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行业巨变的环境下,你为锻炼花的钱都去哪儿了?

2017-02-03 观点王怡

健身行业巨变的环境下,你为锻炼花的钱都去哪儿了?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星期天,29岁的金融从业者Rianka Dorsainvil穿着一个20磅重的背心,拖着一个215磅的壮汉,喘着气爬着一个积雪的陡坡。

 

这种“待遇”可是她花钱买来的。这个让她在周日早上还不能好好休息的人就是她的私人教练,他的工作不光是监督Dorsainvil的运动,还要监督她的饮食。Dorsainvil称他为“疯狂科学家”。

 

“有个专家来推着你往正确的方向努力,那是极好的。”她说。

 

美国很多人都在为身体健康进行着自我牺牲,而且他们的牺牲还不仅仅意味着浑身酸痛以及早起的痛苦。更多的人每个月要花掉好几百美元支付给健身房和各种课程。

 

Dorsainvil的老公从事技术咨询工作。夫妻两人每个月要把支出的10%花在运动健身上。这些花销包括训练费用、健身房会员费、运动营养品支出等。

 

不过,大部分美国人的健身花销占总收入的比例还是较低的。根据IHRSA(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and Sportsclub Association,国际健康及运动俱乐部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五分之一的美国人都是健身房的会员,平均每个健身房每月的会员费要54美元,大概是一个中产家庭月收入的1.2%。

 

即使你开年不更换健身房,你的会员费可能也会变化。传统健身房在美国经济危机后一直都抑制着没有涨价。但是,随着运动成本的增加和竞争对手的增多,健身房也纷纷开始提价了。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精品健身房正在兴起,每一个都针对一个小众群体或者市场。很多健身房专攻CrossFit、动感单车、自由搏击、barre、训练营、瑜伽、普拉提、格斗、HIIT、室内攀岩等不同项目,它们都希望能够成为下一个流行热潮。


健身行业巨变的环境下,你为锻炼花的钱都去哪儿了?

▲ SoulCycle的一节动感单车课要花费34美元 。


既然是“精品”,那么价格自然不便宜。SoulCycle是美国一家很受欢迎的单车工作室。在纽约的SoulCycle工作室,每节动感单车课要花费34美元,30节课价格要850美元。如果你每周去三次,那么一年就要花掉4420美元。

 

高端健身房的生意也挺好。美国高端健身房Equinox在2016年新开了10家健身房,现在美国Equinox的健身房总数已经到了86个,其中三分之一的健身房在纽约,每个月的会员费要200美元。

 

许多健身爱好者都是千禧一代(跨入21世纪(即2000年)以后达到成年年龄的一代人)。这个消费群体看起来是最没有能力来支付这些高额费用的。但是,尽管他们承担着学生贷款和大城市高房租的压力,他们还是每个月可以挤出20-40美元去上一节1小时的健身课,或者花50-100美元的去购买私教教程。

 

这些人省钱的一个办法就是“不忠”。IHRSA估计有86%的健身房会员同时也参加其他课程或报名其他健身房,例如把SoulCycle和搏击、CrossFit课程混合安排训练,而且还有很多更便宜的选择。虽然Dorsainvil请私教价格不菲,但是她的健身房每月会员费只需要10美元。

 

在经济危机后,一些廉价的健身房开始席卷美国,这些健身房只提供健身器材,会员每月只需要花费不到20美元的价格就可以报名参加。Planet Fitness就是一个这种类型的健身房,在全美47个州有1200家健身房,并且计划要在全美开4000家健身房。


健身行业巨变的环境下,你为锻炼花的钱都去哪儿了?

▲ Planet Fitness目前在全美47个州已经有了1200家健身房。

 

虽然市场上大中型健身房的会员数量增长比较缓慢,但是IHRSA在2016年估计,廉价健身房的会员数却在2015年蹭蹭地涨了69%。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加盟店的增多。这是一种将行业外的资金吸引进行业内部的方式。一些开店的人原本可以去开一家三明治店,现在都纷纷开起了健身房。

 

每年的1月,是健身房吸引新客户的黄金月份,这也是很多健身房开始涨价的时候。不过,涨价就意味着客户流失的风险。“当你涨价的时候,你总是有所担心,因为你不知道你会失去多少客户,” 在美国运营着60家健身场所、Active Wellnes的创始人和CEOBill McBridge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

 

McBridge说,虽然谁都不愿意赶走老顾客,但是面临租金和劳动力价格双重上涨要的健身俱乐部的确没有太多选择。除非他们经常能够创新,不然他们很难吸引新的会员来替代那些流失的会员。新的健身工作室和廉价健身房的出现,让这个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

 

“健身房的会员数的确在增加,”McBridge说,“但是健身房数量的增加却是指数式的。”

 

就在2016年的圣诞节前,美国健身房David Barton Gym宣布破产,直接关闭掉了在纽约、波士顿、迈阿密、芝加哥和西雅图等地的8家高端俱乐部。

 

健身俱乐部层机构ClubIntel的Tharrett表示,未来会有更多的俱乐部关门或者合并。甚至一些新兴的工作室都会有同样的问题。在一些城市,你可以看到“同一个街区有4、5个健身工作室”,他说,“有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

 

健身工作室自身有着很大的优越性。他们天生就具有社交性。消费者会不断地再次光临,因为他们已经和教练还有其他客户都有了人际联系。真正想要健身的人需要有人监督和指导,而健身工作室内,这种关系更加紧密。

 

工作室也可以通过销售产品来赚钱,包括T恤、帽子或者能量食品或者饮料。“更加垂直、社区化的体验”,Tharrett说,健身工作室“创造出一种归属感”。

 

但是,流行的改变比天气都快。如果顾客对单车或者室内攀岩厌烦了,因为没有会员资格的捆绑,他们可以轻松地“跳槽”。一个著名的案例就是美国女性健身中心Curves,通过加盟,Curves迅速地在美国开了上千家店,然后纷纷因为经营不善而关门了。

 

在健身工作室,“进入的门槛可能非常低,但是取得成功的门槛非常高,”IBISWorld的分析师Andrew Alvarez说,“你能从核心消费者身上掏出来的钱是有限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Bloomberg,原文作者Ben Steverman


健身行业巨变的环境下,你为锻炼花的钱都去哪儿了?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