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布尔登球场上的嘘声:是选手玻璃心还是观众没教养?

2017-07-17 职业体育孙靖凯

 

温布尔登球场上的嘘声:是选手玻璃心还是观众没教养?

▲ 2016年伦敦全英俱乐部举办的温网的第七个比赛日——这是观众从中心球场后排看去的场景。

 

温网的比赛跟其场内的草地一样,散发着传统的气息。你能感受到最有名的白色穿着令,品尝着全英俱乐部各球场周围售卖的奶油草莓。

 

但是在温网的比赛中,观众的加油呐喊中夹杂一种顶级运动员有些讨厌的声音:温布尔登球场的抱怨。

 

“呜(Urrr)”,这个声音音调很低,音尾通常拖长,表示一声失望或丧失希望的叹息。“Urrr”通常出现在运动员双发失误或者犯了简单的错误,这种叹息可以影响到所有人,但是如果本土球员错失关键得分,这声叹息似乎听得就更响亮、更清楚了。

 

“我讨厌这种声音,简直讨厌死了”,1987年温网得主澳大利亚人帕特·卡什(Pat Cash)说道。“我的运动心理专家甚至帮我摆脱这种干扰,你犯了错,全场的人冲你发出Urrr的声音。”

 

卡什说自己曾想让观众闭嘴。他补充道,“你以为我愿意双发失误啊,谢谢你们让我加深这种沮丧感。”

 

观众噪音不是温网的特色,但是这种现象在温网更明显,因为跟美网公开赛等比赛不同,温网的观众们在球员得分之前通常会陷入沉寂,同时球场的草地也会减弱网球击地的声音,所以一旦Urrr的声音出现,巨大的噪音就不可避免了。

 

温布尔登球场上的嘘声:是选手玻璃心还是观众没教养?

▲ 帕姆·施莱佛(Pam Shriver )正把球拍扔出去,试图打到球,这一幕发生在1996年温布尔登中心球场施莱佛跟安克·胡贝尔(Anke Huber)的比赛中。施莱佛说,当时比赛中她听到很多牢骚,这场比赛她以2-6和1-6的比分输给胡贝尔。

 

“我听到很多牢骚,一波接一波。这些噪音真的很烦人,中心球场怎么能出现这种事呢” 帕姆·施莱佛说道,这位前一流的双打选手现供职于ESPN,担任分析师。

 

施莱佛记得自己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噪音”出现在1996年,当时她在第二轮与安克·胡贝尔交手。

 

“在这片球场我打了19年的比赛了,这是最后一场了,面对赛点,我双发失误。第二次发球时,我准备发向远端,这时球碰到了球拍的边缘,然后落到了我的发球区。这是我在中心球场、在温网的最后一分,然后我就听到了噪音漫天而来。”

 

对英国本土球员来说,噪音是一种职业性风险。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蒂姆·亨曼(Tim Henman)的比赛要没有点噪音就是不完整的。亨曼职业生涯排名最高第四,曾四次闯入温网四强,他也经常受到噪音的伤害:一旦他双发失误,正手击球挂网或者没接到球,那么噪音就响起来了。

 

米尔斯·麦克拉根(Miles Maclagan)是目前网坛一哥安迪·穆雷的前教练,他说:“铺天盖地的噪音向你涌来,你会在温网感到孤独无助。”

 

麦克拉根补充道:“我认为身处噪音之内的人对噪音的态度和心态也不同。很不幸,过去我跟亨曼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说,‘唉,又来了’。我觉得穆雷对噪音的心态变了,人们现在都希望他能赢球。”

 

施莱佛说自己并没有觉得这种噪音太过消极。

 

“我就是觉得,他们是在为你助威,这也是表达的一种方式吧,‘抱歉’,但你真的很讨厌连续听到两次这种声音。”她说道。

 

乔·多莉(Jo Durie)曾是英国网球运动员,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内(1977-1985)保持着一流水平,她曾赢得温网混双冠军,目前在欧洲体育台当评论员。她说,运动员很难应付球场的噪音,特别是表现糟糕的时候。“你要跟观众保持一点距离,别去管那些叹息或者啧啧的不满声。”

 

马克·佩奇(Mark Petchey)曾在九十年代曾登顶英国网坛,他也是穆雷的第一任专职教练。他说:“你现在可以轻松一笑,但有时你听到这种噪音,你的自信心肯定会受到打击。”

 

他补充道,如果打出不好的表现,这种噪音的影响就放大了。你很难不去想它,我以前听的多了。”


“我猜有些国外的运动员观点可能不同,他们会说,“好吧,你们这些观众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啥,所以我听不懂也挺好的。”佩奇说,“很不幸,我是属于能听懂的那部分人,我想:好吧,你们这些人说的对,我要被气死了。”

 

温布尔登球场上的嘘声:是选手玻璃心还是观众没教养?

▲ 中心球场,蒂姆·亨曼在与理查德·克拉吉塞克(Richard Krajicek)的比赛中翻过球网。亨曼一旦发球失误或者正手击球落网,就会听到观众席上传来的抱怨之声。

 

多莉,佩奇和麦克拉根强调,温布尔登的观众对本土的运动员是有帮助的,观众经常鼓励并渴望本土球员发挥好。卡什一旦想明白了这点,也能体会到观众的作用了。

 

卡什说,自己的运动心理学家曾告诉他,“朋友,每个人都想让你赢球。”

 

“我当时就想:‘对啊,这也不错啊,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现在的网球选手也在遭受困扰。瑞士的贝琳达·本西奇(Belinda Bencic)是前温网少年组冠军,18个月前她手腕受伤,在此之前排名曾进入世界前十。她说自己也经历了这些。


“温网观众经常对我这么做,因为我经常双发失误,这可太糟糕了,你得对自己说,‘好吧,做自己该做的事。’反过来,如果你打败强敌,观众也会为你喝彩。”


斯坦·瓦夫林卡(Stan Wawrinka)说自己想办法从中找到积极的一方面。

 

他说道,“观众能真正投入到比赛中,这是好事,你犯了简单的错误后自己当然不开心,但这又不是观众的错。”

 

他继续说道,“我觉得从整体上看,网球观众是有礼貌的。我们网球运动员有非常棒的球迷。我们都会犯错,但把心态放轻松后,人们会吃惊的。我们如果坐在电视机前,表现的不也是这般任性吗?”

 

前英国网坛一哥格雷格·鲁赛德斯基(Greg Rusedski)目前在欧洲体育台做评论员,他认为对于志在夺冠的运动员来说,这些噪音不会造成干扰。

 

“你看看罗杰,我不认为他被人嘘过”。鲁赛德斯基说的是温网七届冠军罗杰·费德勒。“他可能打出了最美丽的双发失误,所以观众们仍然对他拍手称赞。”


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THE NEW YORK TIMES,原文作者为SMION CAMBERS。

 

温布尔登球场上的嘘声:是选手玻璃心还是观众没教养?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