两年在云顶举办儿童滑雪冬令营。


“云顶是做酒店起家的,有溜冰场、蹦床,雪道翻新了,餐厅也翻新了,设施很方便,很适合度假,雪道也很适合小白和教学,”魔法滑雪学院市场部负责人尚丽告诉懒熊体育。


但随着服务的提升,价格升高成为必然趋势。以单日雪票为例,上一雪季为平日300元,节假日490元,而今年分别上涨到570元和870元 ,涨幅较为明显。在全季卡方面,云顶8980元的价格在崇礼仅次于万龙的9800元。


不过,云顶的雪卡享有一个独特的福利,即能在全球五大顶级滑雪度假区通滑,包括瑞士LAAX度假区、日本志贺高原、澳洲Mt Buller度假区等高端滑雪度假村。


继上个雪季实现约20万人次的客流后,云顶把最新的目标对准了30万。但周末和工作日的客流存在较大差距。“离北京很近,很多人过来过周末,这是我们的优势,但也是劣势,”Benno表示。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今年云顶的开板节活动。


但云顶手握有一张他人难以企及的好牌。2019年京张高铁建成后,从北京到达崇礼只需50分钟,而崇礼的高铁站就设置在云顶雪场脚下的太子城村。太子滑雪小镇,正是云顶即将在年底开盘的房地产项目。“天时地利人和,云顶都具备了,”尚丽说。


Benno看到了云顶与世界一流雪场的差距,但他表示,中国的冰雪运动赶上了好时候,“中国很幸运,国外可能要50年积累下来的东西,中国可以马上学习过去。”


人才是最大挑战

 

当懒熊体育问及云顶面临的最大挑战时,经验丰富的Benno毫不犹豫地回答,“人才。”


在现有的1000多名员工中,包括13名外籍人员,其中有为索契冬奥会服务过的造雪团队。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云顶聘请了外籍教练,但培育人才一直是最大的挑战。


外籍专家的薪酬普遍高出中国同行好几倍,但即便如此,高薪聘请国际人才已经成为国内各大雪场的常态。


“崇礼很多雪场工作人员都请了外国人,更加国际化,可以带来更多先进的技术,当然中国滑雪者的需求不完全一样,本地化也很重要,”滑雪助手创始人王小源向懒熊体育表示。


在采访中,Benno多次表示,培养人才并灌输先进的理念是当务之急。“设备可以一直买,但请来的专家不会永远呆在这里,他们以后会离开,离开之后怎么办?” 他希望几年之后,即使国际人才离开,先进的管理和运营理念依然能够留在中国。


鼓励员工体验滑雪,这是Benno做的第一件事。“我刚来的时候问他们会不会滑雪,有的甚至说滑雪很危险,自己的员工都觉得危险,怎么去让客人去滑?”


同时,Benno又更不断培养员工的服务意识,“很多都是员工客人开口了,他们才会去做,我们现在教他们要主动服务,去发现客人的需求。”


在新雪季首滑日的第二天,王小源和正逢生日的女友在入住云顶酒店时,收到了一个生日蛋糕和大堂经理手写的贺卡,“觉得很贴心。”


Benno听闻表示,“我们很注重细节,给客人送生日蛋糕不是我们的规定,但是我很高兴有人主动去这样做。”这些细节在他看来,和高质量的硬件设备都是云顶最大的优势。


更令人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当地年轻人愿意投身于滑雪事业。云顶市场主管白璐就是其中一位。英语专业毕业的她,在北京工作一段时间后,选择回到家乡张家口,“我的同学中,大概一半现在都在家乡从事冰雪工作。”


雪场是否供过于求?


根据《冰雪蓝皮书》的数据,滑雪场数量近年正在极速上涨,仅去年就新增了近100座,而今年还将有37座面世。但滑雪人次年20%的增速是按照雪场增速和冬奥会的利好消息测算的,实际效果如何仍是一个未知数。


以崇礼为例,今年除了新增的富龙滑雪场,原有的五个滑雪场仍在扩建雪道和缆车。换言之,每一条新增的雪道和缆车上能否出现相应容量的客流,这还需要整个市场的培育和时间的观察。


云顶雪场大厅雪具店的销量就是一个风向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销售人员表示,“今年开板那天来得的人比往年少了,卖出去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多,今天到了现在(11月14日下午3点)还没有开张。”不能否认,价格的抬升对云顶的客流造成了一定影响。


这也是目前整个行业需要面对的挑战。去年全国1250万滑雪人次中,仅有25万人次在雪场过夜,其中只有2万人次在雪场逗留超过一周。而这些都是衡量滑雪运动发展趋势的重要指标。


Benno就介绍,中国将只要滑过雪的用户全部计算在滑雪人群内,但美国的5600万人次指的是全天滑雪的,只滑几个小时和半天的都没有统计在内。


如果按照美国的统计方法,我国的1250万人次会打一个大折扣。从这个角度看,雪场和雪道未来是否供过于求,是一个值得商讨的问题。


除了大环境,云顶还要面临在崇礼区域和全国范围内的激烈竞争。Benno就把太舞四季小镇和万达长白山视为重要的竞争对手。二者都是主打度假和旅游人群的综合体项目。


相比雪票和教学,过夜产生的住宿、餐饮等一系列收入是雪场更主要的营收来源。从商业价值考虑,度假和旅游人群的贡献率高于发烧友。未来,高端综合度假村的优势将更为明显,这也是万科松花湖去年初出茅庐就取得佳绩的原因之一。


崇礼的幸运和考验


根据崇礼县政府的数据,上个雪季,崇礼累计接待游客逾205万人次,其中境外游客突破14万人次。“推进旅游扶贫,建设美丽乡村”,崇礼推出了这样的口号。 


对这座山沟里的小县城而言,冬奥会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曾经的贫困县有望翻身成为京郊的一座高端旅游小镇,今年年初的撤县设区就是一个信号。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崇礼希望以冰雪旅游带动发展。


但举办冬奥并不是一件易事。单从供水来说,原本就干旱的北方县城,要为各个雪场和未来冬奥场地提供用于造雪的水,其中的难度和成本可想而知。


而目前的冬奥会场地建设,Benno坦言进程不是很快,很多事要推进。不过让他感到欣喜的是,政府的服务意识正逐渐形成,“地方政府非常支持雪场的工作,原来下雪了,路面积雪,来雪场的路就不通,以前就任由雪自己融化,但现在政府会主动去清理,因为他们知道雪场的路堵着,滑雪的人就进不来,经济会受到影响。”


无论如何,崇礼是幸运的。中国市场的前景、资金的涌入、体育产业的风潮、政策的扶持,种种机遇,让距离中国首都220公里的县城走上国际舞台。


6年后,世界会带着放大镜甚至有色眼镜来审视崇礼和云顶。对二者来说,冬奥会都是只准成功不准失败的押注。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一个马来西亚家族,为什么10年前就押注了2022京张冬奥会?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