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2017-12-28 职业体育朱弘扬

午夜,推特上的一条私信引发了一场洲际大“大冒险”,鲍尔家族的两位公子将离开美国,远赴立陶宛的波秋奈(Prienai;立陶宛城市)打球,这也恰好展示了当下体育名人对于体育行业的强大影响力。


现年21岁的Erikas Kirvelaitis是一名立陶宛篮球记者,12月6号的凌晨1点半左右,他通过推特向哈里斯·盖恩斯(Harrison Gaines,洛杉矶的一位体育经纪人,其客户包括鲍尔家族的二儿子和小儿子)发送了一则私信:利安吉洛·鲍尔(LiAngelo Ball)和拉梅洛·鲍尔(LaMelo Ball)有兴趣来波秋奈打职业篮球吗?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利安吉洛·鲍尔(LiAngelo Ball,图左)和拉梅洛·鲍尔(LaMelo Ball,图右)


Prienu Vytautas是立陶宛篮球联赛中的一支小球队,在数月之前,该球队雇佣了Kirvelaitis来做一些兼职的球队联络工作。Kirvelaitis的老板们起初并不知道他在推特上发了这么一则私信。总的来说,这就是随便一试,没抱任何希望。


不过让Kirvelaitis感到震惊的是,盖恩斯随后回复了他并询问了更多的信息。之后不到一周,两个美国少年就同远在万里之外的Prienu Vytautas球队签订了合同,在这座朴实无华的小城中,兄弟俩将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


“我们的球队能够联系上他们,这就像做梦一样,太疯狂了,简直是个奇迹,”Kirvelaitis感叹道。“但是我这个人坚信,只要你愿意尝试,任何事情都能够做成。”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21岁的Erikas Kirvelaitis是Prienu Vytautas球队的一名兼职记者


即使立陶宛人民都还不太清楚这两位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头,但他们却迅速觉察到有大事发生了。立陶宛是个篮球风靡的国度,对于这项运动的关注也突然地转到了这两人身上。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立陶宛人将得知以下基本信息:来打球是两兄弟,大的叫利安吉洛,19岁,小的叫拉梅洛,16岁,这俩兄弟还有个大哥叫朗佐·鲍尔(Lonzo Ball),是一名NBA新秀,现在出任洛杉矶湖人队的首发控卫。两个年轻人的父亲叫拉瓦尔,在过去一年中,他通过自己的方式成为了一位名人,最近一次上头条是因为他在推特上怒怼了美国总统特朗普。


奥尔西亚·考利·默弗里(Althea Cawley-Murphree)是美国驻立陶宛大使馆的一名官员,他说道:“它(球家两兄弟来打球)是这个国家现在的热门话题。”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拉瓦尔·鲍尔(Lavar Ball,图左)一个月前在推特上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精彩互怼


这两位少年现在并不能说是真正的成名,只能说是接近于成名状态,而且球探们对于两人在比赛中的实际表现也表示怀疑。但对于Vytautas这个深陷财务泥潭的小球队而言,俩人只要能帮助球队提升关注度、吸引赞助商并且卖出更多的球票,这就足够了。


“兄弟中的一人(拉梅洛)在Instagram上的关注者几乎和立陶宛总人口数持平,”球队主管阿多玛斯·库比留斯(Adomas Kubilius)说道。“开始的时候,这看上去就跟个笑话一样,人们用这个话题取乐,”他停顿了一秒钟,耸了耸肩,接着说道,“但现在这成了一件严肃的事。”


在两兄弟签约的那一晚,库比留斯在凌晨2点钟被一通电话吵醒,球队的体育主管Vilius Vaitkevicius告诉了他兄弟俩签约的消息。随后社交媒体上充斥了关于这则新闻的报道。


“全世界都认识我们了,”Vaitkevicius在电话中说道,言辞之中透露着兴奋。


鲍尔两兄弟计划于1月4号到达立陶宛,5天之后迎来他们的赛场首秀。波秋奈座落在尼曼河畔,总人口约9000,兄弟俩的到来也震惊了这座小城的民众们。


这座小城的餐馆屈指可数,而在这则消息传播开之后,其中一家还把餐馆的LED灯牌中的文字换成了下面一句话:


“TANGO披萨店欢迎鲍尔家族来到波秋奈!!!!!”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波秋奈的一家餐馆用LED灯牌来欢迎鲍尔两兄弟的到来


在一个白雪覆盖的十字路口,灯牌中的字闪着红光,衬托着懒洋洋的街道气氛。


Jaunius Malisauskas是Tango披萨店的老板,他和自己妻子Dovile以及其他的员工们计划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欢迎这两个远道而来的美国人。


“我们想也许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VIP专属餐桌,他们可以随时过来用餐,”Malisauskas在周六晚上说道,服务员们当时在餐厅里来来往往,为顾客们端上刚刚做好的薄皮馅饼。


Vytautas的球馆建造在一个不规则的地基上,球馆整体颜色单调,外形像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周六的这一天,Vytautas在该球馆迎来了联赛排名第一的球队——Zalgiris Kaunas,当时球馆里全部的1500个座位几乎都满了。球馆内的商摊上摆着一桌小吃——包括楔形的面包片,炸得酥脆,再配上一些大蒜来调味。在球馆过道的对面有一个巨大的钢桶,里面放的是用谷物煮的粥,一位女士在卖粥,这场比赛她已经卖了很多碗了。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球迷在Vytautas主场球馆观看比赛


在球场内部,一个小型的啦啦队随着鼓声的节奏发出喧嚣的喝彩声。在比赛进行的间隙,啦啦队员们身着飘逸的白色裙子翩翩起舞,裙子上还装饰着带有立陶宛国旗颜色的丝带。


在尼曼河的对岸,有一座叫Birstonas的小城,在小城中有一家高级的温泉酒店,这里有着各类活动,充满了活力,同时这家酒店也将作为鲍尔两兄弟的住处。游客们身穿白色浴袍,踩着拖鞋,慢悠悠地走过大厅,来到了透着芳香的地下泳池和桑拿房。在酒店的餐厅中,一支现场乐队演奏着老式爵士乐和红辣椒乐队(Red Hot Chili Peppers,美国洛杉矶的知名摇滚乐队)的经典曲目。


Vytautas球队最小的队员是Bartas,今年18岁,他的父亲Rolandas Aleksandravicius在提到鲍尔两兄弟时表示:“我们还不清楚他们在这儿是什么感觉,但是大家会全力让兄弟俩感到这里就像家一样。我们不像那些第三世界的国家一样(条件差),除了篮球之外,我们这儿还有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漂亮的姑娘们。大家希望他俩能够获得成功。”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上周六,一个合唱团在Vytautas 同Zalgiris Kauna的比赛开始前演奏立陶宛国歌


谈到波秋奈这座城市同世界其他国家城市的发展水平,当地许多居民的言辞中都充满了自嘲。但也有一些居民表示,这座小城屈尊俯就的自嘲给他们也确实带来了伤害。


“对我而言,关于这方面的关注早已让我感到厌倦,”波秋奈德市长Alvydas Vaicekauskas坦言。“这里一直有很多关于波秋奈这座小城的讽刺性言论,人们可能会感觉它很遥远,仿佛存在于世界的边际上一样。


上周,一名叫做比利·巴伦(Billy Baron,他曾在立陶宛短暂地打过职业篮球联赛)的美国球员向多家媒体爆料了一个趣味小新闻,随后这则趣闻便迅速在美国传开了:在球队的训练结束后,Vytautas球队的教练Virginijus Seskus会去商店进一批肉放在后备箱,然后卖掉。


“我可以告诉你关于这个肉的故事,”Seskus在周日接受采访时说道,他急于想澄清这个貌似真实的假新闻。


他说事实是这样的:在波秋奈有一家做传统肉食品的商店,他们的一些产品非常好吃,比如说lasiniai(一种肉食产品)还有烟熏肥猪肉。他当时在维尔纽斯(立陶宛首都)的一支球队执教,巴伦正好也是这个球队的一员,当时队内的一些队员经常会托他从波秋奈帮忙捎点这些肉类食品过来。


“有个家伙经常会求我帮他,‘教练,帮忙带点肉回来啊,’”Seskus说。“如果有别人求我办事,我都会帮忙。我老婆经常抱怨我。‘你要是能对你的家庭能像对别人一半好我们就知足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帮他们带肉回来,钱都是他们自己付的。”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Vytautas球队的主教练——Virginijus Seskus


Seskus现年50岁,是立陶宛篮球界的元老级人物,他以其场边的激烈言辞动作还有场下的幽默风格而知名。Seskus坚持认为他同鲍尔两兄弟之间的语言障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很容易克服,而且他的英语水平也没有别人说得那么糟糕。


“不用立陶宛语,我的一些笑话也就没法说了,”他用立陶宛语说。在他准备切换到英语来接受访谈之前,他还说了一句,“但是我现在还有两周的时间(把英语学得更好)。”


Vytautas球队被Zalgiris Kauna球队暴揍了一顿,在这场比赛中,Seskus一直在场边走动,他用尽全身的力量叫喊着,所有的不悦都通过他的四肢动作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整个比赛的下半场,他一直在和球队的队长Eigirdas Zukauskas激烈地争论,很多时候都快贴着他的脸叫喊着。


收伤病影响,Vytautas球队只有8名球员轮换。Seskus随后还开玩笑说兄弟俩错过了好机会,不然现在就能上场打球。尽管拉瓦尔在国内公开指责过他儿子们的教练,也因此招致骂名,但是Seskus依然表示自己对于和两兄弟的父亲会面兴趣十足。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Vytautas (白色球衣)在同Zalgiris Kauna(绿色球衣)的比赛中只有8名轮换球员


拉瓦尔现年50岁,许多美国的体育迷们第一次听到他的大名还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当时拉瓦尔语不惊人死不休,豪言自己能够1对1击败“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从那之后,他还带着全家人出演了一档真人秀,为自己的儿子们建立了一个运动品牌——“Big Baller Brand”。


上个月,拉瓦尔的二儿子利安吉洛随队到中国杭州参加比赛,结果他和两名队友被杭州的一家LV店指控行窃,特朗普访华时曾对中方表示过对此案的关注,三人也随之被释放。而拉瓦尔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二儿子被释放和特朗普没什么关系,并称偷东西“不严重”。对此,特朗普十分“气愤”,连发两条推特谴责该言论,称拉瓦尔“不知感恩”,“当初就应该把他们丢在监狱里不管!”


对于Vytautas这支小球队而言,这些都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事件。“我认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商人,”库比留斯在谈到拉瓦尔时说,“在一个你的所作所为很难令公众感到吃惊的国度,他成功地把自己家族的名声提到了一个高度,而且他运营的品牌现在也非常受欢迎。”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鲍尔俩兄弟同Vytautas球队完成签约


不管两兄弟的立陶宛之行是一步好棋亦或是一场闹剧,这件事似乎都成为了感知价值和现代名人影响力的个案研究典范。


对于鲍尔两兄弟而言,这趟异国之旅只是为了试水国际市场。两人的合同会在明年的5月份到期,届时双方都有权在之后的一个月终止合同。


对于Vytautas来说,球队的目标就是借助兄弟两人的“名声”来提高曝光度。在同两兄弟签订了合同之后,球队马上就招来了一个新的赞助商,现在还一直在和另外几个洽谈中。库比留斯透露,鲍尔两兄弟定于1月9号那场首秀的门票卖得十分迅速,俱乐部还决定把门票价格由3欧元提到8欧元。此外,俱乐部还另招了5人来帮助原有员工分担如今大量的市场营销工作。


“拉梅洛·鲍尔在Instagram上的关注人数超过300万;而金州勇士队的德拉蒙德·格林(Draymond Green)也就才270万,”Kirvelaitis说道,他还解释了当初向盖恩斯发送推特私信的动机。“他们俩都是年轻有天赋的球员。此外,他们的市场也是巨大的。”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The New York Times,原文作者为Andrew Keh。


延展阅读:


球家二哥、三弟将远赴立陶宛打球,月薪不足500美元NBA前景未知


球家的崛起:望子成龙的球爹如何培养球家三兄弟?


鲍尔兄弟之所以去立陶宛打球,始于这位21岁立陶宛记者的一条推特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