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乐视体育的热情,李义东别跑 | 懒熊丁酉记事

2018-02-18 观点余伟

怀念乐视体育的热情,李义东别跑 | 懒熊丁酉记事


人对时间的记忆,往往与内容有关。热闹的年份,我们会觉得时间过得慢;冷清的年岁,我们感慨岁月如梭。

 

置身这3年的中国体育,这种感受颇为强烈。


2015年是46号文后的第一个完整年份,被很多人视为中国体育产业元年。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大事件。开年腾讯抢走NBA版权,打响第一枪;年中,体奥动力抛出80亿,烈火烹油将热度推向高潮,这一年里还有苏宁购西甲等大事。

 

2016年同样火热。竞赛领域,有法国欧锦赛、里约奥运会;产经层面,乐视体育的80亿B轮融资引来行业内外关注,还有27亿的2年中超新媒体版权、7亿美元的英超合同。


这两年的体育产业风起云涌,甚至给人一日千里的错觉。


但到了2017年,体育市场突然降温冷却下来,令人瞠目结舌的版权交易和融资案例鲜有出现。乐视体育倒下了,媒体间的竞争没有了火药味。虽然海信、vivo、蒙牛三大中国金主先后进入世界杯赞助商行列吹皱一池春水,但似乎还不足以刺激行业的神经。

 

这一年“刷”一下,就过去了,让人来不及反应。

 

对一个关注、报道体育产经内容的记者来说,这当然不算好现象。毕竟,市场激荡,才刺激兴奋,才有足够东西可做文章。

 

不过,没有人能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完马拉松,一个行业、一个公司、一个人也总归要沉淀和反思。

 

从2017年年初起,乐视体育便一路下滑,直坠谷底。关于乐视体育的错,行业总结过很多;关于乐视体育的对,公开的讨论有过一些,但总量很少。

 

不久前的一次非公开场合,马国力说,乐视体育的确犯过错,但他们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热爱体育的人做的。

 

对于“马主任”的观点,我是认同的。

 

乐视体育犯下的错应该警惕行业,乐视体育好的一面也不该被无视。这是一个值得从头到尾认真复盘的案例,同时,也是让我怀念的一家公司,他们对体育的激情是目前在市场其他同类型公司所难以见到的,他们所激发的竞争亦是目前行业愈发稀缺的。

 

同样让我怀念的,还有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


年初,苏宁体育接盘中超新媒体版权时,我与李义东有过一番激烈讨论。到了4月份,在体奥动力当时位于庸贵中心的办公室,关于体育媒体版权保护、中超转播收费方案等,我们又聊了一下午。


当时的李义东,依然是那门无所畏惧的大炮,为体奥鼓与呼,指哪轰哪。甚至到CBA赛季开始前,还在与我交换CBA版权分发谁家的进展,完全没有流露出退意。

 

但到了年底,当我在微信上约义东君(李义东最初的微信名)做访问时,被他拒绝了。他说,自己将退出体奥动力所有公共事务,不再受访,“有时间一起喝茶。”当时我在Teambition上建了一个新任务——关于李义东退出江湖的稿件。

 

然而,整整2个月过去了,茶没喝上,小李飞刀却在年会上宣布正式隐退。我所建的任务,至今只字未动。

 

在中超版权上投下80亿,后又将合同改为10年110亿,李义东的功与过,为公还是为私,自有人评,在此按下不表。

 

但从媒体角度,李义东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访问对象。这位毕业于复旦大学的上海人,文学修养高,出口成章、引经据典,他的勃勃野心,暗藏私心的真性情都是媒体喜爱的好素材。

 

此刻,我只想说,“义东君,别跑”。

 

2018年来了,曾经最受争议的体育公司和一位颇为争议的体育人,却都在淡出。我有点怀念和不舍。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www.lanxiongsports.com


怀念乐视体育的热情,李义东别跑 | 懒熊丁酉记事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