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PPTV一年后,周亮再次聊起“解说门”

2016-01-26 懒熊视频岳坤朋


11月22日,中国足协杯的决赛第一回合将在江苏舜天与上海申花两队之间进行。说起两队的恩怨,有一个人是绕不开的——周亮。去年10月,由于在解说上海申花同江苏舜天的比赛中有不当言论,周亮从PPTV离职,如今面对懒熊体育的采访,这位曾经的解说员、现在的创业者重新聊起了一年前的“解说门”事件。本文为周亮自述,懒熊体育记录整理。


第一部分:道歉与从三个角度来解释“解说门”事件


这个事一年多了吧,我觉得这事应该有一个比较真相式的回看,因为我觉得那件事情在去年的10月1号发生以后,在三四天的时间里面,实际上它被无限地放大,而且我觉得失去了一些它的本原的东西。这件事情扩大得有一点太畸形了,所以我想一年过去了,大家也都冷静下来了,(是时候)看这个事,对吧。有很多人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情是看得懂的,但是有很多人实际上是被媒体左右,或者说是被一些比较放大式的报道所占据了他们的思维。所以我想这个时间正好也借着申花和舜天又要在足协杯的决赛里面打两场比赛,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契机,我们可以冷静下来,来回看一下这个事情,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去陈述它,第一个我觉得我们从一个技术角度来陈述它,这是一个转播的一个事故。

因为从技术角度来说,主持人的现场话筒是没有开关的,现场解说员这个话筒,技术上来说是全世界都不会有开关的。

开关存在两个地方,第一个就是现场的转播车,因为我在现场解说,我们的声道是从现场的转播车的声道输送到卫星上面,然后后端再接收的。那么现场的转播车这个制作方,他的三声道不应该把推子推在上面,应该在比赛开始前是要拉掉的。等比赛开始前,主持人可以说话了,他才推上去。


第二道关口就是我们自己的演播室,我们自己的演播室在收到电视画面信号的同时,应该也是收到声音信号的,声音信号一共有三根声道,第一根声道是干净声,就是给到演播室的主持人的声音。第二根声道是现场声,是现场的话筒收到的观众的声音和体育场的声音。第三根声道是现场主持人的解说声音。也就是说在比赛开始前,没有在推入公共声道的情况下,一声道和三声道都是应该拉到零的。那么这两道关口实际上都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基础工作。对吧,那这不是我周亮可以控制的我觉得,即便是我不在那个话筒前,有人在那个话筒前,他们乱说话了,那么这个声音客观上也是出来了,那这个事故应该是转播车事故和我们后端演播室事故,对吧,而且是一个重大的播出事故。那这是第一个角度,我觉得我们要还原真相第一个是从技术角度,我觉得这个肯定是要考虑进去的,这是个技术事故,对吧。


第二个角度就是从我周亮的个人来讲,我觉得我不是说一点责任都没有,我觉得我是有比较重大的意识上的责任。 我们知道,我们很多的体育解说员在比赛开始前,或者是我们在演播室解说,镜头切到我们之前,我们都会开玩笑。


大家都觉得说一场球很轻松,但是实际上我们轻松的背后,(有)大量的准备工作,大量的精神压力,还有你要面对的是很多未知的东西,直播都是未知的,所以说精神压力非常大。我的习惯就是会在比赛开始前的十五分钟到半小时,我会做一些很轻松的活动。 其实解说员,足球解说员、体育解说员都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甚至是胡说八道的方式来放松自己。

我觉得可能自己在意识形态上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对自己的放松。 我们(解说员)是在一种比较调侃和轻松的(状态下)或者是自己要放松自己的状态下,我们在话筒边上去说了这些调侃的话,实际上我也没有对着话筒去说,这并不是故意说比赛开始以后,我们是在比赛画面当中(时),去说了这些影响比较恶劣的话。我觉得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失误,这个并不是说我就针对对方球队或者针对对方球迷去给对方这样一个通俗上的定义,不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有故意要称呼对方这样。这是一种失误,状态失误。


第三个角度我觉得可以从这个整个场地的气氛和整个足球的文化去还原这件事情的真相。我觉得在一个场地里面,我们说到底,如果球迷和球迷之间没有这种口号上的对立,没有这种状态上的对立,那我觉得这个足球会在体育场里面,这个竞争上会显得很没有意思。这是一种文化。当然从我的嘴里说出来,这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不提倡说,把这种体育场里面,大家互相之间的对立甚至是互相之间的一些垃圾化的这种交流交互,变成一种道德层面上的上升,我是不太赞成的。

所以我觉得就是从这三个角度我们可以还原一下这件事情的真相,时间、地点还有客观的一些条件。当然我觉得对于江苏球迷来说,我周亮可以非常真诚地跟他们说对不起,非常真诚地跟他们说对不起。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充分地对我有一种理解,对我在当时、当地这样的客观条件下,所产生的这个事故和失误,他们也应该有一定的理解。


我要还原的这个真相是,周亮所被大家攻击的,或者说被大家认为是做的不对的这个事情,并不是在我的职业范围内发生的。从比赛的0.01秒开始,到90点多少多少结束这段时间,我作为一个主持人,作为一个解说员,我觉得我没有冒犯任何的职业素养,也没有冒犯这个职业任何的一种标杆,我没有冒犯。我要还原的就是说我在这个比赛开始前我们在一种玩笑,在一种事故和失误的过程当中,无意间把这种不良的社会语言通过主持人的话筒传播出去了。这个首先是事故,然后是我在意识形态上的一些失误,所以这两件事情我们要跟江苏的球迷或者媒体或者是俱乐部都要道歉的,都要说对不起的。


第二部分:职业素养与个人道德


我觉得在我们这个国家,几千年以来的这种历史传统,我认为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是大家会把你的工作和你的生活和你的为人道德,把它完全的牵扯在一起。孔孟之道就是这个道理,儒家就是这个道理。你首先要是一个有道德涵养的人,人家才会再去评判你的职业素养的高低,不会说先去判断你的职业素养的高低,而不管你这个人的道德涵养怎么样,肯定是结合在一起的。当然我并不反对这种思维,我觉得这个应该是非常正确的在中国社会的评判人的标准,你应该先是一个道德上比较高尚的人,那你才能把事情做好,就是这样的,这是正能量的。


但我们也不排除一些专业能力非常好的人,他可能在道德层面上会有一些偏颇,或跟我们道德好的人有一些差异,我们也不能否认有这样的人。但是我肯定是觉得我这个人无论如何,不应该在道德上被认为是低下的,或者被认为是恶劣的人,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


第三部分:个人感受与收获


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个人,(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冲击。


第一个比较重要的冲击,也是我最在乎的东西,就是对整个PPTV体育团队的影响。因为有了这件事情之后,实际上我渐渐地离开了对PPTV团队的领导,只能说是渐渐离开,也没有一下子全部离开。对这个团队失去把控之后,我觉得大家无论是在PPTV体育的整体业务和PPTV体育的团队的构建上,都在走下坡路了。这个是我最在乎的,因为我不可能在一线整个去设计这个团队的走向和业务的走向。


当时10月1号出完这件事情之后,对外的口径是周亮给开除了,但实际上因为我们(PPTV)的高层对整个体育的向前发展态势的不确定性,所以他们认为,周亮如果一旦走了,可能对这个团队,对业务影响太大,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我当时其实没有完全离开,我还召集周会,召集月会,还是在我的把控之下向前推进业务。一直到11月底,有一些本质上的变化,因为那时候不是苏宁100%的进入PPTV了吗?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11月24号苏宁的团队进驻PPTV,然后弘毅的团队,就是联想当时那个团队就是全体离开。那一天之后我觉得就是出现了一些比较反转性的变化。


我当时其实还抱有一定的幻想,可以撤销对我开除的指令,仍然可以回到岗位上。当时弘毅,联想的这个对PPTV的运营团队,从CEO到下面的副总裁,都是有过承诺的,就是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我周亮还是可以回到原来的岗位上,我们只是对外的口径说我离开了PPTV,但实际上我没有离开,整个业务还在我手里。那么在11月底的时候,苏宁来了之后,我渐渐地觉得可能(我留下的)这个可能性就很小了。


首先苏宁是一家江苏的企业,第二他们跟舜天足俱乐部是有合作关系的,第三本来对于PPTV的老团队,苏宁的新团队来,他们就不是带有非常和谐的合作感, 所以11月底开始我就渐渐离了PPTV的业务。


这就是我说的第一点,我觉得对我的创伤,我觉得冲击最大的最可惜的就是整个PPTV的体育的运营团队和业务,走下坡路了。


渐渐远离了PPTV的业务,我觉得我主动的成分大一些。我因为办离职,所有办完也要到11月份了,之前其实还是在正常的平台上在工作的,只是我解说不出来了,管理这些都还在我手上。那么到12月份,我就自己决定创业了,我就彻底的觉得我不想回到PPTV的这个平台上面去。


第二个我觉得影响比较大的可能是正向的,不是可惜的,我觉得是要从正向的来考虑我的收获,其实我的收获,是大部分的上海球迷对我的喜爱和关心。倒是因祸得福,大家更觉得周亮是他们更喜欢的一个足球解说,是一个可以跟广大的申花球迷一起荣辱与共的这样一个人物吧。


虽然我自己不刻意地去说,我是因为申花怎么怎么样,但是申花球迷还会觉得周亮还是他们比较认可的一个人,无论是他在哪个岗位。所以在对毅腾的那场比赛之前,不(就)是他们在喊,谢谢周亮。我看到过腾讯有一篇文章,写的很有意思,就是说因为喊了苏北狗,球迷才谢谢周亮的,其实并不是这样。后来我问了一下(球迷),他们觉得感谢我的还是因为我这么多年为申花做的很多的事情,为申花做的很多的付出,所以他们才会感谢的,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解说门),不是因为针对性的对江苏这个球队去说了什么。


第三个我觉得对我有所影响的是,在离开PPTV,踏上创业这条道路,对未来的职业道路的思考,我觉得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了一些启发或者是一些改变。


原先我这个人是比较强,比较犟,就是会比较霸道一些。但我觉得这件事情之后,让我觉得其实如果真的碰到什么事情的话,你个人的能力、个人的力量太弱小了,整个媒体、整个社会、整个的这个大环境,如果真的想把你怎么样的话,真的想把你放到一个什么位置上的话,你自己再怎么讲你都下不来的。所以可能对我今后的合作心态,合作方式,比如说放下自己太高傲太骄傲的这种姿态,我觉得是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觉得我这个人变得不像以前那么霸道,不像以前那么倔强,很多事情上我会选择软性的或者说是一种随和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这个我觉得是最大的收获,对于人的这个改变是最大的收获。


我就是最后再补充一点就是,第一我希望足球场内的这种文化,我们还是需要进一步的去打造,甚至是大家对于球队的忠诚,对于俱乐部的忠诚,对于自己所认可的球队和俱乐部的这种忠诚的信仰,还是要进一步的去打造,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觉得出了球场之后,大家毕竟都是球迷,都是喜爱足球,那出了球场之后,当不直接涉及到自己所热爱的俱乐部和球队的时候,我觉得大家还是放手吧。就像两家俱乐部踢球的球员一样,你像皇马和巴那的球员有的时候还是朋友的,梅西和C罗都是朋友的。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社会仇恨,这只是在特殊的一个足球环境内,大家可能出现的一些恩怨,但这个恩怨我认为就是仅仅应该发生在我们的比赛场内。下了球场之后,大家都是热爱足球的球迷,大家都是朋友,而且大家都是在那么近的利益环境下的邻居。


所以“对不起”这三个字我觉得我是很正常的,是发自内心的跟江苏球迷和江苏俱乐部说的。当时很多人说周亮说的不真诚,但我今天可以这样说,我是很真诚的,在足协杯的决赛开始之前,我觉得对于去年发生的这件事情,我还是可以很真诚地对江苏球迷和俱乐部说声对不起。我希望他们能够和申花的比赛中,首先第一点,就是应该打出中国足球最高水平的较量,在场内最高水平较量,让球迷的恩怨也变得更有意义,对不对。


·END·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或引用。


标签 PPTV 周亮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扫码关注懒熊官方微信
懒熊体育小程序