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2017-08-06 观点金承舟

现阶段还想做体育培训或者健身的人或许该看看街舞了,它是如何吸引用户的?它是如何推广的?而且长远看,街舞很可能成为未来年轻人一种更愿意选择的健身方式。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敢不敢来一场freestyle的battle?”这是时下最火热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在年轻人里头掀起的一股潮流。


然而相比这款节目主打的说唱,嘻哈文化中其他的一些内容,比如说街球、滑板以及街舞,某种程度上更符合这句口号——相比说唱,后几者更依赖身体能力和肢体表现,也更有视觉上的battle感。


这档节目的好处之一是,让部分年轻人顺道重新关注到这些嘻哈文化浓厚的运动,比如说今天我们要说的街舞。


两天后的8月7日,HHI(HIP HOP INTERNATIONAL)世界街舞锦标赛的决赛阶段将正式开始,有3名中国舞者和2个中国舞团将参加这个全球顶尖的比赛。


他们是在7月初举行的中国总决赛中胜出的选手。2002年发源于美国洛杉矶的HHI 直到去年才进入中国,HHI 中国区赛事的运营方有些体育CEO 徐越告诉懒熊体育,今年中国总决赛在新浪微博上直播点击量超过2000万,现场观赛人数超过5000人。


街舞在1980年代传入中国,最初它还叫做霹雳舞,后来随着舞种的丰富,被统称为了街舞。到今天,根据中国街舞联盟的数据,中国目前街舞相关的从业人员有30余万,3000多家的联盟成员单位,年培训人数达500万人。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 这项诞生于美国街头的运动正越来越受到国内欢迎。


街舞人的生活状态


早上6点,房志刚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后,他来到家附近的徐汇滨江,稍作热身后开始跑步。两个小时后,他已经出现了在徐汇区的一个街舞工作室内,开始练习街舞,他将在这里度过8个小时的时间。


两年前,爱上街舞的房志刚从西安漂泊来到上海。如今,他租住在一间不到80平的三居室里,目标只有一个:为了追寻自己的街舞职业梦。


做这个决定之前,他与父亲大吵了一架,险些“断绝父子关系”。“我爸还是那种比较传统的人,他希望我毕业后能去事业单位上班。”房志刚说。


房志刚父亲的反对并不无道理。街舞这项崇尚自由的运动,想借此谋生一向被认为是华山天险,成功者寥寥无几。


“现在大部分职业舞者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参与各种比赛-培训和演出,但他们要成家立业还需要第二份职业,光靠跳舞只有极少数舞者才能养自己。”广州体育学院街舞硕士、广东全民健身舞街舞专项委员会主任吴延年说。


但街舞依旧拥有着广大的拥趸,更多的人将其视为一项业余爱好。街舞工作室Wiik Symphony舞团团长叶正告诉懒熊体育,来他们工作室学习街舞的学员中,想今后成为职业舞者的仅占很少的一部分,更多只是为了耍酷。


Wiik Symphony街舞舞团有300多人,其中50多个核心成员“几乎天天都能看到”。“他们其中有白领,也有酒吧打工的,还有很多是学生。”叶正说。在他的街舞工作室,每天都会有4-5节的街舞课程。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 Wiik Symphony街舞舞团有300多人。


江水瑶就是街舞爱好者的典型。身为上海一所高校的街舞社社长,她旗下有近一百名社员,每周会和朋友们上3次左右的街舞课。她喜欢上街舞的原因很简单,耍酷的同时还能保持好身材,还能认识很多很酷的朋友。


“我不打算以后靠街舞赚钱。”江水瑶直言,“这只是我的一项爱好。”


街舞圈内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老师与学生的边界并不是很明显。“虽然我是他的老师,如果我觉得他好我会去上他的课。”叶正说。而很多街舞工作室的老师,水平并不比学生高多少,上课只是聚在一起跳舞的一种形式。与其说是上课,不如说是一次的交流。


所以,甚至很多成人街舞老师,也都不是某个工作室的全职。从各个维度上来看,在街舞圈内,业余爱好都比职业属性要重要得多。


抛开少儿街舞培训,目前街舞业内的培训课单价并不贵,大多在120元一节课左右。而在街舞爱好者中,依旧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居多,大多生活也是自给自足,将街舞视作了一种生活方式。


叶正告诉懒熊体育,依照2016年初的数据,仅上海徐汇区一地,就有86家街舞工作室。其中较有名气的工作室都不需要销售——自有爱好者上门报名。由此可见,街舞有多火。


线下的街舞赛事和线上的宣传片


对其他培训机构而言,街舞的推广有一些可以参考的地方。两个元素在其中不可忽视:线下的赛事和线上的工作室宣传片。


线下的赛事是街舞推广的主要形式。在街舞爱好者网站嘻哈之城上的赛事页面,懒熊体育发现,仅2017年6月的街舞赛事,大大小小就有近60场。


对于大部分街舞爱好者来说,他们最期盼的,就是能够参加比赛。一方面对于想成为职业舞者的人来说,参加比赛、获得名次是他们“出师”的主要途径;另一方面,赛事更是街舞爱好者聚集社交的一个好机会。


每当有街舞赛事的时候,江水瑶都会带领她的社团朋友一起来报名参加,在她看来,获得名次是次要的,关键是享受这个过程。“参加比赛能让我们认识很酷的新朋友,而且还能看到很酷的动作。”江水瑶说。


目前,国内最负盛名的街舞赛事,当属KOD,由北京舞佳舞公司创建于2004年8月,创始人高博是国内的知名舞者,舞佳舞也是中国第一个专业街舞培训公司。


D-CLAN舞蹈工作室创始人王立俊对KOD的赛事赞不绝口。“他们几乎证明了街舞的一个年代。”王立俊说。“以前我们去北京参加KOD的海选,从早上比到下午还没好,人多的像诺曼底登陆一样。不过虽然累,但是很享受这个过程。”


除了KOD外,国内还有WOD、决战中国等多个具有一定历史和影响力的大型街舞赛事。


在今年的HHI中国总决赛前,徐越还举办了一项类似嘉年华性质的活动,街舞演出、大师公开课以及一些街舞周边商品的售卖都出现在了现场。同时他还邀请了盛力世家旗下的瑛才学院,带着诸如篮球训练课等内容进驻了嘉年华。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 HHI中国总决赛赛前还进行了一场街舞嘉年华。


当然,赛事也不是街舞爱好者狂欢的唯一方式。“街舞是个很放松很自由的东西,大家穿上最炫最酷的衣服,一起来happy就好。”王立俊说。


除了赛事之外,Party也是街舞爱好者的一种线下社交形式。“一个DJ在某某酒吧放歌了,这个DJ大家都喜欢,互相联络,一个圈子的人就都去了。”叶正说。


王立俊很怀念这样的时光:“很多舞者和陌生的白领一起互动,教更多的人跳舞,那样的环境很舒服,大家都相互尊重。”不过,如今这种Party的形式,正越来越少。


而线上的工作室宣传片,被认为是街舞吸引泛大众人群的另一种主要途径。一些较成规模的工作室,会定期制作发布一些街舞视频,这也是大型街舞工作室宣传推广自己的最有效的手段。


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当属韩国的1 Million舞蹈工作室。除了帅哥美女,1 Million的宣传片制作水准十分精良,这可以从Youtube上的反响看出。同时,他们也将街舞中最能吸引大众最炫酷的动作加以提炼,展现的舞蹈也就更富有震撼力。在中国,1 Million美拍的官方平台上其视频收获点赞大多近万,火的甚至超过2万。


除了1 Million之外,诸如美国的红房子、movement lifestyle的宣传片也在互联网上拥有不错的点击量。这类街舞工作室的宣传片没有商业包装的痕迹,更多还是靠舞蹈的难度技巧取胜。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 1 Million出品的街舞商业包装很出色。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1 Million在内街舞工作室的宣传片,已经成功吸引大品牌的商业植入,包括阿迪、耐克甚至可口可乐等对泛运动项目感兴趣的品牌,都曾赞助过街舞工作室的宣传片。


泛健身人群的下一个目标?


街舞让人看到一种可能性:这种推崇自由且酷炫的运动,通过有效的推广,成为年轻人更愿意选择的健身方式。


从目的上来说,街舞和狭义的健身两者之间有着不少的共通之处:都是高强度高密度的全身运动,都能起到燃烧脂肪、身体健康的作用。


其实,将街舞和健身融在一起,健身团操课巨头莱美早在18年前就有所尝试。其新西兰奥克兰的课程总监甘道夫·阿切尔将街舞元素融入到了团操课程中,推出名为BODYJAM的课程。


与其他的团操课程更注重动作的标准不同,BODYJAM重点是动作与音乐的结合。House、Hip-Hop、Drum ‘n’ Bass、Trap,各种风格的电子舞曲,都被加入到了BODYJAM的课程配乐中。


想做年轻人的体育培训和健身,为什么说街舞是一个机会?

▲ 莱美早在18年前就将街舞融入了团操课程中。


莱美中国CEO姜楠告诉懒熊体育,BODYJAM课程进入中国之后就非常受欢迎。“在中国,开设BODYJAM的健身房在两年内已成长了三倍。”姜楠说,“舞蹈类健身课程通常吸引一些运动能力一般的年长女性,但莱美BODYJAM 对于年轻一代无论男女的吸引力都非常大,同时具有一定运动强度,可以达到有效健身效果。”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健身是个枯燥的过程,但街舞不是。如果都是为了达到燃烧脂肪、身体健康的目的,后者有机会更受欢迎。


如果放到体育行业里来看,街舞未来的两个可能的具体方向是健身和培训。


不过健身近年的迅速兴起部分也得益于Keep、火辣健身等一系列健身互联网工具,它们降低了健身的参与成本,使得诸多健身小白能快速完成一个从0到1的过程。


但如果相同的模式用在街舞身上,成为一个街舞圈的Keep,恐怕没这么容易。


一方面是成本原因。对于健身类工具来说,一个俯卧撑可以循环播放,组成一套动作;但街舞往往由多个不同的多样化动作组成,如果进行拆分,那么录制所需要的成本也就大大增加。


更大的障碍在于表现形式。作为一个连贯的舞蹈,如果将动作进行拆分,那就丧失了街舞在表现形式上的魅力。“会非常干瘪。”叶正说,“通过这个练街舞没有乐趣。”


所以现阶段,街舞与健身的结合还大多仅停留在团操课上。


不过,也有人已开始将街舞视作健身的一种手段。叶正告诉懒熊体育,最近两年,他发现前来学HOUSE舞种的人越来越多。这一舞种的特点是全是脚步的动作,对于保持心率的要求很高,也能很有效地起到燃烧脂肪的目的。而且,这一舞种的音乐相对来说更符合现代潮流,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而培训实际上一直是街舞工作室的主要业务。只是相比近两年兴起的体育培训机构,后者多是以青少年为目标用户,而家长愿意送孩子去培训机构的原因大部分集中在锻炼身体,为升学甚至未来留学考虑,甚至有时候是为了让培训机构能够代看一下。


而在街舞身上,多少面临着一个文化考虑,街舞所拥有的嘻哈、纹身、崇尚自由、张扬等文化因子,多少会影响中国家长的选择。


但对有自主选择权的成年人来说不一样,尤其是当新一代年轻消费群体更加寻求符合自身个性和兴趣的运动时,能满足健身需求的街舞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受众。


(应受访者要求,房志刚、江水瑶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lanxiongsports.com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