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纷繁复杂的足球世界,周亮只想做健康智慧的足球,他可以吗?

2017-03-27 观点周游

由创始人周亮组建成立的上海申梵足球俱乐部,已经开始了全新的征程。


3月25日,申梵俱乐部在黄浦江浦江6号游轮上完成2017新赛季启动仪式的四天之后,他们完成了以中乙球队身份亮相的首战——在2017中国足协杯第一轮与海南博盈的比赛中,通过点球大战,以7-5击败对手,成功晋级。


赛后,周亮在朋友圈写道:练兵为目的,我们学到了很多,一场比赛又让我们长大了。


在纷繁复杂的足球世界,周亮只想做健康智慧的足球,他可以吗?

▲ 上海申梵足球俱乐部创始人周亮


有人说周亮像朱骏,周亮怎么说?


申梵的全新征程只是刚迈开第一步,但周亮看起来已经是做足了各种准备。他说,也许很重要的是得益于他现在的心态。周亮向懒熊体育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取‘申梵(SUNFUN)’这个名字?在我看来——申,代表上海,寓意很好,充满阳光和希望;梵,则有一种心灵净化的意味,很清静的感觉,清静有时就是快乐,特别是对于我这种在足球界也算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从佛教层面来说,梵的意境也可以理解为在现实纷繁复杂的世界里追求一种安宁。”


周亮创办的UPBOX激战联盟在2016年底获得了A轮数千万融资,投资方包括耀途资本、知卓资本以及周亮引进的战略资源合伙人陈狄奇。冲乙成功后,申梵又得到了更多的赞助支持:胸前广告主赞助商酒享家、臂章广告赞助商念叁、裤章广告赞助商同济大学附属普陀人民医院,以及球衣装备赞助商卡尔美。同时,申梵也正式宣布和目前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儿童乐园青蛙城开展全面的战略合作,先期拓展100家幼儿园开展足球幼教。


得到了资本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也让周亮进行了更多的思考。到底,申梵要做怎样的足球俱乐部?


周亮说:“有不少人可能一上来就想怎样(把俱乐部)做大规模,赚多少钱,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这样,我脑子里想的就是怎样智慧的做足球、怎样真正的匹配市场做足球俱乐部,这是我对我理想中的足球俱乐部模式的一种向往,我和我的团队现在就是想较为纯粹的做足球俱乐部,中性命名下的赞助商社区俱乐部模型,这是我们在探索的运营模式。”


很多人还提到了朱骏,周亮跟着朱骏做了蛮长时间的申花俱乐部,周亮说:“江湖上一直也有声音嘛,说周亮像朱骏,这么说吧,我同意这个说法的一部分。朱骏是个非常优秀的足球俱乐部经营者,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像他,但我并不是朱骏,我会找到我的路子。好的方面,向他学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战略构想和实际探索能否同步?


从校园足球开始,培养孩子们的足球兴趣,争取生源,从校园到社区,在社区建立一定规模的培训点,从校园里把愿意接受更专业足球培训的孩子再带入社区培训班,用家庭消费的方式让这些孩子踏入第二课堂,再从中再遴选出更优秀的孩子,让他们进入专业足球俱乐部,培养成精英年轻球员。


简单来说,这差不多就是激战联盟目前的一套“漏斗型”足球培训机制。早在2015年10月,激战联盟独家运营的阿森纳(中国)足球学校上海分校就挂牌成立了,这是英超豪门阿森纳在中国内地合作成立的第一所专业足球学校。周亮说,学校运用的正是阿森纳全球社区化培训模式,自建自营高品质的社区球场,为孩子们创造专业的足球教育平台。


“激战联盟是我们足球大战略的主平台,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围绕激战联盟来打造带有我们理念烙印的足球,”周亮说,“我们对各个年龄段的孩子进行配置,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比如到了13岁,就可以踢11人制比赛,到了16岁,我们可以跟他们签职业合同,会有非常严谨的协议。假以时日,这些孩子进入了职业联盟,进了大俱乐部,甚至豪门,我们可以享受到联合补偿机制的收入,而他们也可以享受到职业足球带给他们的丰厚收益。其实就是这样。”


政策方面,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正式发布。在足球改革迎来两周年之际,校园足球和地方业余足球也正在加速前行。按照相关规划,未来职业联赛将与全国业余联赛、会员协会的区域联赛,构成六级联赛的正金字塔体系。青少年精英赛事将与校园足球赛季衔接,完成向上输送人才的阶梯式通道,从业余到职业的进程势必加快并变得不再遥不可及。


目前,UPBOX激战联盟青少年足球培训班已经覆盖了上大附小、大宁国际小学、江苏路五小等30所沪上学校,累计服务学生4500+人。在2017年,周亮说他们的目标是扩张到50所学校,覆盖人数要破万。加速前行的同时,周亮也始终不忘提到“快乐足球”,他认为足球不应该是完全枯燥的技术训练,因此周亮和他的团队还会以阳光足球为主题,深入校园,做一些学生与家长、校方之间的亲子足球体验、运动会,让更多的人一起参与进来享受足球。在社区专业培训方面,激战联盟也在2017年持续发力,上海和广州已经拥有了18个社区培训点,基于自有场地让激战联盟的培训更加专时、专场、专人,质量也更高,目前缴费注册的学员也已经突破了1500人。


周亮坦言:“我们眼下在做的这套青少年足球体系,是对接职业足球的理念和线路,有其他人也在想,也想尝试,说实话,我其实也没有完全想通,但至少已经开始在亲身实践,边做边探究。我不敢说我一定不会犯错,但我肯定会尽可能地减少犯错。我想让它纯粹化,做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情,所以至少我现在感觉到很幸福。”


在纷繁复杂的足球世界,周亮只想做健康智慧的足球,他可以吗?

在纷繁复杂的足球世界,周亮只想做健康智慧的足球,他可以吗?


场地真的是最重要的问题吗?


周亮对前景充满信心,也看好校园足球、社区足球的市场,同时他也提到了政策的暖风。足改两年来,《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也提到,到2025年,全国将拥有5万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为了让校园足球更为普及,更加贴近实际生活,《全国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0)》中也提到,到2020年,全国将会有7万块足球场,方便老百姓在家门口踢球。


暖风吹来生机,也带来了对一些核心问题的思考。比如场地。


“当所有人都在认为场地在成为核心资源后,我倒觉得要往后放一放。为什么呢?你去找场地,去建场地,我觉得场地总是有的。在我看来,中国足球目前最缺的是系统的运营理念,比如对一个场地一个设施的配套式的运营理念,第二是对场地或设施的包装,也就是足球文化方面。”周亮当然清楚场地资源的重要性,不过他却是另有一番见解。


周亮这么说,当然也是有底气的。在激战联盟获得Pre-A轮融资后,就开始了场地扩张,造了一批球场,各有规模。在未来两年,周亮的计划是能拥有60块左右,并且走出上海,将触角伸向其他一些足球氛围好、拥有比较好的足球市场基础的城市。他们在上海宝山区的主场目前正在筹备之中,周亮说,他感谢各家赞助商的鼎力帮助,做足球需要资金,“而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足球来回报人家。”


“我现在不会去想马上要赚多少钱,都想赚钱,但更需要脚踏实地先做好事情。在我看来,一个俱乐部,特别中小俱乐部,能够活着,有球踢,至少就说明这个俱乐部是健康的。中国足球现在最缺的就是能够健康生存的中小俱乐部,不少中小俱乐部并没有明晰合理的阶梯式发展规划,显得急功近利,反而容易自乱阵脚。我看过这样的例子,我觉得我知道怎样规避错误,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想脚踏实地前行,”周亮说,“我们不想做孔雀,我们只想做牛马,辛苦一点没关系。俱乐部小,烦恼相对也少,挺好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在纷繁复杂的足球世界,周亮只想做健康智慧的足球,他可以吗?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