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矛头对准美国职业体坛,“体育无关政治”是伪命题吗?

2017-09-29 观点汪维喆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杰森·盖伊(Jason Gay)的一篇专栏对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职业体育界之间的口水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特朗普将矛头对准美国职业体坛,“体育无关政治”是伪命题吗?

 

上周五,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驾驶着一辆怪物卡车,直直地开上了体育界的前院草坪。他肆意地按着喇叭,直到将整个社区吵醒。

 

在一段言辞激烈,让人难以无视的讲话中,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猛烈抨击了那些在奏国歌仪式中表达抗议的NFL球员。他将其中一名球员称为缺乏尊重的“狗娘养的家伙”,号召球队老板们解雇任何单膝跪地以示不满的球员。特朗普还遗憾地表示,橄榄球运动对于侵略性撞击的判罚实在是量刑过重——在脑部损伤对球员的长期影响正在科学层面上引发更多担忧之时,这样的评论不免显得古怪。

 

“他们正在毁掉这项运动!”特朗普说。“球员们想要冲撞。”

 

在阿拉巴马州做完那场演讲后,特朗普并未停下。你肯定已经发现,总统这周末又发动了推特大法,而他发难的对象不只是NFL,还有NBA。特朗普撤销了白宫对卫冕冠军金州勇士队的邀请,此举显然是对斯蒂芬·库里(Steph Curry)的回应:这位两届常规赛MVP得主表示,自己对造访白宫兴趣不大。此外,特朗普再次要求NFL各球队老板解雇抗议的球员,并嘲笑NFL据说下跌的收视率与观众人数,要求球迷们抵制有球员抗议的比赛。

 

总统此举无疑是在2017年的美国职业体坛燃起了一把大火。这之后不久,特朗普就因制造不必要的分裂而受到了来自运动员、教练、老板以及联赛的反击。他的言辞不仅招致了反对者的批评,那些投票给他,在竞选中为其背书,乃至捐款给他的人也站在了指责他的行列。甚至连特朗普的好友,新英格兰爱国者老板鲍勃·克拉夫特(Bob Kraft)也表示,自己对特朗普就NFL的评论感到“极度失望”。福克斯电视台评论员特里·布拉德肖(Terry Bradshaw)用很布拉德肖的方式评论道,“我认为总统应该把注意力放到像朝鲜那样的紧要问题上。”

 

与此同时,来自NFL的抗议没有一丝消退的迹象——周日,单膝跪地表达抗议的球员人数达到了新高。当《星条旗永不落》在球场中奏响时,匹兹堡钢人队选择待在更衣室里。在田纳西泰坦队与西雅图海鹰队的比赛中,双方干脆都缺席了奏国歌仪式。金州勇士发出了正式声明,表示不会接受总统接见。随后,夺得2017年NCAA男篮冠军的北卡罗莱纳大学也宣布,他们将不会前往白宫。

 

你看,事情进展得还是很顺利的。

 

无论你的立场如何,我想我们都会同意一点:“体育无关政治”的合理愿景已死,死于2017年的美国体育界。我一直认为“体育无关政治”的说法是极其可笑的——体育与政治从来就难分彼此。在现在这个时代,一个美国总统将运动员与他们的激烈抗议(这里需要具体说明一下,这些激烈抗议的发起者大多是非裔美国运动员)作为口诛笔伐的新标靶的时代,“体育无关政治”的叙述显得愈发荒诞。就是这位总统,在履新后不久发推特称:“和平的抗议是美国民主的标志。尽管我并不总是认同这种方式,但我承认人们拥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而现在,他认为这些抗议(老板们对球员们的抗议倒没说什么)已经越界了,并利用职位之权向所有涉及其中的人施压,包括球迷。

 

在这个议题上,总统有很多支持者。我丝毫不怀疑这点。对特朗普或是任何想要搏一时关注的人来说,这个话题只会让他们更起劲。早在特朗普和体育界产生碰撞之前,已经有很多美国人表现出对运动员抗议的反对。这始于上个赛季,前旧金山49人队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在赛前奏国歌时单膝跪地,抗议他眼中非裔美国人社群受到的种种不公平待遇。这一积怨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前就已经酝酿,相信很多人都觉得总统所做的事无比正确,笔者收到的恐吓信便是明证。

 

但抗议并不是一场人气竞赛。作为电视工业的产物,特朗普素来对收视率有种深深的迷恋,似乎他会将成功与否等同于尼尔森指数或球场上座率的高低。这样看来,他在演讲中谈及NFL收视率与上座人数下跌就不难理解了——在写下“大幅下滑”(WAY DOWN)这几个字时,他全部用了大写字母。这一说法并不符合事实(由于种种原因,收视率有轻微下滑,但去年的上座人数却是NFL十年来的峰值),但不论如何,这一言论本身就是离题的。

 

根据定义,抗议总是会挑战现状。人们发起抗议,意在制造骚动与不安,有时可能使抗议者失去工作,极端情况下会让他们付出生命。这可不是人民选择奖(注:好莱坞历史最悠久的年度颁奖盛会之一,获奖者全部由观众通过互联网投票选出)。“抗议从来就不是大众化的。”作家塔-内伊西·科茨(Ta-Nehisi Coates)写道。在推特上对周末的抗议进行评论时,他引用了阿拉巴马州抵制公交运动、华盛顿游行、拳王阿里在越战期间拒服兵役等在当时并不为众人所知的抗议运动。

 

抗议是艰辛的,是痛苦的。而那又是另一回事:我们可以流于话题表面,在社交媒体上斗嘴,或者也可以深入挖掘其真正涵义。把抗议行为和特朗普扯在一起事实上会对抗议者们不利,因为这些抗议根本就不是针对特朗普的公决。它们无关国旗,也无意针对国歌。自出现起,这种抗议的出发点就是要在更广的社会层面上激发一场难以开展的讨论,关于种族与其他不公正对待的议题,更事关我们每个人如何能让现状朝好的方向发展。这个国家的许多顶尖运动员都希望进行这样的对话——由于我们赋予他们较高的地位,以及我们在体育赛事中寄寓的爱国主义意味,这些运动员们如今有了发声的平台,并能吸引我们的关注。

 

美国总统也可以在这场对话中扮演积极的角色,但经历了这个周末,笔者不由得对他的意愿产生了怀疑。“狗娘养的”?这是怎么了?

 

政治令人厌倦,尤其是在当下这个时代,笔者巴不得远离这些东西,让体育的归体育。

 

但政治已经横冲直撞地找上门来。看上去,它们会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华尔街日报》,作者Jason Gay


特朗普将矛头对准美国职业体坛,“体育无关政治”是伪命题吗?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